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夜半歌声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夜半歌声,叫我突然醒来的,是这首曲子,也是窗外的雨。脆弱的灵魂,总是不能被伤感的记忆所煽情,一首富有催醒灵魂的曲子,让这模糊的思想,顿时清醒。看看时间,此时已是凌晨4点,站在窗台,单薄的身子在黑夜中,看着雨中的城市,已有两个钟头。怀里还抱着本三毛的书《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得不多,偏偏在我看到荷西死去的第一个章节,三毛痛泣的过着昏昏噩噩的日子的时候,窗外下起了雨,世界一片安静! 告别一段相遇,挥手一段故事,再回首,三河恋已是记忆!   落笔开始,拙笔相遇,起笔挥手,再落笔另一章节的时候,便又是一段故事。   听,夜里,窗外又是一阵雨,同那晚一般,窗外落着雨,溅落在窗台上的水花,打湿在玻璃窗上,拨开窗帘,模糊的城市,在没有繁杂的目光里,回想起一段往事,在三河,那个姑娘,还有那个画家……   但此时,一阵雨,勾起往事,再一阵雨,回首昔日,人生总是太匆匆。   或许是太寂静,落在窗台的雨,像是钢琴的黑白琴键,偶尔单个音符,偶尔双个音节,或许是一段意犹未尽的曲子,撩起一个独单的女人,灵魂深处最孤独的心扉。或躺在床上,或站在窗边,外面的世界,在弹奏着一首曲子。也许是城市也太孤独,夜深人静时,拉起琴的弦音,唱着一段歌,给独单的自己,说个不孤单的故事。   但人生,总是孤单的,即便身边有个人陪你一生,但孤单的孤独从未离去。   夜半歌声,窗边的雨,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此时,可以回想一段往事,也可以思考一段人生,或者就这么的让大脑放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只有此时的这么一瞬间。虽然总是说,一个年轻人,看到的世界应该是绿色的,所接触的人生应该是欢乐的。恍如,听到这样的话,年轻人像是昔日的孩子,因为还小,因为还年轻……   所以任性,可以原谅,犯错,可以原谅;而冲动,是本性,轻狂,是当然。   只是,这样的年轻,此时看来或许是有些颓废的味道了。   也许说是颓废,是有些对不住这所谓的年轻了。但也不知为何,年轻的心,总是妄想着过于成熟的桥段,哪怕是一阵沧桑,一片斑驳,甚至是一段蹉跎。   有时候在想,当我老了,缩着一身瘦骨,躲进一摊书堆里,或翻阅着,或略读着,想想那过往白衣胜雪的旧事。再放一段经典的老歌,卷在书堆软椅中,看着窗外的午后阳光折射进来一段,或落在自己皱巴巴的老脸上,或落在一堆散落的书页上。   当我老了,披着一件御寒的风衣,在残破的台灯下,带着老花镜,再拿着一只放大镜,对着年轻的时候,卡老师教我学的那些唐宋诗词,元人排律,坐在晃悠的藤椅上,咯吱咯吱的藤条似乎是经不起岁月的磨蚀了。或许,兴旺千古反话梦,诗眼倦天涯的路,该是下一代年轻人的梦了。   当我老了,回首此时,再回首他日,人生不过是一场阅历。只是这条路,走得折腾,也走得舒坦!   当我老了,风烛残年的脸上,早已不能再书写年华了。看看自己养的那些花草,在不经意间,已是一片荒芜,恍如年轻时的梦,此时却是无数旧梦省略万千红尘。当我老了,死了,坟头也许是一片荒凉的芦苇田,或许是一块空旷的土地,一阵秋风过,芦苇从里飞出两三墨雁,但无尽的空地里,却是藏着许多未能实现的梦!   当时间走了,年代远了,年轻的人不再年轻的时候,此时,拾起这些未能实现的梦的那些人,或许正是此时,还是很年轻的我们……   窗外的雨,仍是不停的下着,看看时间,城市的人们早已在梦乡。而我,仍是在窗边,听着雨,看着模糊的玻璃外的这座模糊的城市。也许,也许人生是不被也许的,没有太多的假如,也没有太多的“当我老了”。就像是眼前的玻璃,那打落在玻璃窗上的雨点,溅落成花的那一瞬间,太多的也许和假如,是不现实的!   好比一段故事,就说年前,关于三河的故事。   女孩和画家的相遇,不过是作者的一厢情愿。艺术的角色,永远的浪漫的,他是三河的主角,也是女孩心中不能被替代的位置。只是相遇,不过是人生的故事中,小小的一段。三河的开始,意味着结束。女孩和画家之间似有似无的懵懂,意味着患得患失,最终不过一场虚梦。   生命有多少开始,就意味着有多少结束,得到的不代表就是拥有了,相反,失去了不代表就不再拥有。   或许我还不能理解,或许当我老了,便能参透一切!   只是旅途的路上,有太多的旧时光,像是泛黄的旧页上,那张被老鼠啃去的角落的一页人生。月有圆缺,人有悲欢离合的故事,也许是藏在一堆散落的杂七杂八的书丛里,也许是融化在自己泡着的一杯清茶里。再多的往事,再多的不堪,在老去的年华里,岁月的最后一站中,不过是一场阅历。   或许我还不能理解,或许当我老了,便能淡看一切!   窗台的雨,似乎是着迷了夜的安静,她像是个拥有着一颗年轻的心的孩子,轻狂的打湿着这座城市,像是此时正站在窗边,轻放着一首孤绝的曲子《黑色星期天》的我。这首曲子压抑得像是一个随时都可以自杀的人。听说这首曲子,前身是一首纯钢琴曲,它是匈牙利作曲家——鲁兰斯·查理斯创作的。   不过这曲子的背后,并不是段好的故事。知道这背后的故事后,不禁好笑,这让我想起日本的一部恐怖片,话说只要看了有关贞子的录像带,都会离奇死去。尽管这只是部电影,但这《黑色星期天》,倒是神秘的让人感到恐怖,甚至是恐慌。据资料显示,听到这样的曲子的人,都会自杀。自然,这是那时候的故事!   或许,说起一段有些惊悚的插话,有点不尽人意。   但这,恰好也是人生故事中的一章。   夜半歌声,叫我突然醒来的,是这首曲子,也是窗外的雨。脆弱的灵魂,总是不能被伤感的记忆所煽情,一首富有催醒灵魂的曲子,让这模糊的思想,顿时清醒。看看时间,此时已是凌晨4点,站在窗台,单薄的身子在黑夜中,看着雨中的城市,已有两个钟头。怀里还抱着本三毛的书《梦里花落知多少》。看得不多,偏偏在我看到荷西死去的第一个章节,三毛痛泣的过着昏昏噩噩的日子的时候,窗外下起了雨,世界一片安静!   年轻的心,还有个年轻的身体,像是受了某种震撼,半夜起床,翻阅着她的书,却又看得零散,索性抱着这本记载着三毛一生当中的某段故事的书,看着雨,听着歌声,想起了自己老的时候……   或许,老的时候,没有一堆书,也没有软椅,更没有一段白衣胜雪的旧事。日子平凡,只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阳光,竟然是那般的夺目。回想曾经,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记不清年月,也记不起人事。褪去的记忆里,只有一片混乱的荒芜……   或许,老的时候,那本《大家小书,词曲概论》,还有那缩略版的《四书五经》,以及很久没再触碰过的关于元曲的书,早已被拿去垫在桌脚下。而卡老师的诗集,也许是藏在书堆里,再也没有精力去翻出,再精读。一番回想,那时的梦,还真只是个年轻的梦。   或许,老去的时候,黄昏夕日,翻看着小时候,年轻的时候,那些照片,原来人生不过就是一场阅历,折腾也好,舒坦也罢,生命就这么的过了……   或许,老去的时候,年华不再,岁月无痕,无数旧梦尽尘埃。带着没有知觉的身体,还有一股残缺劲儿的思想,焚烧在坟头,此时秋雨寒寒,风中芦苇摇摆,没有两三墨雁,只有几根被打湿的飘落在丛中的雁羽。   也许当我老了,或许当我老去的时候,挥手,回首,别离聚首,人生又是另一段开始……   病因对癫痫预后有什么影响云南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癫痫患者饮食规则儿童癫痫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