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的母亲(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奇幻玄幻

说实话,人生已过不惑,我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从来没有写过一篇真正属于母亲的文字,虽然在以前的拙文中也常常会提到母亲,但那浅显,简单的可以用轻薄来形容,这应该算是大不敬或是不孝吧。

其实曾经无数次提笔,都只是停留在题目的水平,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却愣是挤不出几个字。不是因为母亲平凡,也不是母亲在自己心里的份量不重,只是自己笨拙的笔尖无法表达母亲的一生。

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执笔,为母亲!

在我心里,母亲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比较固执,性格暴躁的让小时候的我十分惧怕,骨子里却是那么懦弱。也就因为母亲的性格,父亲连同我们姊妹三人统统让着母亲。当然对于弟弟来说,在母亲那里是大开绿灯的。

母亲没读过什么书,充其量也只是能歪歪扭扭写下她自己的名字和那十个数字。我记得外公曾经说起过母亲,因为老师打了一次,从此再不进校门,当时候外公外婆也是好话说尽,软硬兼施,但终归母亲没有再去。用外公的话说,母亲就是头倔驴,只要自己有主意,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所以在我读书的问题上,母亲就是个不开窍、老顽固,这一点上她不如我的父亲,当时在家里父母的观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初中都是我竭力抗争才争取的机会,好在皇天不负,圆了我的梦。直到后来生活好了,母亲的思想才彻底改变,轮到弟妹的时候,已不在坚持自己的意见。直到现在和母亲谈起这个问题我都耿耿于怀,母亲却笑着说:“都是一个穷害得!”

母亲一生有两次婚姻,虽然坎坷,却也算是个幸福的女人。

听外婆说,母亲不到二十岁就嫁人了,嫁了一个木匠的男人,我的亲生父亲。这在当时农村,算是有手艺的人,夫妻感情也挺好,婚后一年我出生,婆婆嫌弃母亲生了女孩,所以始终和母亲水火不容,丈夫又是个懦弱的人,完全对他的母亲言听计从,所以婚后三年两人离异。

后来母亲带着我嫁给了一个敦厚老实的男人,我的养父,也是我真正的父亲。听母亲说外婆当时对父亲是百分百满意,认为只有父亲这样的人才能包容母亲,才能善待母亲。这在父母的人生当中确实得到了印证。

三个孩子的出生给了父母很大的压力,也是父母的希望和人生奋斗的动力。我和妹妹都出生在七十年代,当时条件十分艰苦,吃顿白面也十分稀罕,见个肉末星子都得等到过年,更不用说我们的穿戴。记得母亲常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所以母亲总是白天下地劳动,晚上煤油灯下拿着我们的衣服、袜子甚至是鞋子补补纳纳,补丁的颜色和裤子的颜色有时大相径庭。袜子就更不用说了,补丁还不止一层。只有等到过年,才能穿一身新衣服,所以也常常盼着过大年,特别是时间进了冬季,就更是掐指算着日子。母亲也是进入冬季就开始忙碌,一家子的鞋子、衣服都得准备。

在我心里,灯下做针线活的母亲是最美最温婉的。特别是母亲做鞋的样子,更是历历在目。一针一线纳着鞋底,拉过来穿过去,翻来覆去,跳跃的火焰照耀着母亲穿来引去的胳膊,照耀着母亲微躬的背和低沉的头,“哧哧”的顶针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响着,声音是那么美妙,那么有节奏。我不知道一只鞋底到底需要母亲穿来引去多少次?只记得母亲一做就是三更半夜,也从未喊过累叫过苦。有时候母亲怕灯光晃着我们姊妹,影响睡觉,她会用身子挡住灯光,给我们留个背影。那时候的我常常躲在被窝,偷偷看着母亲的背影,特别喜欢她这时的自然和平和,这时的母亲是那么有女人味。

一冬天母亲是要做十多双鞋子的,除了我们姊妹三人和父亲的棉鞋、过年的鞋子,还有外公外婆的。不过,唯独没有她自己的。

母亲也是穷人家孩子出身,所以从小养成了节俭的习惯。她的衣服也就只那么几件,有时候都换洗不过来,总是洗了干不透就又穿上,颜色都发了白,胳膊肘处也常常打着补丁,还一直舍不得扔掉。甚至连生活用品也一样,冬季的火桶破得糊了一层又一层的报纸都不扔掉,直到后来出了事,煤烟中毒,昏迷不醒住进了医院。看着病床上昏睡不醒的母亲,我真的又气又心疼。母亲痊愈出院的时候,我打趣母亲:“你看你这节约抠门多值,一下子差点没命,还搭了两千多住院费,不说我请假误工费。”母亲呵呵笑了两声,然后一脸凝重地说:“鬼门关上绕一圈回来了,这下可想通了。以后得好好活,该省的才省。”我当时听了母亲的感言,很是欣慰,总算母亲能看开,能过几天好日子。

直到后来一次回家,碰巧遇到母亲拖着一大捆干柴,我才明白母亲的想法只是当时刹那。到现在还依然舍不得用煤烧火,一年几乎大半年山上山下拾柴,还口口声声唠叨着:“用柴火比炭火快。出去拾柴还能顺便锻炼身体。”

母亲也是个特别孝顺的女人,只要外公外婆生病,母亲扔下我们一走就是大半月。外公外婆也不知怎么回事,总喜欢让母亲去伺候,特别是外公,还经常对母亲发脾气,这也不对,那也不好,母亲都默默忍受。说起来母亲也是姊妹四人,但都自称家里走不开,不能常住。我那时已经能看明白这些,常常撅着嘴巴在母亲面前埋怨:“凭啥她们都不管,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父母!”母亲总会笑着说:“自己尽自己的孝,你大了也一样,不需要计较那么多。”记得外公生前最后那段时光,病恹恹的,不吃不喝,大小便完全不能自理,母亲在床边伺候两个多月,直到外公去世出殡七日后才回家。那次的母亲,真的是变样了,人瘦得眼都瞪着,炕上躺了整整三天才爬起来。

对于儿女、母亲更是牵肠挂肚,总说多大在她面前都是孩子。有时候我们忙于自家,疏于关心母亲,母亲的电话隔三差五就会打来。其实我们姊妹三人都已为人父母,但母亲依然放心不下。父母这几年年岁大了,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苦日子把我们姊妹三人拉扯大,现在又把孙子拉扯大,真的没过一天消停日子。现在生活好了,我们姊妹都不希望父母再种地,可母亲坚决反对。一是担心给我们添加负担,二是想给我们吃到纯绿色无公害粮食。父母的执拗有时候表现得竟然和孩子差不多,也的确令我们束手无策。

母亲就是这样的人,一生都无法改变她那倔强的性格。勤劳简朴的生活习惯已经深深植于心、践于行。如果我今天的生活是节俭朴素的,如果我是一个宽厚和懂得感恩的人,我都得益于我的母亲,我唯有感谢!

成都专门治癫痫病的医院癫痫发作会对患者造成什么样的危害昆明治疗癫痫病哪里好哈尔滨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