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看点】母亲的香水(散文)

    朋友从香水店里买了一小瓶CK牌子的香水,一回来便冲我身上“唰唰”喷了几下。然后得意洋洋地问我气味怎么样,是不是很好闻?我着实不以为然——虽是烟草味道,很适合都市的男生用,但气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荷塘深深(散文)

    小荷池里长了一朵荷花,亭亭玉立,粉嫩得很,在那一片绿意盎然的叶子丛中,尤为鲜艳。我蹲下来,凑近鼻子闻了闻,一股清香伸进我的鼻子。我默默地呆望许久,不曾想到,一朵荷花,竟然勾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传统美德去哪儿了(散文)

    前天,我去交通大学找我的本家范老师,碰到了一位新加坡留学生,她寒假计划去北京玩。范老师给她拿来一件自己女儿的呢大衣。我一摸衣服,挺薄的,心想:这哪能御得了北方的天寒地冻?我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我的弟弟们(散文)

    娘一生生了12个子女,7男5女。奇怪的是,一样的爹生娘养,一样的生存环境,女儿一个没死,儿子却一个没活。这让生性要强的父母自卑了一辈子,怨恨了一辈子,也奋斗了一辈子。由于家里没有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夏日风情”征文】夏日,我的感怀(散文)

    “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宋代人秦观,早厌官场烦。避暑《纳凉》时,深意之作生:夏日炎炎时,画桥南畔凉。天籁水上绕,风定莲花香。清凉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花语】雨后的雕塑公园(散文)

    阳春三月,故乡江南正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时节,而岭南的花城,树木郁郁葱葱,花儿争奇斗艳,气温日渐升高,让人以为夏天提前到来了。一阵风雨过后,气温骤降,我们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父亲的手(散文)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有篇课文叫《陈秉正的手》,里面的有句话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手掌好像四方的,指头粗而短,而且每个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好像用树枝做成的小耙子。”当时,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静静的伊犁河(散文)_1

    或许我来得不是时候,正赶上阴天。站在伊犁河大桥上,既没有看到梦幻般瑰丽浪漫的落日,也没有看到波涛汹涌、大河奔流的壮观。河水冲积起的泥沙形成大小不一的小洲,上面长着茂盛的杂草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写给天国的父亲(散文)

    一直以为,您的离开,让我如释重负,可思念却如暮鼓晨钟,敲打着我的无知和愧疚。我远在天国的父亲哦,此刻,您是否静坐在村后的山坡,捣鼓着生前给人算命的鸟笼,或者正在用沉重铁铲为你...[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珞巴族探秘

    摘要:有的少数名族崇拜石神、树神、山神,对狗、牛、羊、猪奉为神的也有,世界之大,无所不有。有闲,有钱,出门走走,见多识广。 ...[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