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恋征文】 秋意漫过山庄(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尘世间,总有一处地方,是看不厌的风景;烟雨中,总有一种情,是恋不够的温暖。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诗句,便道出了我内心百转千萦的情结。

——题记

当我淹没在城市的钢筋混凝土与喧嚣中时,不自觉地便生出了一种挣脱樊笼的欲望,甚至想回归到陶渊明的田园里,去体验“归田园居”中描述的那种生活。生活的快节奏,有时候压抑得我想短暂地逃离,去感受大自然的广袤,去体验身心的自由。于是,我与友爱上了徒步,经常在假日徜徉在郊外的原野里,欲觅得一方净土。

偶然的一次徒步,我与友人发现了这处“世外桃源”。这是一个小小的世界,平静的世界。它四面环山,一条小溪,一潭碧水,还有山坡上零零星星的几户人家。

初遇,是夏天,所有的生物都在这里悠闲安然地生活着。踱着碎步的山鸡在草丛里寻食听到人声,便“扑棱”着翅膀快速逃去;雀跃的麻雀从树枝上跳下来,在地面低着头挑挑拣拣;河沟里清脆的蛙鸣伴着庄院里“哞哞”的牛叫声,还有那些悠悠然的农户。不经意间,一幅盛世画卷就清晰地展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刻画在我的脑海里,并如此深地触动了我的神经,让我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总是找机会扑进它的怀抱。

时光匆匆,它拖不住夏的脚步,我眼睁睁看着绿意葱茏越来越远。似乎只是一夜,那场微凉的雨便把秋的讯息迅速扩散。小城里的杨树叶已开始有了耀眼的黄,树叶沙沙。常常在清晨的路面看见一层飘落的“黄蝶”,它们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淡然,聚在一起低吟浅唱,轻吐着它们浅藏的心事。也许它们曾流露过对树的眷恋,却终究还是喜欢上了秋的乐章。

于是,我内心悠悠的情怀又在这一季蔓延开来,我要去我的“世外桃源”,看一看它是否还是和夏天一样让我迷离,让我欣喜。

去“世外桃源”,只想远离喧嚣杂躁,静静地聆听着它的告白,感受在它的怀抱里自由徜徉的惬意。

我近乎偏执地喜欢一种状态,用脚丫子丈量着每一寸土地,眼睛里真实地看着身边的树草,以及那些缠着树的藤蔓,还有杂草里不起眼的小花和脚下坑坑洼洼的山路,而不是透过车窗感受那种浮光掠影的一瞬间。

下了公路,走了约摸三四里路的样子,山路边一片红艳艳的树丛便吸引了我。许久窝在家的缘故吧,看着这火红里间着黄色、橘色的火炬树,我有种悸动,想伸手去摸,想把它抱在怀里,亲吻它。我仰起头使劲去嗅,一股树木的香气溜进了我的鼻腔,然后扩散开来,渗进了每个毛孔,周身痒丝丝的。

不远处的几株枣树已经显枝了,红的、红绿相间的枣儿挂满了枝头,树枝随着风儿摇曳。有的枣儿红了半边脸,娇羞的样子好像从前的新嫁娘,藏在树叶间不肯露头。枣儿娇羞的样子,不知怎么就勾起了我的馋虫,特别想知道树下吃枣是一种什么感觉。同行的朋友一眼便洞察了我的小心思,看我的馋样,二话没说,就“蹭蹭蹭”往树上爬,不大的功夫,就像猴子一样站在了树杈里。看着他伸手摘枣,我的心开始忐忑,万一被人看见我们私自吃枣会怎么想?

朋友笑着对我说:“傻瓜,这一沟一洼的枣树,大多数是衍生出来的。再说了,山民很朴实,不会介意你吃几个枣的,你看这树底下不是有许多鸟儿啄落的红枣么?要是人们介意,早就想些办法吓唬鸟儿了。”我仰着头看着他敏捷地伸手,把一个个的红枣抛到了我抻开的衣襟里,顺手抓起一个就塞到嘴里。

“嘿,挺甜的。”我笑着说。

“那肯定,这是原汁原味的。”他扔下来二三十个后,突然喊道:“哎呀,来人啦,看这傻妞‘偷’吃栆呢!”

“啊!”我半张着嘴,嘴里还嚼着半颗红枣没咽下,“在……哪里?”我含混不清地问。

“哈,前面,正往外走呢。”他站得高自然望得远。

“呵,没事,不行的话,咱付些钱呗。”我把嘴里的枣咽下,终于口齿清晰地说了句囫囵话。

他又扔了十来个后,“哧溜溜”顺着树干滑了下来,这时,一个外出的村民恰好路过,就和他攀谈起来。其实是我多虑了,村民看着我憨厚地笑了笑说:“喜欢的话就带点回去,又不是啥值钱玩意,收什么钱哪!”我们笑着说:“尝尝就好,味道果真不一般。”

沿着弯弯的山路缓缓前行,满眼的秋色。放眼望去,山林尽染,树树皆秋意,山山沐朝晖。料峭的崖壁上黄灿灿的野菊开得正艳。宁静的秋意已漫过了田野,漫过了山庄。

田野就像画家的调色板,各种各样的庄稼分得清楚。沟里的玉米是苍黄色的,间有绿色点缀,玉米须子已经成了褐黄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近旁的谷穗低下了头,迷离地盯着地面,始终没敢抬头,黄白色的谷叶在风里发出“嗤嗤拉拉”的声响,像是窃窃私语。山坡上的梯田里枝枝叉叉上挂满了月牙状的豆荚,我仿佛听到了“哔哔啵啵”豆荚炸裂的声音,还有颗颗黄豆儿落到地上“噗噜噜”滚动的声音。远处的梁上红彤彤的高粱一陇一拢,金黄色的向日葵花盘也埋下头看向了地面,花盘周围的花瓣已落得寥寥无几。

众多的庄稼里,我最喜欢的还是向日葵,喜欢它含蓄内敛的样子,喜欢它的低调,颗粒越饱满,它就越低调,头会埋得更低。其实世间万物都一样,越是成熟饱满的越是低调,反而那些空有外表、内心空虚的却总是高高仰着头。这向日葵不就是朴实憨厚的农民的象征吗?

一路前行一路欣赏着,欣喜的心一路欢呼。进入了桃源,小溪的水又涨了,前几日的雨使得碧潭水又深了不少。溪水从潭前的石崖飞奔而下,溅起白色的水花抚摸着崖石的每一条缝隙,叮叮咚咚地落在碧潭里又溢了出去,顺着草丛里的河渠向远方流去。说来也是奇怪,小溪旁的杨树林都斜着身子往溪边凑,在溪水的上方形成了一个拱形,像是守护着这条溪与它缠绵。树下的草儿已不再疯长,泛出了微微的枯意,草丛里的蚂蚱跳得正欢,间或会跳到树下的蘑菇上,趴在伞尖瞪大了眼瞧着我们,也许我们是不速之客惊扰了它们。

与蚂蚱对视够了,便与友寻了一处平坦处在潭边小憩。脚下枯黄了的叶子踩上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极了碎裂的细瓷片,细微而清脆。耳听着潺潺的流水声,眼睛望着树上的叶子在空气里自由炫舞,时而轻盈,时而旋转,有的还翻起了跟头,煞是可爱。我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喜欢文字,就想把平常的生命赋予诗意。秋叶如蝶,我喜欢将叶子看成是蝶,总感觉它们像舞动的精灵,只有在困倦的时候,才会吻向大地,躺在妈妈宽厚的怀抱里。我明白,叶的离去,不是风的强求,也不是树的不挽留,它或许也曾留恋树的德厚,也向往过风的自由,但它终还是会扑向大地的怀抱,就如人生辗转流离,总归要归于尘土,人生拥有过曾经,岂不足矣?

稍事休息后,我们开始继续往山上爬。赭红色的沙石,少了泥泞多了滑溜。许多砂石碎块散落在山腰,一不小心踩上去,石块就会“骨碌碌”地滚到了下面。山腰里还有成堆的风化沙石碎粒,踩上去滑滑的。遇到陡处,我们手脚并用,汗水淋漓之际,我们终于站在了山顶上,似乎一伸手便能捕捉到白云的飘逸与柔软。登高极目,方知天地之大,置己苍茫才知道寸身之微。站在这里,摒弃了凡尘杂念,只是以自然的视角看着眼前的一草、一木、一庄,看着山坡上的人家和远处干活的农民,突然有了种窥视的感觉。

其实,最有趣的还要数农家小院。院落里,清晨的露水已从墙角的金针草上慢慢褪去,几只母鸡从高高的树杈上飞下来,在一只公鸡地追逐下,“咯咯”、“咯咯”得惊慌失措。女主人罩着一块红头巾,许是刚刚收拾完屋子,踱到院子里优雅地伸了个懒腰,又去厢房舀出了半瓢玉米撒在了地上,“咕咕”地叫唤,温柔地看着她的鸡仔们啄食。笆外,一株香水梨底下支撑了好几根粗壮的树杈,满树的香水梨朴实得如同身旁的山峦,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女人和她的鸡仔们沉默不语。

……

金秋时节,阳光暖暖,多彩的阳光铺就了我美丽的梦,旖旎了我悠悠的情怀。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成熟好像就是植物的标志。春天里播种,秋天里收获。秋天,虽然没有春天的明媚娇艳,也没有夏日的茂密浓郁,更没有冬日的银装素裹,但它却是成熟的标志。秋天是以秋林磅礴秋实厚重的景象深入人的心灵深处的。站在高处,俯视着秋意的山庄,远眺着连绵的远山,我仿佛就是在欣赏一幅色彩斑斓的写意画,让我沉醉不已......

我知道,流年里我们都无法挽留住什么。如果说人生也有四季的话,那么少年如春、青年如夏、老年如冬,而秋天就是中年的象征了。假如没有春天里的耕耘,夏天里的积累,那秋天又拿什么来收获?我不禁希望自己的生命,就如同这秋意漫过的山庄,没有太多的华而不实,没有太多的喧闹浮躁,只有一片安静纯净的秋色,只有生命的成熟与深沉。我希冀在飘香的墨迹里,流恋着我梦中的童话,穿过黄昏与晚霞,醉倒在这秋色漫野的山庄里……

癫痫病中医治疗的效果怎么样上海市到哪家看癫痫好男性癫痫怎么治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