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留香】那年我们毕业3(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在我的毕业留言中有这样两个人。

一个人说,想你介绍一下我:王玮琦。

我和你并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交集。但是我也在别人口中,在成绩单上见过你的名字。

另一个人说,先原谅我自作主张在这里发表我对你的看法,尽管我们并不熟,或许未曾说过话,但我对你总是有种敬佩。

就这样两个几乎陌生的人给我留言,第一个名叫王玮琦,第二个叫艾洋。首先在这里自作主张的说出你们的名字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生气,给你们带来不便。如果是的话很对不起,我会承担责任。第二点,澄清一个事实再艾洋给我留言之前,我清楚地记得我们是说过话的。

那是一个周一,我和江润泽一起值日都被安排去拖地,拖过一遍地后我俩一起去水房涮拖布。当时,艾洋也在涮过拖布站在水房门口等另外一个同学。我很快应付了事的涮过拖布在她的对面应该有半米的距离,我对还在涮拖布江润泽说:“再等会,我估计等咱们回去老师就来了,就不用干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吧。艾洋看看我半开玩笑的对我说:“大学霸不爱干活呀。”

我反驳他说:“哪里不爱干活了?”抑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的一笑罢了。眼神应该是那种像艾洋说的那种疏离吧,抑或王玮琦说的木讷。这是我可以讲出的最完整的故事了。学霸在他们眼里应该是一定做到完美的,但他们又带着挑剔的眼神去寻找学霸的不足,以此聊以自慰而不是推翻这个理论,最后把那些不足变成必然。他们才会找到一个平衡,而学霸帽子都是他们扣上的刻意突出这种不平等,最后再找到一个平等的方法。真是一种无聊到家的玩法。

王玮琦,一个我很敬重的人,想必我在她的印象里也是这样的吧。那是我们小升初的第一名,而我呢考了十几名。虽说初一初二成绩一直不是年级顶峰,我们原以为她就此沉沦,可是初三一到随着王久海老师在办公室的依据无意的寒暄“你们看王玮琦是不是瘦了?”开始疯狂地逆袭,一下子就杀到了年级前五。我们这才张着嘴惊讶地看着如火箭一样上提的成绩,我们这才想起原来你居然十年组第一。王阳告诉我小升初之前她也是这样。我不禁为她身上的那股拼劲所折服。看来原先长得像国宝大熊猫的王玮琦真的瘦了。

就是这两个我真的不太熟的女孩,我们有着距离也就产生了彼此敬仰的美丽。王玮琦说,我是一个木讷,不善言辞的人。虽然我自我感觉第一个词很不恰当,我也很不喜欢。但也许这两个突兀的词语是她们眼中我真实的写照,起码那时是吧。王玮琦给了我这两个词语在我看来就是幻象罢了。可是我连一个幻象的形容词都找不到。应该是稳重,慢半拍却有条不紊。我想从一方面出发是很准确的,因为这不是我的答案是教了她三年的语文老师的答案。这是她能在最后崛起的因素,有一颗大心脏默默地奋斗到最后也就笑到最后,一步一个脚印十分踏实。是那种走得很慢,却不会摔跤,也就不会放弃的人。

我渴望她那种性格,尤其是在这段等待中考成绩的日子里。我是一个起伏的人,会飞得很高也会摔得很痛,酣畅淋漓的成功和彻彻底底的失败好像都是理所当然。中考结束以后,我问过很多人考的怎么样?有人说:“好!”有人说:“还行。”有人说:“正常发挥。”有人“哎!”但是我没有问王玮琦,听数学老师说:“后面大题也没答上。”可是我却一点都不担心,我相信她会答对她会的每一道题,她一定会有一个一鸣惊人的成绩。

在留言的最后她们都说,别忘了她们。我想我不会忘记的因为我们也是见过的,我们也是在心中祝福的。

西安重点癫痫病医院好吗昆明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诊断标准是什么?贵州省癫痫病能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