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田野安放了一个女子的情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摘要: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感,一个迷失了自己的女子,一切重新开始的新起点,一个令人幸福的小故事。 一   每日的生活往返于家庭、单位之间,忙忙碌碌,却也乐乐呵呵。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又是多年一晃而过。女儿马上就大四了,以后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未来。不过,看着假期中每日里看书、练琴,忙得不亦乐乎的她,我的心中很知足。半途相逢的老公对我们娘俩都好,很真心地对待我们,我很满足。   随着夏末初秋将至,明天就是中元节了,我的心情又逐渐变得沉重,脑海里的一帧帧画面重演着过去的故事,而我却无法按下暂停键,更无法摆脱。走在路上,就会莫名的陷入过去的生活中。看见似曾熟悉的面孔便会以为是那个久久不见的老公回来了,惊喜地跑过去一拍那人的肩膀……可当那人一回过头,就拉回了被回忆蒙蔽双眼的我,空气中只留下尴尬的一声:“对不起,认错人了。”怀着满心失望,独自低头离去。这么多年过去了,害怕一个人走在街上,害怕碰到以前我们共同的朋友,害怕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   为什么,我还是会被一些并不熟悉却又有些似曾相识的陌生面孔,带入回忆的深渊?       二   我怀着满腹心事,一个人走在安静的村边小路上,小狗贝贝兴冲冲地跑在前面,偶尔还汪汪汪地叫两声,像是在提醒我:外面的世界多美好呀,你怎么会这么心神不定呢?   我像是突然从幻梦中惊醒,看着欢蹦乱跳的贝贝,不自觉就想起了曾经美好时光的模样——我们一家三口领着贝贝,在市区悠闲的逛着,打小酷爱音乐的女儿哼着歌儿,牵着小狗在前边带路……那眼前浮现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我收回漫天飘逸的思绪,微抬起头看向广阔的田野。今年的雨季来得很迟,春季下种时还满怀希望的村民们,已将农忙初始时的惨淡心情收拾好,在为来年的收获准备着。   抬头看看淡蓝色的、沉静的天空,再低头看看参差不齐、东倒西歪的庄稼,感觉老天爷真的太坑人了。回想起开春时节,村民们汗流浃背地锄草、播种,整片田野里满溢着他们坦然的笑声。这是希望的笑声,是对丰收的渴望,是对大自然赋予秋天的一派丰硕的向往和憧憬。   只是,天不遂人愿。初春少雨,地面缺水干涸,田地龟裂。正值禾苗催生的季节,却只能眼看着禾苗渐渐枯槁,玉米几乎没有出穗,豆子的豆荚瘪得像大病将至的老人,苟延残喘,奄奄一息,又舍不得离开大地母亲给予的温暖怀抱,努力坚持着,渴望能有一场畅快淋漓的及时雨,好一番痛饮,努力长大,以报答村民们的辛勤耕种。   终于,春季在干燥凉爽的和缓春风下稳稳度过。初夏的暖风不急不缓地来到田间,带来一两次不大的细雨,给久旱的庄稼微解了些干渴,只是对于秋季的收成而言,依旧没有太大的起色。因为苗儿都长得羸弱不堪,萎黄纤弱,出籽时节极度缺雨,此时初秋仰望收获的季节将至,看着庄稼地里骨瘦如柴、干瘪枯黄的玉米穗、谷穗和瘪小的豆子,耳边听到的只有村民们长久的喟叹声。   我们村与县城北边相接,这几年受国家大政策的影响,村子马上就要拆迁。村民们已经签订了拆迁合同,只等居民住宅区建好后,统一迁入新居。所以村子里难免会显得有些潇瑟和荒凉。许多在县城或者市区有居所的,已经怀揣鼓鼓囊囊的拆迁款离开村子,定居别处了。只有一些五六十岁的,朴实勤快的中老年人还留守家中,看着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耕地唉声叹气,荒废许久的田地里杂草丛生,跟周边几片田地里略显羸瘦的禾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领着贝贝走在村北弯弯曲曲的田间小道上,这些路因住户减少,无人收拾,变得坑坑洼洼的,只有村北边原来的大红土路在这一两年扶贫筑路的政策扶助下,用村里煤矿空置多年的煤矸石硬化后铺平整,一眼望去,笔直平坦。从村口一直通到了村西边的208国道。不论村民心态变化如何,这里的风景确是独好,一片安宁。       三   立秋刚过,我漫步在村西北边的笔直大道,看着两边田地里辛勤劳作的村民们在锄草、间苗,嬉笑着跟他们打着招呼。贝贝沿着田间小道径自跑向田野里去,闲暇无事的我也就跟着去到田间陇上,更加直接地领略田野上的一片大好风光。   这时,老公打来了电话,问我一大早起来去了哪儿,有好一会了也不知道回家。我告诉他我在田野里看乡村美景。他便说,等我一起吧。   等他的时间里,我无目的地溜达在田间,四处观赏这初秋景色的酷爽宜人。看远处碧蓝的天,蓝的似水欲滴;田野上大片大片青黄相接的画面,让久坐办公室的我耳目一新,偶有几棵老槐树扎根在居民先人的坟头上,枝繁叶茂,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干旱无雨的摧残。这时,贝贝向前猛然一窜,惊飞了树上的几只小鸟,“叽叽喳喳”的喧闹声,“扑棱棱”的振翅声,使得寂静的田野顿时热闹起来。   我急忙喊住欲追逐飞鸟的贝贝,让它安静一会,不可太过调皮。   偶然一瞥来时的路,看到老公急匆匆地朝田野里走来,那熟悉的身姿,厚实的身板,稳健的步伐……越来越近。只听那浑厚的男中音,先是对着小狗喊话:“贝贝,听话!”又一转脸,对着我说:“你呀!不要把贝贝跑丢了,要是丢了可咋办啊!”   我笑了。这就是我的现任老公,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人忠厚朴素,特实诚,许是受晚年丧妻之痛影响,他对我特别好,整日里能干的家务活全包了,平素绝不允许我插手。除了工作太累时会进家倒头就睡,连洗漱的力气也没有了。   说起我们的相识,也是段挺好的回忆。中年丧夫的我在度过八年的孤单生活后,经朋友的多番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我的悲惨遭遇感动了本就善良朴实的他。他的妻子是病逝的,他也有满腹苦水无处可诉。两个同病相怜的苦命人惺惺相惜,你情我愿,经过了半年的相处,终是走到了一起。   我笑着问他:“这么着急来干啥呢?你不知道这是我每天早起的习惯吗?”其实,自从女儿上大学以后,我就养成了早早起床遛狗的习惯。   他也笑了。原来,他跟村民闲聊中无意听说田野里有野生的荠荠菜,又听说我在田间,这才兴冲冲地跑来了。   我们领着贝贝,相携着走向田野深处,来到一片荠荠菜的集中地,心想着要多拔一些,好好款待我的宝贝女儿。脑子里想像着中午女儿吃野菜饺子的欢乐场景,不由地催促老公。在老公的指引下,向荠荠菜长得更密集的地方跑去。远远看见有很多年轻人在打闹嘻笑,欢声笑语传遍田野……   不知不觉已经落笔,抬头看看天色,已近黄昏。时间的洪流疾驰不息,裹挟着那些过去的时光渐行渐远。而如今的我,只想抓住当下身边的琐碎美好,过好平淡幸福的小日子。   西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黑龙江癫痫哪里治疗好呢沈阳癫痫病医院地址?荆门治癫痫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