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丁香.祝福祖国】老  乞  丐(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言情

人的好本质,不会被任何境况所淹没。

                                     ——题记

07年的冬天,灰白的天空飘着片片白雪。

我穿着棉大衣去街上帮父亲买水烟,那时正是下午3点左右,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几个打着花伞的行人,来去匆匆,跨着阔步,各自去履行属于自己的职责。马路边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并不重要,也似乎不值得他们去注意。而我,当我翻过马路右边的那个栅栏时,由于天太冷,冻僵的手脚竟然是那么的不利索,两手没有抓住栏杆而跌倒在地上,待我正要使劲爬起时,突然,我感觉到有一双坚硬而粗糙的大手扶着我的臂膀,“小子,摔着哪儿没有,疼吗?要不我扶你去医院。”这声音颤抖而温和,像一股温泉,流遍我的全身,滋润我的心田。

他是一个老乞丐,身穿一件破烂不堪的薄衣,透过衣服的破洞,我看见了他那被冻得发紫而红肿的皮肤,像腐烂的萍果。此时,我的心震颤了一下。他有一双布满老茧而油圬的双手,宛如一株历经千年风雨的松树皮,在我眼前飘来晃去,我似乎想到了什么。生活不是一种简单的构思,而是一种反复的磨练与提取。

后来,每当我去街上闲逛或是买什么东西时,总会在某个角落和老乞丐不期而遇,然后,我们都会彼此给对方一个微笑。还记得那天是过圣诞节,街上行人摩肩接踵,或戴圣诞帽,或相互牵手,或兴高采烈,热闹非凡。商店里,那粗犷的音乐的吼叫,蜂拥而至地挤入喧闹的人群,好象要去制止那撕裂了宁静夜晚的喧闹。

在一个肮脏的角落里,我看见了那个老乞丐,他穿的还是那件衣服,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蜷缩着,用一个破烂的篾箩盖住自己的头,没有哪个人在乎他,也没有哪个人会施舍一点残羹剩饭给他。他的破碗一直空着,好象在渴望着什么,在等待着什么,可是,这个梦想却永远空着。我没有去打扰他,也许他需要的是一种宁静或是一种与世无争,我不知道,但我至少是这么想的。

我随着人流飘到街的另一端。渐渐的,我也被这种喧闹所感染,沉浸其中眼花缭乱而晕头转向,我仿佛已经不在是我,而是城市里的一粒尘埃,伴着风的翅膀无目的地到处乱窜,窒息而不知所措,能有一个栖息之地透透气也好。人群在蠕动,刺耳的车喇叭肆无忌惮地嘶鸣。混乱中,仿佛有警报的声音从街另一端传过来,在我的潜意识中,这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后来听见有人说,一个乞丐跳进街头那个冰冷刺骨的池塘里,将一个不小心滑入水中的小男孩救上了岸。这是不是那个老乞丐呢?我在想。于是,我顺着拥挤的人群向出事的地点跑去,映入我眼睑的是那么真实的一幕,我的心猛地震颤了一下。

老乞丐坐在岸边的石凳上,脸上流淌的不知是汗还是水,一颗一颗地滴在他那油圬的双手上,滴在地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在众人的围观下,显得那么神秘,那么慈祥。脸上露出的微笑,蕴含着某种深刻的含义。对于他自己来说,只要小孩没事,其他的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都不重要。一颗善良的心,在老乞丐肮脏外表的掩饰下,是那么珍贵,那么有价值。

曾以为事态炎凉,人们为了追求金钱而忽略了世间纯真的情谊。为金钱奋斗,为金钱出卖朋友出卖亲人乃至出卖国家的人,与老乞丐相比,他们的心是灰色的,是丑陋的。世间在那些用金钱装饰的华丽的境况中,毕竟还存在着一颗善良的心,只是这颗心被金钱的冲击泯没了,抬不了头,显示不出来。

老乞丐站起身子,给予围观的人群一个微笑,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他手里拿的,还是那只破碗,身上穿的还是那件破烂不堪的衣服。有人说:“这个老乞丐太傻了,连一点回报都不要就走了。”也有人说:“我真是太佩服他了,这么冷的天,这么冰的水,他都敢去救人,换着是我,我也不会去冒这个险。”而我却不是这样认为,老乞丐需要的不是回报,而是一种人世间温暖的情谊和一份做人的责任。

最后一次遇见老乞丐时是在08年5月13日那天下午,学校没有上课,我就趁着这个空余的时间到街上去溜达,当时有一个单位在搞为5·12地震灾区人民募捐活动,我也准备去捐一点钱,当我走到募捐箱前时,一个熟悉的背影映入我眼帘,还是那件破烂不堪的衣服,还是那双油圬的手,还是那个破碗。他是老乞丐,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正在一张一张地数着乞讨来的揉得皱巴巴的一角一角的钞票,他一边数一边用手指头放进口里沾点口水,以便不至于把那辛苦乞讨来的钱数错。他好半天才数清楚那来之不易的积蓄,一共有三百块钱。然后走到捐款箱,把这三百块钱全部小心翼翼地放进箱里。

当主持人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说,“我没有名字,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老乞丐。”说完转身就走了,消失在人群中。我没想到老乞丐的这次消失竟是与我永远的离别,至今我想再看看那熟悉的背影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老了,残酷的现实和生活在折磨着他。也许他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乞讨了,也许他走了。

但是,无论如何,他却永远活在我心中,他让我看到了一个人心灵深处善良的本质。我想起了林清玄说的一句话,“人的好本质,不会被任何境况所淹没。”路边的花还是那样的鲜,树还是那样的绿,不管季节怎么轮回,那一份绿始终是不会被淹没的。

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如何确诊癫痫病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