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两个单亲妈妈,一个温馨家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2 分类:都市言情

(摘自优米网)离婚的那天下午,我出去找房子,比较来比较去,最后选定一套月租只要350元的破旧房子。

我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技术员,月薪不到两千元,每项开支必须精打细算。很快,我就体会到单亲妈妈的艰辛。

合租亲如一家

不久,小区发生一起蒙面抢劫案。我吓得晚上再也不敢关灯,在门边、窗户边,放了很多瓶瓶罐罐,枕边藏着一根铁棒,整夜睡不着觉。再这样紧张下去,我要崩溃的。于是,我决定换房子。

这次找房子,怎么说也要找地段好、治安好的小区,安全、便利是第一位的。

刚出门,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子跟上来,低声问:“您找房子?”

我以为是中介公司的“托儿”,没好气地“嗯”一声。

她又问:“您是单亲妈妈?一个人带孩子,挺难吧?”

我一字一顿地说:“女人得靠自己,虽然艰难,尊严还是要讲的。”

那女子愣了一下,马上说:“我也是单亲妈妈,想在紫阳路租房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合租。”

一个星期后,我们在紫阳湖公园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她叫林琼,在一家公司做财务,儿子晓杰,今年11岁,读小学四年级。晓杰性格开朗,爱鼓捣各类玩具车。我的儿子乐乐,天天跟在后面喊:“杰哥,你给我再装个赛车呀。”

琼姐教育孩子很有方法,从晓杰10岁起,她让他自己去学校、自己回家。乐乐的幼儿园,恰好就在晓杰他们学校的隔壁,琼姐建议每天让晓杰带乐乐到幼儿园。

一开始,我有些不放心,暗中跟踪过几次,看见晓杰像个小大人,从容不迫地带着乐乐上学放学。我的一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琼姐下班时间比较固定,每天由她买菜,我俩轮流做饭、打扫房间。我从接送儿子上幼儿园的事情中解脱出来,家务又有人分担一半,我变得轻松许多。

每天晚上,我和琼姐坐在沙发上织毛衣、聊天。单位上不顺心的事儿、感情上的波波折折,我们互相倾诉,互相宽慰。

结伴走出黑暗

乱成一团糟的单亲妈妈生活,开始变得有条有理,我的心情如艳阳天一般灿烂。然而,命运又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2008年6月,我到医院检查身体,结果令我目瞪口呆,我患了乳腺癌。

回到家里,我不吃不喝,整日呆呆傻傻的。

琼姐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放到我的手边,我一把将它打翻在地。琼姐吃惊地望着我,我别过脸,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

“你说过女人得靠自己,虽然艰难,那是有尊严的。”琼姐轻声劝慰我。

“没有健康,我还有什么?”我噙着泪,大声喊道。()

安阳市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预防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云南省哪个医院致猪婆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