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紫色的青春(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前些日子回老家,母亲说家里的旧衣服太多,已经没地方放了,告诫我们以后不要再往回拿。

打开箱子,一股樟脑味便窜进鼻子。整整齐齐的衣服,薄的,厚的,大的,小的,都是这些年我们退下来的。我有些埋怨母亲:怎不给村里人呢?母亲说:好点的都给人了,剩下的也拿不出手。心想,还真是,都这年代了,谁家还缺穿的。

我默默地收拾着,一件一件,看还有没好点的,可以送人。忽然有种细数流年的感觉,时光好快,就像我,来不及认真就已是不惑。

箱底,一个扁扁的布包打乱我的思绪。打开,啊,这衣服还在?母亲听见我声儿不小,探过头来,拿出来抖了抖,发霉的味道,应是母亲的樟脑丸没放在箱底的缘故。

“这衣服有些年头了,那是我和你爸打酸枣卖了十五块钱,给你做的衣服。三十多年了。”母亲长叹一声。

我的心忽地有些疼,竟如此的粗心,直到多年以后的现在,才知道衣服是这么来的。眼睛顿时有些湿润。人的记忆闸门就是这么奇怪,往往,很轻易的就会被击溃。

那一年我十七岁,在上司中学读初三。

那一年,母亲破天荒地在开学季做了这件紫色衣服给我,让我在花季的年华里,炫耀了一把苦涩的青春……

还是1987那年,我经历了中考失败的灰暗和失落后,又在上司,监漳中学之间徘徊许久,最终决定返回上司复读。

母亲是在我上学前一天才拿出的新衣服。当时我满脸错愕,又兴奋的有些眩晕,感觉一切是那么不真实,从小到大我几时有过这样的待遇,家里穷的叮当响,交学费都得哭天抹泪,母亲才会去别家借钱回来,不过年就穿新衣,那是童话里才有的故事。

母亲或是看到我的惊诧,忙说到:发啥愣,先试试,看合身不?

我飞快地打开母亲本已叠好的衣服,紫色小西装,挂着本色里子。我连身上的褂子都没来得及脱掉,就套了上去。三颗大扁扣愣是让我激动的全部系错了位置,顿时,圆圆的衣角便一高一低,母亲一把把我扯过来,责怪道:都这么大了,还是疯疯癫癫,穿个衣服都穿不好,看你以后怎么嫁人。我嘟囔着:那就不嫁了,又不是非得嫁人。母亲利落地解开又重新系好扣子,随手拽了拽衣服后面,又把我扭过来,扭过去,看了半天,才满意地说:稍大点,能多穿俩年。

我把母亲这次特殊的举动,当做是对我的希望,她本来是不愿意我读书的,因为贫穷。只是拗不过我的倔强而已。

怀揣着梦想,穿着那件紫色的衣服,我再次走进上司,走进母校。熟悉的地方,熟悉的老师,还有不少返校复读的同学,甚至做饭的大师傅见了我都露出难得的笑。还有那“钟”,依然高高悬在那颗光溜溜的三把叉树上,铁着脸,仿佛在向我示威:小样,又回来了吧。

先前心里的阴霾,瞬息,随着这跳动而欢乐的音符,仿佛拨开乌云般敞亮着。

我常常在读书之余,细细地瞅身上的衣服。学校俩周才放一次,总会被我穿的邋里邋遢,特别是袖口,领口的地方,黑乎乎的发着亮。可还是打心里喜欢,洗过,晾干,再穿上。心情格外的好。

直到深秋的一个夜晚,我的心情一下跌至谷底。

屋外,黑漆漆的,呼呼地刮着风。教室的窗棂吱吱地发着声响,风透过窗户上的洞飕飕地蹿进来,空气中马上流动着浓浓的煤油味,课桌上灰暗的煤油灯赤赤地响,火苗忽上忽下跳动着。教室里开始骚动,翻书声,窃窃私语声不断。忽然,听到后面男生在笑,在小声说着话,声音很低很低。我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凳子,终于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烧了……怎么办?等着挨骂吧。我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烧了啥?不会是我的衣服吧?!

我腾地转过去,看着他俩,我正后面的男生,脸刷地红了又白了,白了又红了,瞅了瞅我,低下了头。他的同桌居然趴桌子上“嗤嗤”地笑个不停,笑的双肩都在抖动,抬头瞄了我一眼,又笑的花枝乱颤!

我几乎可以确定,他们烧了我的衣服,不,应该是我正后面那个,那个平时比较安静的男生。我来不及再去思考,一个转身,对着我的同桌:丽丽,看下我的背,衣服有没有洞?“烧了,一个圆圆的洞。”我心中的火噌噌上窜,转身,瞪着那俩家伙,怒火燃烧至发作的边缘,有种扑上去揍一顿的冲动。心疼,委屈,愤怒充溢着内心,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或许是自责,或许是看到我像只发怒的狮子,他俩居然低下头看着书,装,我不信烧了我的衣服能看得进去书。我就那样盯着,死死的,一动不动……

良久,才转身,趴在桌子上。脑子里都是我的衣服,都是那俩讨厌的家伙,那厌恶的表情,那不怀好意的笑。笑啥笑,最好笑的跌了那大门牙才好,我在诅咒。

我想骂人,想骂个狗血喷头。想扭过去,把他们的书撕碎,可就是一句都骂不出,也没有再扭过去,更不说撕书。

这件事就在我的沉默中过去了。而我,好久,那件衣服都不敢带去家里。好几次母亲追问,我都以在学校里洗干净的理由而搪塞过去。

后来,直到初中毕业,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都没有提及那件衣服,那件我十七岁之前最美,最喜欢的紫色小西装。

我就那么一边躺在回忆的漩涡里,一边整理。挑出不少,包括我的小西装,我嘱咐母亲,那些旧衣物不用积攒,还是改做他用。母亲附和着。

因为我相信,某些事,有些人,一直都在。即便时光很远,尘封许久,只要打开,让阳光照进来,那些青涩的回忆,依然唯美!

癫痫发作前都有哪些症状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初期癫痫病要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