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人生】三生梦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小说
破坏: 阅读:1092发表时间:2016-11-19 13:02:28


   吴越之战,十万健儿魂归地府,一干君臣沦为吴囚。为复兴越国,越王决定使用美人计,认命我担任选美的执行人。正是这次选美,让我和她有了交集。
   苎罗山下,清溪边,浣纱石旁。一个粉面桃腮、娇小曼妙的女子正在伏首低眉浣洗白纱,几滴细细的汗珠儿从她的额角滑到腮边。清澈的河水映照出她那俊俏的面庞,鱼儿见了,竟忘记了游水,渐渐地沉到河底。而我作为她的同类,更能感受到她的美丽。她那娇好的脸上透着沉静质朴的神色,尤其她的双眸在顾盼间,泛起一股难以言表的媚态柔情。就在她举首的一刹那,我立刻认定她就是我要寻找的人,我要把她这块稍显粗疏的璞雕琢成晶莹的玉。
   她姓施,苎罗村的人都叫她夷光。因她天生丽质,聪颖好学,我决定教她歌舞、礼仪、步态,对她做全方位的升级。日久难免生情,何况惺惺相惜的人?在三千六百天的朝夕相处中,男女之间那种特有情愫纠结心中,越蓄越多,越缠越紧。我们努力克制,那种情愫仍会暗自溢出双眸,流泄到对方的身上。在既将分手的时刻,那种情愫更是化作绵绵愁思和悠悠的眷恋。
   离越赴吴。我骑马走在前面,马蹄踏上咸阳古道,发出清脆的“塔塔”声,而她乘坐的香车紧随马后,颠簸摇晃,发出吱吱呀呀的低语,似在向我倾诉心底的恋情。千般怜惜、万般不舍萦绕我的心头,也搅得我心痛。当着护从的面,我不便和她交流。既使有独处的机会,我又能对她说什么呢?做什么呢?还是让车走得慢些吧,再让我多陪她一些时日!
   陪伴她的路终于走到尽头。我作为特使将她带到吴王面前。吴王颔首微笑,脸上露出傲视天下的霸气。我如同奉交国书、贡品那样,谦恭地说明来意。未等我说完,她那娇小的圆脸上陡然显出哀伤的神色,她娥眉紧蹙,怔怔地望着我,未吐一言,一切又尽在不言中。昔日浣纱女,今朝吴宫妃。可我知道:她并不快乐,因为她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乡愁和嘱托。吴宫深似海,从今以后,与她晨昏相伴的是异乡的冷月、陌生庭院和如狼似虎的君王。我更知道:从此以后,我们将天涯远隔,成为永绝,只有空对明月,细数我们往昔的点点滴滴,用一杯杯清酒遥祝平安。
   那一刻,我的脸上波澜不兴,心中却波汹浪涌。办完公事,我不忍看她落寞的神情和依恋的眼神,转身走出大殿。在返回越国的路上,我
   一任泪水随风飘洒,任思绪飞向阡陌烟尘……
  
   二
   紫陌红尘,袅袅轻烟,斜阳暮草醉长安。月照红颜,衫袖翩翩,她轻移碎步婉如莲。
   汉宫,秋月夜。我从梦中醒来,披衣走到窗前,让月光流泻进来。梦中老人的话仍在头脑中回旋。他说我的前世就是那个助勾践复国、后来又做生意发了大财的范蠡,还说我即将和前世的情人相会。我对这个梦将信将疑,但我还是感觉欣慰的。我这段时间有些郁闷。朝堂上那几个老家伙时不时地出点妖娥子,搞定他们颇感吃力。而与我情投意和的皇后又被老天硬生生地抢走了。我虽然不至于沦落到残灯孤枕的地步,失去可心的人终是不爽的事儿。我睡意全无,时尔想家事,时尔想国事,或走或停,盘桓到天亮,才戴着两个黑眼圈儿去上朝听政。
   又到黄昏,阳阿公主府内,灯火辉煌。阳阿公主陪我坐在酒席宴前,边饮酒边欣赏歌伎们曼妙的舞姿。这些女子一个个年轻貌美、衣着华丽,而中间那个女子更引起我的注意。我醉眼朦胧,全部神思倾注到她的身上。她脸型娇小圆润,秀发如瀑,一袭白色的罗裙紧束纤腰。在悠扬的乐声中、她时尔漫舒长袖,仰身望月,时尔轻移莲步,羞涩回眸。
   娇小、苗条的女人很容易让人想到象牙塔,玲珑剔透,惹人爱怜。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将自己搁置于滚滚红尘之外,一抬手,便从指尖透出浓浓的孤寂和落寞。就在我暗自感叹之时,她忽然向我摆出一个兰花指,目光随着投向我。啊!梦中老人的话如果应验,她就是苎罗村的浣纱女、吴宫苑的施夷光,就是穿越千年红尘来追寻我的人!
   人或许有前世今生,然而浮生如残梦,岁月似流沙,为欢能几何?坐拥天下仍是高处不胜寒,哪能比寻常人家?平凡夫妻倒可以花影弄笛、琴瑟和鸣,尽情享受杏花春雨和朗月清风。清歌曼舞仍在继续、箫音笛韵仍在流趟。而此时的我似灵魂出窍般,痴痴地望着前方,眼神空洞、迷茫。
   见我走了神,聪明的阳阿辞退众人,将我扶进寝室。室内珠光宝气,芳香扑鼻,一盏银灯置于粉帐一侧。粉红的绣枕置于床头,一床锦被铺于玉榻之上。就在我逡巡的时候,阳阿莞尔一笑,悄悄退出。那个令我心仪的女子则垂首低眉,怯生生地走进来。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我端坐玉榻之上,含笑寻问。
   “奴叫赵宜主,沂水河畔出生。”她垂首而立,低声应答。武汉的羊羔疯专科医院是哪家 />   我伸手把她拉到灯下,仔细观瞧。她侧着身,淡红的灯光映上她的双颊。她的脸就象一个成熟了的苹果,白里透红。因为距离近,她的眉如初春柳叶,脸似三月桃花。她比舞蹈时拘谨,但是羞怯的神情使她更加妩媚动人。
   情由心生,欲随情动。我不论前世今生,也不管她是夷光还是宜主,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同入粉帐。室外的风停了,更鼓声消失了,万物都已睡去,唯有那轮明月悄悄升至夜空,静静地看着人间,看着灯影锦帐中的她。在明月的注视下,她粉面斜偎,软语呢喃,枕上堆起一片乌云;她星眼朦胧,微微气喘,款款纤腰生出脉脉浓情,并在此夜绽出阴柔的“花”……
   后来,我把她接入宫中,不仅帮她建了“瀛洲榭”、“七宝避风台”,还以诗的形式描绘了我们的第一次:月落花阴更漏长,眼前娇女赛夷光。良宵且把银灯照,攥紧前缘梦高唐。
  
   三
   岁月之河,穿过东周的枪林车阵、汉家的玉苑雄关,奔流不息。即使朝代更迭,时空转换,这条河依然裹挟着英雄气、玉女魂滚滚前行。在这条河流中,我不是灵动激越的浪花,只是一个朴拙沉静的泡沫,浮在河上顺流而下,冲过二十一世纪的时光栏。
   不惑之年,我心中的铁血消失了,换成空灵缱绻的诗韵辞章。我时常借助那些饱含芳香的文字放飞神思,倾听历史深处的回响和古人心底的独白。月斜人静,我会泡杯茶,独自来到阳台,吹着微凉的晚风,仰望深邃的星空。每当这时,我就因为她陷入柔肠百结的愁绪里,想到和她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她的学名轩影,和她亲近的人都叫她轩儿。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六个年头,春点杏桃红绽蕊、风欺杨柳绿翻腰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她。我到某单位看望我的同学,刚敲了两下门,里面便传来轻柔的女声,“请进”。推门而进,没有见到同学,只见一个女子正微笑着望向我。看到她,我一时怔住,对她竟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
   “您找谁?”她的两片丹唇适时翕张,随即吐出这三个字,我赶忙说明来意。答话时,我用眼睛的余光偷觑。她的面颊白嫩、圆润,身材娇小单薄,一件白色纱裙紧束着她的腰肢,显得素雅妩媚。她那黑葡萄似的眸子透着难已言说的情致与聪慧,似在与我做无声的交流。就是这一面之缘,使我的头脑洛阳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中刻下对方的印迹。
   第二年仲夏,我应同学之邀参加了桂林四日游,在十余人的小团体里就有这个被昵称为轩儿的女子。这次桂林之行,我与她的话不多,却一直在留意着她,时时处处偷觑她巧笑顾盼的神态、莲步轻盈的风姿。可以说,她的形象深深地印在我的头脑里。有词为证:娇女游江乐趣萦,春阳斜照影娉婷。露滴软玉花含媚,花映芳姿柳动情。肌胜雪,目如星,乘筏戏水画中行。神思飞越云山外,耳畔声声似银铃。
   经历了几次春来署往,我和她已从陌生、拘谨变得熟悉、随意了,彼此间没有寻常的客套,相互称呼时连名字都省略了,取而代之的是“你”或者“唉”,但是我知道,这极简的称谓里蕴含着深意。
   残秋过后的一个傍晚,雾霾在寒流的压迫下聚拢下沉,街边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灯光投射到车内,映在她的脸上。她蜷缩在副驾驶座上,微侧着头,时而瞥向我,时而望向窗外。或许是天凉的原故,她的发丝有些潮湿,鼻尖微微泛红。我的眼睛虽然望着前方,神思却始终寄在她的身上,悉心体会她的温婉与沉静。我不由得暗自感叹,觉得她不该在纷扰的红尘中蹉跎人生,应该如西施、飞燕那样,将自己的清影留在唐风宋韵中,给后人提供甘之如饴的心灵营养。
   “以为你走了呢!”她微笑着说,语气里含着惊诧,更藏着感动。
   “哈哈,我怕你当马路吸尘气,才没有走。”听她的话语略带鼻音,我又嘱咐了一句,“唉!你明儿多穿点儿,别感冒!”
   听到我的话,她再次扭过头来,凝视着我。光线虽然不足,我依然察觉到她面部的变化。那种表情不是怨怒,而是因感动而生出的温婉之色。她朝着我挪一下身子,立刻有一缕淡淡的发香飘向我的面,两束脉脉含情的眸光粘上我的唇。
   “你真好!”她说着抬手在我的腕上轻捏了一下。在静夜无人的时刻,她的神态举止如同杨柳拂过我的心河,令我的心河再次荡起涟漪。
   “我走了。”临下车时,她柔声细语地说。这三个字仿佛浸透香水的手帕拂过我的口鼻。后来,每次想起她的表情和语调,我的思绪便会流出心田,凝结成舞醉清风的意念,摇曳成婉约的心事。
  
   四
   她是夷光,是宜主,还是轩影,我在无数个静寂的夜晚,把这三个名字组合在一起,造就了一个全新的“她”。在前世,我踮起脚尖去触摸真情,用爱恋与她的笑靥痴缠;在今生,她低眉浅笑,顾盼生姿,将柔媚送入我的心田,化作我梦中的红颜。有人说她是河湖北到哪治羊癫疯好畔娴静的菊、池中灵动的莲。而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女子,一个忽尔拈花微笑、忽尔软语呢喃的佳丽,一个秋波婉转、身轻如燕的娇娃。
   某个夜晚,她披着月光穿过花丛,任微风吹拂青丝红衫。她漫撩裙裾,徒涉清溪,任红鱼游过她的倒影。当四目相对之时,我展开如椽的双臂,将她的倩影映入自己的瞳中。她吐陕西癫痫能用中医治疗吗气如兰,在我肩头洇出一弯新月。飒飒作响的枫叶,点燃身体的篝火。星月镶嵌的夜纱,裁作皇帝的新装。我们携手演绎夜的恋曲,接续前世今生的情缘。忽然狂风吹来,轻盈的她将被刮走,我急忙上前抓住她的长袖。
   “抓我头发干啥?”
   我猛得睁开眼,怔怔地望着妻,原来又是一个梦……

共 383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