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情到深处(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一、心里,那一缕永远的暗香

一羽飘絮,阳回斗转杓,失翠寒山银装素裹;一枝绽艳,冻脸露娇痕,琼瑶匝地空山落霞;一缕香袭,着意闻不香,暗香浮动袭满心房;一纸情笺,笔墨含情,情深处红笺已无字。

只想问一问你,你收到了吗?那是我写了又写,那是我滴泪和墨注入笔端的一往情深呀,你读出我那颗心儿了吗?如果连你也读不出,读不懂,那么这世上还能会有谁呢?还会有谁再能读得懂读得出呢?我是在为我的那颗心儿呀,那颗只有你懂得心儿呀。

独坐案前,凝眸细想,回忆也许再所难免。于是又一次见你来,踏雪而来,飘飘洒洒的雪花里,有山皆瘦岭,无处不飞花。你轻扣门的声音呀,也那么与众不同,仿佛音乐般的弦响,心儿早被你“咚咚”扣的不能自持,打开房门的那刻,总会被你轻粘的一缕暗香轻轻的袭上心头,我会毫无顾忌的轻嗅你那缕清香,有些贪婪,看你那红通通的脸儿,冻得更加艳美如梅朵胜怯了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大江南北。

一脉青山,怎掩得住你貌美,让我梦魂绕思你;一尺天涯,怎滴尽我思泪,叫我九回肠念你;一羽飘絮,怎能倾诉你情柔,让我千言万语写你;一缕暗香,怎漫妙出你娇美,让我百转千回恋你。

记得那些踏雪寻梅的日子,你总是同我并肩说笑着前行,你的笑真的好动听,美艳的笑靥里成满了你柔情万种。远远的连那些鸟儿也被感染了你的笑,飞来绕我们叽叽喳喳,欢唱诉说着鸟儿们的地久天长。连那冰层下的鱼儿们也忘记了冷寒,竞不约而同的溯游,迷醉了那岸边的枝枝寒梅。

你总是大声咏诵王安石的《梅花》诗: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你边吟诵你就边将一捧捧雪向天上扬洒,雪花飞呀,飞呀,飞满了世界,粘着你青春的气息,粘着你身上独有的那缕暗香。是呀,如今想起来,我依旧不能分得清,究竞你是那梅,还是梅是你,那缕暗香呀,可是你染就,还是那本身就是你呢?

蕊,轻轻地唤着你的名字,那缕缕香呀,就会就此弥漫开来,我知道你的名字会潜藏在我记忆深处,会一生一世,每次都依如昨日。真的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记忆就那么停留在了那初见你的瞬间,美若梅花,香袭世俗。

今夜呀再次想起你时,已无关从前恩与怨,唯有思与念,那单纯的情恋,如火样的在轰轰燃起,只细细柔柔的记得你如那梅花,那缕缕的暗香呀扑进我怀中的那刻,我不是雪,又是什么呢?雪与梅,梅与雪,雪在舞梅蕊。梅在袭雪香,雪缠梅银娥戏,梅缠雪红痕觅。那缠缠绵绵的相思与情恋,化蝶去的人儿也深受感动了吗?否则雪飞怎会如蝶般蹁跹,梅绽枝头有怎会如蝶一样惊艳。

依栏远眺,心儿如怨极的弦儿也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万千思绪一时难理得清,万种情柔,又与何人诉说也许许多梦都已碎,也许许多事都已忘记,花开花谢,流红远送,怎奈雪舞梅开,冷冷寒梦,是谁揭开那帘痴梦,再次让相思纷纷如蝶般从梦里醒来,让纸笺饱满我对你的深情,在雪舞梅开的季节里,穿过山岗,跨过江海,来到你居住的地方,轻握你梅朵一瓣的小手,细嗅着你一身的清香,念你一腔的柔情。只想,也许只想问一声:你好吗?也许也只想知道你生活的开心吗?就想让你幸福而已。还有什么别的吗?还能怎么样,又能怎么样呢?

一念,从心起,只关思与恋;一句,从爱来,只说我爱你;一思,从情诉,只想要你懂;一羽,从天际,只为梅花开,一梅,从香袭,只愿与雪舞。对你总喜欢用那温情细细去想,总会将心里最柔的那抹暖慢慢相候,人生苦短,情深意长,细流涓涓,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夕阳依黄昏,人事而非,多少事已成空,多少人已远行,多少过往已入梦,多少回眸已戈浅。

只有那缕梅香,只有我如雪飞,再次想起那首《梅花》诗:

疏枝横玉瘦。

小孽点珠光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春……是呀,怎会怕雪里埋,怎又会经得起玉笛三弄,怎又能不盼望那春的信息,如你今夜呀,细牵我指去你枕边的梦里做蝶飞翔?夜色阑珊,雪飞梅疏,往事走远,想留怎会留得住,不如放手去想,让琴弦在十指尖奏响,依窗眺远,青山头已白,梅袭穹宇苍璧,雪似琼姬素衣,纷纷巧剪娥毛细,我可便心恍惚,难辨东西,然而我相思的路呀,却无法被任何阻拦,你就是我的方向,踏着玉碎,耐着冰冻三丈寒,我飘向你,飘向你,寻着那缕暗香,我心上的一缕暗香呀,你再也退不去,再也无处躲藏,静静的袭我心底,与我今生相依偎。

二、情不自禁

静静的,花儿已无心理红装,寂寂的,雨儿敲窗无意问离殇。林深处,一声声鹃啼,另我有种恨别鸟惊心的痛伤。风儿呀你裹着雨丝击打着我紫色窗棂,毫无理由的扑进我的室内,一点情面也不讲的将我从梦中摇醒。让我猝不及防将思念捻弄,情不自禁的想起远行的你。

哦,你是我的爱人,你是我一生一世的无休无止的思与恋。也许我会忘记所有,但唯独对你,我不会忘记。你是我千回百转后,最终的心爱的人。你就是我的九回肠,你就是我的蝶恋花。也有“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更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斗室独处,梧叶窗前铿然落地穿我心碎。雨夜,梦再也温婉难追寻,一声杜宇啼鸣惊心动魄。让那思那念那相思成疾的憔悴,呼啦啦秋风般席卷了世界。于是见你款款走出,移步我眼前,是诉那份别离还是相约聚会在天台?

怕是水谢歌台纵有情,流水悠悠无回转。我不情我不愿,我已将思念扯了撕了碎了,越理越乱越离悲,乱了方寸乱了心绪乱了娇羞女儿一颗玲珑心儿。仿佛只是轻轻一丝风吹草动,瞬间就拨乱了往事的琴弦,滴滴泪如断线的珠玉,颗颗粒粒熠熠生辉与星子同辉映,不禁相问:那天边灿若钻石的星子可是你对我的日思夜想吗?

还记得你说过:不要太强烈地去想我,为我也不要,因为相爱的人儿的心儿彼此是相通的,你思念他,他就会更思念你,甚至被思念的人儿比你更加强烈。

难到是你也在这冷冷长夜里思念起我来了吗?否则我怎么会这么强烈的思念你呢,仿佛听得到你的心跳,好似能亲触得到你的眉梢你的眼角滴滴珠泪,能看得到你蹙起的眉尖儿,你含满情深的双眸。不禁想问你:你在哪里?好吗?可也想起了我吗?

真可谓一首断肠曲,一首别离苦,恨人离别,轻易别,再次相逢经年又经年,真是断肠,断肠,催心肝。

再也不想就此等下去了,再也不想离分,不要再痴痴等,默默相守,我要去寻你觅你,追寻你。要与你一起,无论苦也罢甘也吧,要与你一起,同忧共患。

可你为什么要拒我千里外,就因环境差,就因条件苦,你宁愿独自接受那苦那难那份苦忧,可我不怕,不怕,与你一起就是与爱同在与爱同行,与情相牵手。从来不信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了各自飞,我要用我的行动颠覆这句俗语人间老话。

哦,夜已深,难诉我三生心与愿,想去你身边,想与你共分一枕愁,共担一份难,想与你共一梦共解一份忧,在暗的夜里细诉离情苦细说相思苦。

独立寒阶,望月华,也有露浓香冷小庭花,怎样的人间无路访天涯,我可就是你那首断肠的《浣溪纱》,走出诗词,走上寻你的路途,也有明月清风,也有雪满江天,更有狂风暴雨。不怕,不惧,无畏,为爱我已化青鸟,可飞天!

三、与相思无染

长夜寂寂里,月色清浅的笼着一缕烟梦,撩动起红尘深处那抹久远的思念。轻轻地是谁拨动了心弦,明眸清敛,红唇轻启,唱暖这世上第一缕爱的阳光。纤指轻拈一片飘于天际的花瓣,抛洒一路如水的心音。高山流水般的倾诉瞬间弥漫了红尘世间,于是又一次延心的曲径逶迤追寻你。

念你烟波江上一舟载远,再无音信,一声叹婉一声伤痛,不过是一个低首回眸的瞬间,时光与地老天荒的传说便擦肩而过、风过了无痕。今夜,倚在小轩窗旁,翘然抬头远望,仿若由天际传?来阵阵箫声,箫声里滚落颗颗红豆。水袖轻扬,弹指一挥间,前生的?一帘幽梦已经遗落在多少红尘往事里。清瘦为《醉花阴》里一朵黄花,等谁来疼来惜来赏来依伴?是你吗?你可听到了我思你心音轻颤,你可感应到了我思你念你肠断。

今夜呀,是谁在云中凝望你,浅笑如铀相思清瘦,是谁徘徊在你的梦里,倾诉卿卿我我的情话?一低手、一回眸,便是花瓣如蝶纷飞、离歌切切,过往历历目前。美景良辰又如何?纵是有万种柔情,又与何人能共?谁已把栏杆拍遍,谁将昔日的柔情缱倦?也只是隔岸看花。隔着一帘梦幽,倾诉断肠的情殇,也许唯有以一曲忧伤,诉说心底浅浅的印痕。难绘难描难诉离伤。

月色阑珊,是唯恐夜深花眠去吗?花影摇曳,梧叶如池中荷舞婵娟。执一把花锄,袅娜月影花径之上。荷衣轻动,环佩铿锵,莲步踏醒鸟痴梦,娇影惊醉月娥心,吟一曲葬花,捧一抹花红,但看春去水流红,让忧伤散落一地?扯清风一缕,坐在岸边细理云鬓,让百转千回的落寞穿越时光的轮回,弹一曲婉约绵绵旧情。掸落一世唱挽,那是你我的千年情恋。谁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谁说三生石上,相许了你我姻缘?谁说蝶恋花的故事永远无荒?谁可知化蝶去的双双人儿永相牵?曾经的恋情,已隔世?隔着鸿蒙。生死两茫茫,繁花落尽梦一场。如此,下一轮的繁花,该为谁守候?下一回的梦幽,该与谁能共?今夜我轻将花儿葬,它年谁又倾其泪水将我掩眠深藏心底?我是谁的痛伤,谁又才是我的百媚千娇后的等待?葬花葬魂葬梦难葬情缘,执手情长,天老地荒,海角天涯,花飞满天,烟梦难散,情缘难了,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但愿一梦千年,醒来你依然伴我身旁。

花儿般的心事,无计可消除。还没下眉头,却又上心头,只是想若能,独揽今夜的夜风,是否可以,把心中的执念与期盼与爱与恋全部放逐,到天之涯,海之角,再与那缕缕相思无染,与牵挂绝缘?可你,出水莲般的容颜,依然是我心底婉约如莲的过往,该如何忘记?若我今夜,可以掬起一缕花香,是否可以,陪你天涯海角,独倾我柔情万千?若我今夜,可借得鸿雁的一双翅膀,是否,可以,飞进你的梦中,翩然如蝶,依你怀中,温润如昨陪你醉一场,诉我衷肠?

夜已过,你又一次别里在水岸那端,翩然若蝶,似老庄架起东风,走的没有一丝迷茫。也许最后的时刻已到了,也许这就是宿命,一场落莫的飘彻,再也拾捡不起那风中的落红,就这样与那爱与那情告别了吗?不会再来,再一次开始是下次的伦回吗?真怕那碗汤再也让我想不起曾经的你。想不起曾经的所为。你呢,又在哪里,是否再一次伦回在我梦里?与我在梦中诉一段九回肠,会不会不关风月,纯净而璀璨,甘畅淋漓的哪怕只是梦一场。

沈阳癫痫医院排行榜怎么样呢原发性癫痫病怎么治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疗好呢山东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