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三大爷的小食品店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到来之际,区委宣传部和区食品安全委员会联合举办“食品安全关系你我他”征文活动,本人有心一舒胸臆,苦于缺乏第一手素材,又不甘泛泛而谈,故而迟迟无从下手。   扎耳挠腮、苦思冥想之际,恰逢爸爸有事,周末要回乡下老家,心念电转,灵机一动,何不也顺便走一趟,一来给老爸做个伴,也回家看看年事已高的奶奶,表达一下乖孙女的孝心,二来亦可做个调查,三大爷就开着一间食品门市。对,就这么办!   我要随行充当保镖,老爸自然乐意,听说还有点小小私心,嘿嘿一笑,就算是默许了。   路上,爸爸闭目假寐,我却难以平静,幼年的情景如同电视画面,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老家地处两省三县交界地带,产粮大县,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企业。老爸兄弟姊妹多,就他一人读书后出来工作,三个大爷、两个姑姑都在家务农。三大爷早年当过兵,复员退伍后,没有就业门路,又不耐农田劳作的艰辛,在大家的帮衬下,开了一间小小的门市,也就是卖点烟酒糖茶,油盐酱醋之类,亦农亦商,聊以养家糊口,维持生计。   小时候妈妈在乡下教书,我们跟奶奶和三大爷一家就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大家庭人多,相距也都不远,平时大家常来常往,有事相互帮忙,关系非常融洽。我带着弟弟走东家,串西家,到处疯跑,玩耍,我俩因为爸爸不在家,又是经常进城的“半个城里人”,所以格外受宠,那时,可没少吃三大爷店里的小食品。多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感觉特别温馨。   说实话,虽然留恋无忧无忧虑的童年岁月和家乡亲情,可乡下的环境卫生却不敢恭维:街上到处是垃圾堆,冬天还好,夏天里苍蝇、蚊子满天飞,吃饭还得捂着碗,一不留神,就会杀生害命;甭说大风天飞沙扬尘,就是平时车辆经过,路上也是狼烟滚滚;最令人不快的是雨后的街道,到处坑坑洼洼,污秽泥泞,令人作呕,真正是难以插足下脚。想起这里,还感觉浑身不自在。   三大爷小店的情形也不乐观,门外就是南北大路,经常有车呼啸而过,别的不说,就是门窗上的玻璃一年到头也难得几次透亮;几十平米的店里,若非逢年过节,很少有衣着靓丽者光顾,尤其是农忙季节,来往购物的人们净是蓬首垢面,其中也不乏衣衫褴褛之人,小孩儿们光着脚丫,甚至光着屁股,嘴上拖着长长的鼻涕,脏兮兮的小手攥着球团似的毛票;柜台前的水泥地面虽说不大,却总是残留着鞋底带来的泥巴、尘土,散弃着打扫不净的纸屑、烟头和瓜皮;货架上,柜台里堆放着杂乱的货物,基本上都是无商标、无标价、无说明的三无产品,台面上也少有空地;盛放瓜子、糖果、饼干以及其他干鲜果品的大口袋,敞着大口挤在角落里;门口的帘子形同虚设,盛放酱油、醋的容器、切肉的案板、调制食品的盆盘,需要不停地驱赶盘旋而至的苍蝇。   记得有一次,爸爸和三大爷一起灭苍蝇,在门口墙上喷洒杀虫剂,只一会儿,墙根下就落下黑黑的一层。室内净是食品,杀虫剂可不敢随便使用,只能驱赶,以致这些害虫有恃无恐。   尽管门市早已翻新,情况也大有好转,但是,长大后每次回家,对大爷、大娘献殷勤般递过来的食品和汽水之类,我总是婉言谢绝,不敢饮用。就是不得已在三大爷家吃饭,也只是吃点主食和蔬菜,面对特意制作、端上饭桌的肉食,我是怎么提不起食欲,很少动筷子。   每当提起卫生问题,大爷总是说:农村就这样,那能与你们城里相比呢!   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去了。除去工作上的原因,很大程度与上述因素有关。听爸爸说,近来老家变化很大,嘴上唯唯,心里却很不以为然,乡下就是乡下,还能好到哪里去!我不抱多大奢望。   路程不远,也就几十公里,转眼就到了。   我们老家的房子在三大爷隔壁,早已坍塌,一片废墟,现在还无暇顾及。恰巧奶奶轮住在三大爷家,所以第一站还是直奔那里。   转弯到了村口,眼前一亮,天啊!这是我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吗?我揉揉眼,没走错路吧!笔直光洁的水泥路街道,两侧洁白的粉壁,排水沟外的花池里还有绿郁葱葱的小柏树……   不及细看,车子已经停在了三大爷门口。   与街上炎炎的烈日不同,走进大门,感觉刺眼的光线柔和了许多,还似有丝丝凉意,抬头一望,啊!原来院子上空罩了一层黑色的遮阳网。从门口开始,靠墙一字摆开,放着好几个大冰柜,大大小小的箱子码放在院子四周,仅剩中间不宽的通道,整个院子俨然就是堆放货物的仓库。   爸爸与奶奶还在唠叨,我转身进了前面的门市。   推开玻璃后门,一股凉风迎面而来,精神为之一振,一路倦意顿消。不错,还开着空调,难怪!不到九点,气温还不算高,也不嫌费电,我心里念叨着。   店里格局我是熟悉的,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感觉有些异样:还没有顾客,地上很干净,洁白的墙壁像是粉刷不久,物品摆放似乎更趋合理,也整洁光亮了许多。   大娘亲热地迎上来,顺手从冷饮柜里拿了瓶饮料。我矜持着,大爷似乎早已明白我的心思,在一旁说道:“放心喝吧,闺女!绝对正品,跟城市商场里的一样”!大娘又递过来手机,指着瓶上的条形码说道:“照照这个,就知道了,新燕说的”!新燕是堂姐,在市里打工。我感到好笑,文盲老太太还会使用二维码。推辞不过,我刷了一下,嘿!果然不假。   大爷说;“现在与以前不同了,谁还敢进假货?发现了可真要罚款的。每天有人巡视,一旦卫生不达标,就要立即关门,停业整顿。村里已经有三家店铺被罚了,这不,咱也刚刚粉刷了房子,怕进苍蝇,空调也不敢关,整天开着”。   我喝着“农夫山泉”纯净水,打量着室内。日杂用品与食品分区摆放,生、熟肉食分隔处理,还真没发现一只苍蝇、蚊子。更令我惊奇的是,货架上的物品都打上了标签,明码标价。想不到,小小的杂食店也配上了打码机!   少顷,院子里响起了像是吵架的大嗓门,隔门缝窥视,爸爸、大爷正在与一人说话,看表情还挺亲热,不是吵架,虚惊一场。那人面熟,只是想不起是谁,不便上前搭讪。从忽高忽低的谈话声中得知,那人是大大爷的对门邻居,叫居来,我小时候也喊大爷。他在集上开了一间肉食店,据说加工的肉食味道不错,挺受欢迎,就是为人邋遢,不修边幅。去年,三大爷因为进他的货,有人吃坏了肚子,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三大爷为此还赔了人家伍佰元钱医药费。虽说三大爷碍于情面,没有接受他送过来的钱,还刻意为他遮护。毕竟纸包不住火,风闻的客户大多不再进他的货,对他的生意打击可不小。这位痛定思痛,对设备、环境进行了彻底改造,也除掉了陋习,时隔不久,食品卫生竟然通过了有关部门验收,食品配方也还通过了检测,制作的肉食成为了当地著名风味名品,现在正在申请注册商标呢!   这次来三大爷店里上货,见到我爸,炫耀此事,格外高兴,非要请哥俩喝酒不可,说是表示一下对三大爷的“谢意”。   街坊邻居之间客套搭讪,不必当真,我倒是钦佩这位大爷知错能改的毅力和知耻而后勇的精神。   中午渐近,店里购物的人多了起来,我穿起白色工装,也跟着忙活起来。   这天在三大爷家的午饭,我破例品尝了《居来牌》红烧肘子和红油耳丝。   家乡小小的变化使我感到欣慰,同时也产生了一丝忧虑:农村是食品执法的薄弱之处,区域辽阔,观念陈旧,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也很多,不可能人人都成为营养专家、防伪高手;文化水平的限制、趋利思想的影响,生活节奏的加快,亲朋故旧的忌讳,也不要奢望出现众多的打假斗士;相反,却是一些唯利之徒倾销假冒伪劣商品的巨大市场。农村的卫生状况还有待进一步改善,厕所、卫生间的污水排放,生活垃圾的处理,公共环境的维护,等等,所有这些问题不是靠一、两次活动就能彻底解决的。世居乡间的弱势群体能享受持久的执法庇护吗?   食品打假征途漫漫,食品安全任重道远。真诚地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维护《食品安全法》的严肃性,各级部门能够密切关注农村市场,持久保持执法打假的高压态势,不要使法律成为一纸空文。年年似今日,岁岁胜今朝!愿乡村生活更加轻松、温馨,愿我们的亲人永远健康长寿! 长春哪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湖北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