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短篇小说

和姐妹们相约,这个星期天一同回老家探望父母,还没走近村子,远远地便看到了村头那棵大槐树上挂满了一串串白色的小精灵,随风翩翩起舞,飘来阵阵浓郁的槐花香味,沁人心扉。

我家的小狗看到我们的车来了,早早地出来迎接了,摇头摆尾的,然后撒着欢儿一路小跑回家,急着向母亲报信去了。父亲正坐在门口听河南坠子,看到我们几个从车上走下来,高兴得合不拢嘴。

母亲见了我们,高兴地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讲着:“昨天,你嫂子送来了一兜槐花,我蒸了蒸,你别说,还真是好吃呀!”父亲也说:“是啊,什么山珍海味,也比不上槐花的味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吃够!”

前几年,每次槐花开的时候,母亲总会拿起钩子摘下一些槐花,提着一兜兜的槐花坐着班车到城里送给我和妹妹,我知道这是母亲的一片心意,这一兜兜的槐花有母亲浓浓的爱在里面。岁月无情催人老,如今母亲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眼也花了,背也没有以前那么直了,那高高的槐树让她望而却步,望着老院子的方向,她深叹道:“唉,老了啊,再也不能给你们摘槐花了。”我和妹妹就安慰她:“妈妈,我们想吃自己会去老院子里摘些槐花来的。”

槐树,是我们家乡最常见的一种树木,它弯弯曲曲的枝干努力向上伸展着,槐花开的时候,树上结满了白色的花瓣,整个村庄都弥漫着槐香。它是家乡人的最爱,它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最珍贵的美味。

吃过午饭,我和妹妹一起走进了小时候住过的老院子,一眼就看到那棵老槐树,如旧友重逢,让我惊喜不已。昨夜的一场春雨,打落了一地的花瓣。

此刻,往年的一幕幕场景又浮现在眼前。在我眼里,人间最美应该算是五月天,因为五月是属于槐花的。每年五月,槐花儿准会如期绽放,星星点点,辍满枝桠,压弯了树枝。养蜂人总是追着季节在跑,他们把蜜蜂送到槐花多的村庄,让蜜蜂尽情采着花蜜,好酿出更多更甜的蜜来。成群结队的蜜蜂嗡嗡地翩然飞舞在槐花丛中,你追我赶采集着花蜜。我呢最最喜欢看那那蜂花相拥的场景,像诗又像画,这大概是世间最美的画面了。

那时候老院子里唯一一棵槐花树长在南墙边上,每到初春,我总是盼望着槐花早早地开,因为我就可以吃上妈妈蒸的槐花饭了。可槐花却总是不慌不忙的,安之若素,在考验着我的耐心。在我的期盼中,槐花总是等到别的花都快开完了,才悄悄地开放。它瞒不过我的鼻子,我的鼻子是最灵的,因为那香香的槐花味,在睡梦中也能被它唤醒。没等槐花完全成熟,母亲经不起我的死缠,总会用钩子摘下几嘟噜槐花,用她的巧手变出许多花样来,为我做出各式各样的“槐花美味”:槐花饼、槐花包子、槐花糕……让我过足“槐花瘾”。

多少次梦到槐花,于我而言,童年那些摘槐花的时光已经融入了生命里,我走到哪里,它都会如影随形。聆听着风吹槐花的声音,深嗅着槐花流动的香气,品味着这用槐花做成的人间美味,那是无法复制的味道。哦,那是母亲的味道、爱的味道,它芬芳了我童年的梦……

如今,老院子因为长时间没有人住了,里面有些荒凉了,而槐花却从不曾失约,依然年年如期开放。偶尔有邻居来院子里摘些槐花回家,那些枝啊花啊便凋谢一地。但,槐花从不抱怨,它有极强的生命力,种子随风落满了院子的角角落落,落在哪儿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又长出新的槐树来了,时间长了,院子里就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槐树,粗的、细的、高的、矮的,参差不齐的。开春花儿一开,引得蜜蜂整日里围着槐树上下飞舞,乐此不疲。

邻居婶子听到我们家老院子里有动静,从屋子里走出来,隔着矮矮的院墙和我们热情地打着招呼,这道矮矮的院墙其实只是隔住了狗啊猪啊,人一抬腿就可以跳过去。知道我们想要摘槐花时,她便把绑有钩子的长棍递了过来,又怕够不着,还顺便递给了一个小板凳,让我们站在上面钩。妹妹拿起钩子很麻利地钩住了一枝,用力一拧,一枝开满槐花的槐枝便飘然落地,我走过去,一朵一朵地把它们从枝上撸下来,放到准备好的小筐里。

摘完槐花,就要离开老院子了,我抬头看到那一串串槐花夹杂在碧绿叶子中间,淡青色的梗紧紧地包裹着洁白的小花瓣儿,羞涩得打着朵儿,欲说还休,孤独的老院在槐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安静与恬美。

……

“凉风木槿篱,暮雨槐花枝。”爱人也和槐花有着不解的情缘,他对槐花的那种情结,一点也不亚于我。他也是在农村长大的,据他说那时,村子东边的林子里种满了槐树,每当槐花开的时候,他和小伙伴们都要去摘些槐花回家,让婆婆给他蒸了吃。

想起了去年春天这个时候,槐花如期绽放,爱人却在遥远的孟加拉,他打电话跟我说,六月份他就要回国了,我的心里就充满了期盼。

他问我槐花开了吧,我说是呀,我在冰箱里就专门冻了些槐花等他回来。哪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因为工期延长,六月不见他回来,七月他依然在异国他乡,眼见着那些放在冰箱里的槐花也渐渐失去了它原来的味道。

八月份,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回到了阔别两年的家乡,当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时,我把槐花小心地从冰箱里拿出来,用水淘了一遍又一遍,朵朵槐花晶莹剔透,我精心给他做了一顿蒸槐花,他边吃边连连夸赞:“我梦里都想吃到槐花了,还是咱家乡的槐花最好吃啊!”

今年,又是槐花开放的季节,他为了工作又去了异国他乡,我知道那里无法吃上家乡的槐花,但无论走到哪里,家乡槐花的味道永远是游子内心深处最难忘的记忆……

云南癫痫的专业医院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受惊吓后眼直四肢僵是癫痫吗癫痫病患者应该选择什么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