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迁徙(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微信群里不断有群友传过来白天鹅迁徙南海公园的照片,水天一色,洁白的天鹅浮在寒意未退初春的河面上。

看着一幅幅天鹅照片,我按捺不住了,提上了相机,开着车直奔小白河,令人扫兴的是进入小白河的道路封了。我又开着车去二里半南海公园,转遍公园也看不到一只天鹅。都是黄河岸边,都是黄河故道遗留的湿地,为什么别人能看到天鹅而我不能看到?无奈打电话向群友询问,原来只有沿黄公路的337公里处才有。我就开着车去了,这里已经有无数的汽车停在公路的坝堤上,有的在坝堤上立着遥望远处湖面上嬉戏的天鹅,有的躲在车里用相机或望远镜捕捉天鹅的近景。天鹅们旁若无人地在湖面上觅着食,或晾翅或嬉戏,有的三三两两悠闲地飞起,悠闲地盘旋着,然后悠闲地落下。

据说天鹅在三四月份从遥远的南方迁徙到北方的塞外,在这里它们要恋爱、结婚、产子。天鹅一生只有一对配偶,产卵后雌鹅负责孵卵,雄鹅日夜守护,直到十月成群结队携妻带子迁徙到南方。它们没有房子,没有院落,没有婚约,只是在一个夜晚结伴向春意显露的方向飞去,在一起觅食,在一起互相凝视,在一起入眠,在一起起飞,在一起落下。它们的翅膀能够悠然地飞起,然后俯瞰波光粼粼的湖面,俯瞰它的爱人,俯瞰正在发芽的芦苇丛中的巢窠。它们体表有细密的绒毛,能够抵挡水和寒冷,不论在天上,不论在地上,不论在水里。

此情此景,我的思绪立马活跃起来。天鹅是候鸟,春来秋去,没有羁绊,有春意的地方就是栖息的天堂,有水有草丛的地方就是驻足的家园。据说它们迁徙都是在晚上成群起飞,以天上的星斗为坐标,一边飞翔,一边鸣叫,用它们自己能够听懂的语言互相引导、互相激励。我想,在飞翔和歇息的片刻,也许有天敌正在扑向它们的某一只,也许有一只幽蓝的眼睛正在睥睨熟睡的它们,也许有一杆黑黝黝的枪口正在瞄准它们的头鸟,也许在它们忘乎所以地翱翔时一张密网就挂在了天上。

睹物思人,我的那场爱情,发生在一个不该发生的季节,那是一个人的季节,是一个人的迁徙,一个人的飞翔,注定要以不是候鸟的方式结束,驻留在原地盼望和守候。那一场爱情来得轰轰烈烈,去得落寞悲戚。她的那个城市和我的城市在地图上对折正好重叠,地理位置和气候正好和候鸟迁徙的线路和季节吻合。也是在一个北方春寒料峭、南方初春温暖的季节,乘着从北京直达那个城市的高铁直奔过去。冀中平原一望无际的原野展现出阡陌纵横的绿色,那是冬小麦正在以它的排笔狂放地画出方格,发芽抽穗的禾苗在细雨霏霏中静立。穿过长江,油菜花的田野一片连着一片,那是细心的笔触描摹浅黄深黄嫩黄。

即将进入她的城市,墨绿色的芭蕉参天的竹子,还有盛放的各色花朵在大雨中摇曳着,仿佛泼墨恣肆淋漓。雨滴打在车窗上,然后流淌成泪雨滂沱的面容。

迁徙,在一个季节,我们没有在暖流滚动的季节寻找,而是在一个不是春天的季节劳燕分飞。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我们在各自的季节停留驻足,再没有勇气追逐了。惋惜的是在最需要结伴、最需要呵护、最需要互相梳理羽毛时,我们在各自的迁徙线路上互相遗失了。

初春荒凉的季节,父亲母亲带着我们从山西逃离,来到塞北,融进成群结队的因饥饿迁徙到包头的人群中,栖息在那口原野上兀立的土窑洞里。当寒风从窑洞的缝隙中肆无忌惮钻进来,风携带着黄沙整夜击打着窗户上的麻纸,猫头鹰在月光惨白的空旷的夜里哭泣,我们全家蜷曲在一起等待曙色。

父亲在一天一天的衰老,先是白内障接着耳朵重听,接着是腿迈不开步需要拐杖帮助,我们发现他的脑子在趋向那种“阿尔茨海默症”,他成天说要回到山西老家,等他老了把他埋在山西的老家,他坚定地认为:这里离老家不远,从这里斜插过去也就是七八里路。当我们问他你现在是在包头还是在山西时,他却说在包头。他固执地认为老家在包头的东南方,走着就可到达。

这就是迁徙,迁徙,在他的心里留下的对故土固执的眷恋。母亲走了,与父亲辞世仅仅七个月后。他们是迁徙的幸存者,躲过多少敌意的觊觎,也是迁徙的受难者,历经多少艰难困苦的磨难……

天色向晚,不管初春的寒风怎样肆虐,春天的气息深藏在天空中,在与寒风纠结后,还是告诉我,天鹅会回来,丹顶鹤会回来,地上的虫子会苏醒过来,河里的鱼会自由漫游,桃花杏花会在疾风中颤抖地开放,天空会一望无际的湛蓝……

我是迁徙遗留的下一代,开始了新的寻找,沿着春天发出的消息。和我的父辈一样,不管栖息在何方,都不会忘记曾经起飞离开的故土,不会忘记迁徙离开时的线路……

奥卡西平片治疗癫痫武威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陕西癫痫病医院是怎么治疗癫痫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