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秋夜絮语(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散文

精神分裂的人,大多这时候开始飘忽……

——网友图图的话

网友图图说:“又是初秋潮湿的雨夜。我极不喜欢的季节。可每一次。都是在这样的时候,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审视自己的灵魂。”静静地审视自己的灵魂,像一只甲壳虫,趴在树梢,举头望去,一望无垠的夜色,被天空一层又一层的银幔,所覆盖、所飘拂。在寂寥的山巅,在沉静的村落,孤而独的魂灵,彷如遗世一样,簌簌而飞,那是何等的苍白和凝重啊!

举头望月,冷落的清辉,被噪而杂的车流堙没。街市上的灯光,摇曳蹒跚,凌乱如这繁芜的心境。茫茫太虚中,唯独缺这一轮心的空明。

想起那年那月,在S市的长江边上,银盘大的圆月,高挂在秋江上,一漾一漾的江水,被顺流而下的小驳壳船,碎得波光粼粼,烟雾飘渺。有无数的梦想,被一群即将各奔东西的年轻人,凝聚成一个结,企望绾住青春岁月的结。逸兴遄飞,高颂着“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那一韵三叹,何等豪情满怀啊。今夜,不知那一群吟诵的学子,面对秋思,握住三千白发,有何感概?

想起那年那月,伫立在东坡赤壁前,一边高吟着前后《赤壁赋》,一边想象着“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意境。那吹笛的客人,在一苇扁舟的江上,高亢时寒雁冲天,低吟却如泣如诉,点点翻飞都是大宋的婉约和豪迈。“月出东山之顶,徘徊于牛斗之间”,无声的光影,照在黛墨山川,像怀远的思人,像怨离的闺妇,蜻蜓点水挥洒着人处逆境时的悠然。

想起那年那月,经年蜗居于穷乡僻壤,停顿的思绪,呆滞于一块块青石板。有多少次踏浪九骡山月,徜徉杏村烟霞。听溪头流泉,潺潺不绝而心如槁木;看风从四面吹来,云影徘徊而身似枯荷。一花一树一世界,半痴半癫半书生。

想起那年那月,西窗品月,蘸酒吟诗。禀穷秋之落寂,听哀雁之嘶鸣。心绪如摇落,秋声不可闻。总以韶华如丝帛,绵绵抽吸无绝时。

想起那年那月,梦里抓狂浑不觉,山间枕月听秋蝉,流霞如醉艳阳天;想起那年那月,隔岸花开菊已残,滩头水涸竟流连,长夜未央不堪眠。

想起那年那月,青春流逝了,遗一地残梦;意志衰败了,消弭成感伤;理想堙没了,浮沉于冰谷;感知懈怠了,迷糊于混浊;生活空虚了,疲软于堕落;思绪枯竭了,才气成朽木;未来茫然了,满眼是炼狱;品德颓废了,蔓延的谎言是七月流火。

有几多该走的路未走出,有几多内心的顿悟未觉醒,有几多该尝试的步伐未迈出,有几多该困守的良知未困守,有几多醉时不醉、醒时不醒,纠结不该纠结的风物,放纵不该放纵的龌龊,有几多该飞翔而选择坠落!

当我们感伤秋的肃杀时,忘记了天际的澄明;当我们抚摸一地落叶时,看不见枝丫上的硕果;当我们俯瞰苍凉时,领略不到“晴空一鹤”;当我们清洗灵魂的伤口时,体验不到死亡后的复活;当我们收拢双翼,熄灭欲火,钻进牢笼,以卑微的心眼,驯服的纯良,遗忘了内心的坚贞,遗忘了红回绿转,遗忘了刻骨疼痛后的起承转合。一切笨拙的追求,一切狂野的奔跑,一切嘟囔的开拓,凝滞成心野沟壑!

那凌厉的、粗粝的、浩瀚的、空旷的、剽悍的,一切字眼无法形容的秋的骏烈的气流啊,桀骜不驯的气流啊,像喷薄火焰、毫无惧色的刑天,像被饥饿和焦渴活活折磨还追赶日影的夸父。只是今夜,头颅既失,干戚还握么?夸父已死,魂灵还在么?

沈阳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脑外伤引发癫痫服用左乙拉西常用于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沈阳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