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那年丁香】福儿病了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破坏: 阅读:820发表时间:2019-06-01 11:17:53
摘要:她太累了,躺在病床上才有机会休息。她的胸怀宽广,她肩膀是铁打的,邻里亲戚心疼不已,唏嘘不已。

【丁香·那年丁香】福儿病了(散文)
   “姐,福儿病了……。”妹妹哽咽的声音,随着电波从遙远的山西传到千里之外的白沙,我碾转反侧,瞪着天花板到天亮。“老天为何不睁眼,专拣好人欺!善怎么没有善报啊?!”
   “屋漏偏遇连阴雨,船破又逢顶风浪”,我脑海里只有这个声音,反反复复的响着。
    下了车,我急急赶往病房。洁白的病床上,从被子里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光头,化疗的结果。堂妹说,昨天做了手术,手术挺顺利,累了,睡着了。病房里静悄悄的,我无奈的走到过道,福儿的故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
  
    福儿是邻里众口称赞的“好媳妇儿”,她二十岁嫁到三叔家,那会儿,三叔家家境殷实,一儿一女,三叔有退休工资,三婶善良贤惠脾气好,有房子,有进项。这是农村父母给姑娘找婆家理想的家户。婚后小夫妻恩恩爱爱,责任田的庄稼打理的挺好,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巷子里人羡慕三叔家娶了好媳妇儿。福儿长相甜美,那双杏眼透着善良谦和,不多说话,总是低眉顺眼的乖模样,很招人喜欢。与邻居和睦相处,一家人相敬如宾。邻居豁儿哥见到我就说,"你们张家祖坟烧高香了,娶到福儿这么贤惠懂事的好媳妇儿,善良能干,庄稼地里肯下力气,没有闲话不惹是非,孝公婆敬邻里,如今社会,这样的媳妇儿太少了,太少了!咱南头巷的头一个好媳妇儿。"
   结婚一年,福儿生下一个女孩,取名“招弟”,这个名字是三叔取的,夫妻俩膝下就俩孩子,四十多岁得子,才有了“运来”这个宝贝疙瘩,亲的跟命一样,真是捧到手里怕摔了,含到嘴里怕化了。生活上有求必应,只要小卖店有的,不问价钱,要啥给卖啥,羡慕煞周围小朋友。三叔为人大方慷慨,我们小时候姊妹多,父亲一个劳力挣工分,除了过年,平时很少见到零食。三叔三婶儿那会儿就一个女儿还小,对我们姊妹可亲哩。逢年过节,我们几个都盼着三叔早点放假回来,因为三叔回来,好吃的就回来了。有一年,三叔带回农村罕见的炒花生,柿饼,小白兔奶糖,等等,装一个大榞子(装粮食的器具)放在四合院中央,三叔大声喊一嗓子“孩子们,好吃的来喽”,东屋西屋的侄子侄女们,蜂涌而至,一窝蜂的哄抢着,三叔维持秩序,三婶在一边抿嘴偷笑。三叔喊:“按从小到大的顺序拿,让小的先拿,”我们那里顾得了这些,只管往口袋里装,三妹动作慢,在那里急得哭,三叔会抓一大把装她口袋里,三妹破涕而笑,一溜烟跑了。
  
   如今三叔有了自己的孙女,甭提多高兴。他给大孙女取名“招弟”,寓意就是让姐姐招个弟弟来,老人想抱大孙子的心情显而易见,希望寄托在孙女的名字上。
   “招弟”下地学走路的时候,福儿怀孕了。三叔夫妻俩高兴的合不拢嘴,让巷头孙婆婆看了,说走路姿势能看出来怀的是男孩,三叔吩咐三婶:“到集上买些新鲜水果,拣贵的武汉羊羔疯哪里治好买,别怕花钱”,三婶低着头一路小跑到曲亭集上买回红红的石榴,紫紫的葡葡,粉嘟嘟的杏儿,三叔埋怨嫌少,三婶抿嘴笑着说:“多了怕坏,贵的像金子,吃完再买。”
    福儿真争气,来年还真生下个胖儿子,三叔三婶合不拢嘴,满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呀月那天,请来亲朋好友邻里众人喝满月酒,闹腾了一天。
    圆满了!运来感谢福儿立大郑州治疗癫痫病到底多少钱功了,他抱着儿子喜滋滋的说,农村没文化没钱都行,没儿子可不行,没顶门的,没人续烟火,对老人来说,是最大的心事儿,“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的家乡,女儿不能算后代,女儿出嫁后,祖坟进不得,连父母的坟墓三年后都不能祭拜)这个腐朽的封建残余思想,使得多少农民家庭为生儿子,宁可被重罚返贫,有的女人因连生九胎女孩不罢休,直到贫血送命,酿成悲剧。福儿第二胎生下男丁,公婆吃了定心丸,从心里是感谢福儿的。福儿心里像打翻了蜜罐,甜滋滋的。儿子的降生,为这个家庭带来喜庆,家里家外洋溢着幸福快乐。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转眼大孙子到上学年令了,三叔乐呵呵的送孙子上学,别提多开心。
   谁也没觉察到,天边一块乌黑的云在福儿家的上空徘徊许久,马上就要压下来了,福儿没有半点儿思想准备。俗话说,人不能全,地不能圆。可能天妒福儿吧!
   早晨起来,福儿忙家务,运来说到田里看看有没轮到咱浇地,不承想不到半晌返回来了,走道摇晃着。
   福儿好奇地问他“还没轮上?”
   “没有。”
   “为什么不等着?渠修好了吗?化肥撒上了吗?”
    运来不回答,埋在沙发里低着头,急坏了福儿,赶快喊公公婆婆过来,怎么出去半晌,变哑巴了?
    开饭了,运来没吃几口,到爸妈屋里躺下了。
   “地不浇了?咱可交钱了啊!听翠翠说,棒子叶儿都打卷了,再不浇水,没有收成了!”福儿看着床上的运来焦急的说。
   “怎么了?儿子。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三叔三婶看着宝贝儿子,着急得在屋里跳圈圈。
    找来村里曹先生,把了脉,看了舌苔,问这问那,没有诊断出任何问题。三婶给先生炒鸡蛋,烙葱花饼,忙活了一阵子,送走先生,坐在儿子身边掉眼泪。
  
    “运来,轮着你家了,水快到地头了!”吳家大哥在院门外喊着,井是吳家投资打的,浇一亩地50元,总得收些本钱填窟窿,这一点,乡亲们都能理解。
   三叔赶快迎了出去,怕惊醒宝贝儿子。七旬的老人一直在外上班,没干过农活,遇到这茬儿也慌了。看前院侄子有空吗,只有求他们去帮忙了,唉!误了庄稼是一季啊。
    三婶看着老伴微胖的身体,向前倾着,步履蹒跚地迈过门坎,踉踉跄跄差点绊倒,看着老伴有些弯曲的背影,再也忍不住了,跑回屋里抽泣起来。
   运来听到妈妈的抽泣声,从坑上坐起来,努力的下地,腿像踩着棉花。运来急出一身汗,无济于事。三婶看到儿子这个样子,一边赶紧扶他上坑,一边抹眼泪。
    无奈,福儿陪着运来到市里去检查,诊断书上赫然写着“颈椎病并发症”。大夫建议,尽快做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福儿瘫坐在木椅上,眼泪刷刷的掉下来。这两年收成不好,俩孩上学的学费刚凑齐。也没多少积蓄,这巨额手术费真付不起(那时还没农村合作医疗)。再说,到了收秋季节,大伙都忙,秋后再做打算。
   回到家,福儿对公婆说,你儿子没有大病,吃几付中药就好了。她怕老人担心,隐瞒了实情。
   庄稼到了该收割的时候,运来的病没有好转,福儿没白天没黑夜的在地里干活,她心里盘算着如果今年收成好,给公公说了实话,凑些钱,不够再借点钱,要赶快给运来做手术,他还太年青,父母老了,孩子还小,运来必须要有健康的身子。
   福儿心劲很大,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她想象着运来术后,迈着矫健的步伐,夫妻双双上地干活的甜蜜情景,憧憬着过几年孩子大了,买辆四轮农用车,农闲时跑跑运输,攒些钱,供俩孩子上大学,好日子在前头招手呢。
    厄运总是喜欢捉弄善良仁厚,对命运抱着强烈希望的人。
  
   福儿收获了当季的庄稼,收成还不错,她该粜的粜,该卖的卖,养了五个月的肥猪,等不到出槽也卖了,
   三叔把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凑齐了运来的手术费。
   三婶找风水先生看了个好日子,福儿带着运来,堂哥兄弟们陪着,一路赶到市医院做手术。手术室外,亲人们焦急的等待,等待中,运来被推进病房,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在病房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福儿被医生叫到办公室,善良厚道的福儿红着眼睛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一句话没说。
    她总是低着头进进出出的照顾丈夫,本来就话少,这几天更没话了,她心事重重,沉默得让人心痛。护士通知福儿己欠费,催款单一个接一个。福儿与堂哥们商量:“哥,咱们出院,回家养着吧!”
    兄弟几个抬着运来出了医院,找了辆车把运来送回家。从此,运来只能白天从床上移到沙发上,晚上从沙发上移到床上。
    福儿弱柔的肩膀挑起了一家老小的生活。她更沉默了,低着头只知道干活,责任田里的庄稼全靠她,施肥,浇地,下种,收割,泥里水里,白天黑夜,她单薄的身影来来回回,进进出出,无怨无悔地承载着一切。公婆心疼儿媳,偷偷抹眼泪;本家兄弟妯娌敬重福儿,常帮她料理庄稼,邻里同情福儿,悄悄帮她干活。运来身体不时出状况,要住院治疗需要钱,一双儿女上学需要钱,地里的收入靠老天,三叔微薄的退休金补贴上远远不够,入不敷出。
   福儿从不抱怨,总是安静的干活,两只手从不闲着。为了增加收入,她还要承包别人家的责任田,邻居们说,“福儿柔弱的身体里有一股韧劲儿,她的肩膀是钢铁做的”。
    三叔三婶两年内相继离世,抛下残疾儿子,贤惠儿媳,长在心尖上的孙子。真是雪上加霜,三叔微薄的退休金也随着他去了,再不能为这个家有些许补贴。唉!亲朋邻居扼腕叹息,替福儿捏着一把汗。
   福儿没有其他想法,埋葬了老人,擦干眼泪,继续埋头苦干,她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不能有丝毫倾斜。她没有因家遭突变而冷落周围亲戚邻居,不论多忙,谁家有事她都到场,在众亲朋眼里,这个家被福儿撑住了。
    福儿愧对娘家老妈,老妈也是八旬老人了,不时有些毛病,福儿只有空闲时,才会带着残疾丈夫去伺候老人,尽点孝心。
    福儿啊,机器运转久了还需检修,马儿跑累了亦需歇脚,你一柔弱女子,有多大能量?怎么就不知道歇歇脚,喘喘气?你的字典里只有干与忍!你身上没有女同胞的通病,你从不会窃窃窃私语咬耳朵,不会家长里短说闲话,不搬是非,不看人下菜碟,永远是善解人意,与人为善。你的谦和大度,包容苦难,包容不幸,包容误解,赢得众邻里的一致称赞。
   有句话说的好:“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正是福儿的真实写照。
   福儿亦是凡身肉体,她早就有了病,只是她一个人忍受着,没有告诉别人。她怕丈夫难过,怕儿女担心。犯病了,到村诊所开点药,忍忍过去了继续下地干活,回家忙家务。从不去医院检查,家里离不开她,一天也离不开。
       
    福儿病倒了!
    她太累了!这个家的顶梁柱有了斑驳,福儿积劳成疾,躺在病床上才得到休息。洁白的病房那么空旷,洁白的被单裹着清秀孱弱的福儿,显得如此凄美孤独。
   我坐在福儿病床边,久久凝视她苍白的脸庞。福儿睁开疲惫的双眼,轻轻问“姐,来了”,两行泪珠顺着两颊流下来……
   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回来的路上,有人告诉我,福儿属家庭贫困户,住院治疗只交三千元,其余是报销的,当然请专家的钱需自费。对着万里长空,我长吁一声:感谢党的合作医疗好政策,福儿有救了!福儿有救了!
   朋友们,请珍惜身体,珍惜幸福,珍惜来之不易的家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