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的阁楼生活(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励志文章

转眼间,自己在单位这间二楼的阁楼里生活快两年了。

刚来时,房间里没人居住,很是凌乱,倒是厨师老刘在里面套间住。为了我的到来,单位领导又忙着让人收拾了一下,粉刷了四壁,更换了门窗,安装了窗帘,真有点受宠若惊了。自搬来后,也渐渐地适应了新环境。这虽是二楼,却是南向的房子,整年看不到阳光投进屋里,庆幸北墙有个窗户,还有就是自己在老单位住的也是南屋,已经习惯了。“明窗净几是安居,淡饭粗茶有真味”,有一个暂时属于自己的安身之所,也是不错的。

说实话,这间房子比原来我寄宿的大多了,安放了一张双人床,一对单人沙发,一个衣柜和电视柜,还有点活动空间。由于没有网线,电视也不能看。后来,我嫌碍事把那台摆设电视弄到了老刘屋里,又去办公室抬了一张被淘汰的书桌,放到窗户下,于是,写字看书也有地方了。不像刚来时,自己趴在小茶几上练字,伸不开腿。闲暇时,我坐在书桌前看书,也练字,尽管没有其他现代化的生活电器,自己也很满意,有人说,内心越是丰盈,生活越是素简,多少有点道理。阳春三月,墙跟外的爬山虎日益旺盛起来,很快就占据了整面东墙和房顶,没多久,便顺着房檐垂了下来,透过门窗,就能看到绿色的枝蔓,“草色入帘青”,倒也有几分诗意和情趣。

去年四月,厨师老刘辞职走了,套间又换了新邻居年轻人小常,他平日里不在这住,只是中午歇会。可以说,大多时间只是我自己。有老刘的时候,我们也很少交流,他家武陟的,周五中午收拾好回去,一般周日晚上赶过来,提前来主要是怕周一早上耽搁事。虽说如此,也算半个室友了,知道我一个人在外不容易,也挺照顾我的。临走时,给他饯行,他竟喝得一塌糊涂,后来被我和同事抬上了阁楼。据说,他在单位干了四五年了,跟大家有感情了,真是性情中人。

晚上,我喜欢在办公室呆会,上上网,看看新闻,写点文字。临睡了回到阁楼,洗漱完毕,上床了再看会书,读到夜深人静,读到东方既白,单调的生活由于有了书而丰富了许多。每天早上锻炼后,我都会趴在桌前抄《心经》《兰亭序》,坚持了大概两年了,也算修身养性吧,美中不足的是写字并无长进,多少有点郁闷。半年后,厨师小常也走了,可能嫌工资低,不挣钱,毕竟他有两个孩子。紧接着,套间里的主人又换成了老苏,家是城西曹庄的,有十里地。也不在这住,有时中午也会去,离家近吧。老苏其实不老,好像不到五十,他不喜欢叫他老苏,可能长相有点成熟。老苏胖胖的,也壮实,一看就像个厨师,而老刘和小常他俩身上却看不出厨师的样子。哎,没想到,两年换了三个邻居,想来也是,我们都是过客,说不定哪天我也会悄然而去。

除了厨师,很少有人光顾我的阁楼,倒也清静。每逢周末,我会被窗外的鸟鸣吵醒,“纱窗燕语娇”,躺着听鸟鸣也是件幸福的事。阁楼南墙外有一棵槐树,高过了房顶。清明过后,槐花开的很繁盛,绿叶丛中像落了一层雪。槐花香味馥郁,那段时日整个院子都弥漫着醉人的香味,沁人心脾。有时,我会在屋外的平台上站会,由于地势不高,视线多为周围的建筑物阻挡,只是看看西边、北边的杨柳树稍和头上的天空。很怀念下雪的日子,四周一片洁白,屋里敞亮许多。

“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这就是我的小小阁楼,它容我休憩、安睡,容我学习、呆坐,容我沉思、遐想。在这不大的私人空间,我也从容地做回自己,忘掉了往日的不快和烦恼。有人说,人的一生有许多路,你只有走完必须走的路,才能过想过的生活。有的路,你必须一个人走,这不是孤独,而是选择。仔细想来,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拥有这个阁楼,我漂泊的心不再流浪。

2018.01.27

兴平市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女性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吗合肥常见的癫痫治疗方法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