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怎么说呢,害羞的人迟早要变勇敢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全集

(文/魔云兽)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一种自己不喜欢自己的状态。我敢说这是相当长的被严苛要求的少年时光的后遗症,因为那些可怕的记忆塑造了我的后来。

年幼的我还不懂得就某些事情与大人商量,或者说那时候,我就处在那种没商量的环境中。父辈们只会要求你做这做那,却从来都不会询问你的真实需求。天性中的软弱,遇到强势的父母,因此很小我就已经学会了用逃避来面对一切。

怕被批评就尽量不犯错,但这种不犯错并不是熟能生巧把犯错率降低了,而是根本就不去尝试。

就像一个朋友说的那样,小时候她不会用筷子,于是母亲就一遍遍强迫她注意姿势,因为母亲觉得女儿如果连筷子都不会握,这就是没教养。结果一顿饭的功夫,她快要被折磨的疯了,她忍着委屈的眼泪,只想着安安静静把米饭扒拉干净就算了,她用不去吃菜这种行为来逃避来自母亲的折磨。

而我几乎也经历过类似的来自家长的压力,这使得成年后自己很多行为模式都是逃避式的。见人会害羞,不敢与人对视,过分关注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一件事做成了还好,如果做得不好,总担心背后是不是被人说这说那,结果表现的格外爱惜羽毛。与此同时也极其敏感和自卑,总是对自己有很低的评价。

不敢在会议上发言,担心自己说错话会很蠢,就算没有说错,也会想自己的意见一定是独创的吗?万一不是独创的,那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不敢在公开场合表达自我,就更不敢在一群人面前唱歌了,总是觉得那些笑声是嘲笑,十分刺耳。于是整个人变得压抑,不敢自己拿主意,避开一切可能让自己感觉不适的各种事情。

群体活动总是自动边缘化,当旁观者,可是心里是很不舒服的,似乎人越多越孤单了。我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久。试图改变但没有契机。

这期间我发现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挺多的,他们普遍害羞且压抑。有的正常沟通毫无障碍,但是如果让他们当众念一个单词,他们就无法开口。有的是见了漂亮异性,竟然真的不会说话了,快30岁了紧张得脸红。通过观察这类人的状态,我自己的感觉是都太要脸了。

后来我就想要怎么克服呢?我的转机来自一次KTV的经历。那次是一个部门聚会,大家吃完饭就去了一个KTV,开了一个很大的包房。那个大包房非常大,所有人一起群魔乱舞,也不显局促。所以,甚至可以用空旷来形容。

我去的时候比较晚,到了包间,看到大家玩得正HIGH,心里也很高兴。当时,我就在想你们谁也不要和我说话,冲我笑笑,继续你们的玩闹就行了。我默默走进去蜗在旁边看你们唱就好了。

但是,我还没有想完,就被一个眼尖的同事看到了,他非要我唱一首歌。我赶紧拒绝,为了掩饰这种局促,我把移向啤酒瓶的手挪到了旁边的瓜子上。我能感受到如果喝酒,他们就会更加起劲,我必然会成为被关注的对象,但是如果我吃瓜子,似乎一切就变得更加让我容易接受,仿佛这样子更容易消失一样。

利用放包的空隙我和离我最近的一个同事闲聊了几句,当时心不在焉,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时间快点过,不要让其他同事注意到我就行了。结果正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让我感觉十分震惊的事情。

我们一个平时看上去绝对闷,甚至有一点肉的同事,拿起话筒唱了两句明显跑调的歌。这个场景被我看在眼里了,当时我感觉这一切特别滑稽,差点笑出声来。但是,这个平时闷闷的同事,在歌曲的节奏之中,竟突然跳起了舞蹈。这个舞严格意义上来看,仅仅是跟着节奏跳了几下,手也是胡乱舞动的。

可就在这个当儿,似乎气氛一下就变了,好几个原来在座位上的人都站了起来,加入到了这群魔乱舞之中。我本来整个人都拘着,但混乱之中被一只小手拉了一下,我不忍拒绝对方热情的笑容,于是也到了舞池中央和他们一样跳了起来。

从来没有学过舞蹈,自然跟不上其中几个人的动作,我只是原地蹦着,尽量和音乐节奏附和。那个闷闷的同学平时看不到我们活泼的一面,这回瞧见我居然也跳舞,自然是感觉特别滑稽和新奇,笑得也格外夸张。我当时明白自己一定是丑态毕露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跳的和僵尸没什么分别。

但是非常奇怪的是,当几个笨拙的人加入到这场狂欢之中,我突然觉得一阵放松,似乎有一种找到自我的感觉。从前拘着是习惯,这次KTV的乱跳一气,似乎打破了某些自我设置的禁忌。

随着音乐的推进,我在短时间内变得极其不要脸,不但开始乱跳,我还开始编舞,中学时候学的广播体操都加了进来。别的会跳舞的人,动作很好看,我就跟着学,因为毫无基础,东施效颦丑态百出,惹得哄堂大笑,当然我明白,这种笑不是恶意的,这就是单纯的快乐。

我累得满头大汗,但从来没有哪次像这次让我感觉如此开心。仿佛放下包袱以后,一切都更好了。那次KTV我破天荒自己去抢麦来唱!唱了十几首!在调上,不在调上的,都唱。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释放。

这次经历对我极有启发,打那以后,我再也不过度关注自我了。比以前敢说话了。开会的时候头脑风暴,再也不会担心自己蠢不蠢了,有话就说,错了就改,变得比以前坦然的多。唱歌的时候,哪怕唱快了,没跟上调,也不会紧张了。而几年前当我去KTV跟人唱韩磊的《等待》时,因为快了半拍,整首歌都不敢唱了,甚至因为这个还自责,觉得自己连首歌都唱不好。

一旦放下自己这个包袱,似乎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了。脸皮变厚了,但跟过去比,确实也通达大方了不少,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很难讲如果不是这样的一次“意外”,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坦然?对于因这样那样的经历,习惯性逃避的人来说,也许需要做点事情放松一下。不一定得是KTV,当众大胆讲一次话也行!也许就这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就可能完全改变你很多想法。

怎么说呢,害羞的人迟早要变勇敢。我只是希望你比我早一点。

成年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北京哪里专治癫痫病西安羊癫疯治疗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