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风恋】有种成长叫打工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随笔散文
破坏: 阅读:1707发表时间:2017-03-26 22:55:48
摘要:如今,每次路过工地,当看到那些年轻的打工者时,我都会驻足多看两眼:看他们尚且稚嫩的脸庞,看他们身上泥灰斑驳的衣裳,想象着他们内心的渴望和梦想,一如看到我当年打工时的模样!我感谢那段打工生涯,它让我学会坚强,学会忍耐;它让我第一次认识到,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它让我成长,并且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吗学会自信,可以挺起胸膛迎接女孩子的目光。

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十六岁。
   十六岁,该是人生的花季。那时我虽对“花季”没什么概念,但却知道我算是幸运的:初三毕业时,学习并不甚努力的我,竟然考上了高中。在那样一个时代,镇上的孩子十有八九上完初中就会去瓷窑上干活儿了。拿我们队里来说,全队百十户人家,但上过高中的人用屈指可数来形容都有些过,我一只手上指头的个数,都比全队上过高中的人多。所以说我是幸运的。
   说我幸运,是因为家中的哥哥、弟弟小学毕业后,便都已经辍学不上了。我家条件虽差,父母却依然希望我们都能好好上学。毕竟,在那样的年代,能改变农民命运的唯一机会便是考学。他们不上学了,父母便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好在我的上学之路还比较顺利,小学升了初中,初中毕业又考上了高中。于他们来说,家中虽是缺少了一个劳力,但却多了一份对未来的希望。于我来说,则又可以假上学的名义得三年逍遥,只需在教室里安心上课,而不用去下力干活。
   可毕竟我已经十六岁了,且那高中的学费又贵,于我们家来说也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暑假有四五十天的时间,父母便希望我能利用这假期去打些零工,以挣回自己开学要缴的学费。可我一直都在上学,什么也没做过,除了个儿高和身上有些力气,别无它技。哥便找到他之前曾一起干过活儿的小建筑包工头,介绍我去他那里当小工,每天五元。
   哥和他谈好后,便领我去见了那工头,并约好了第二天要去干活儿的地点,以及每天几点上班。哥说每天工钱五元时,我便在心里盘算,这一假期去除下雨等情况,应该可以挣到差不多两百元,学费肯定是够了,还能给家里挣回些钱来。想着这些,心里便有种莫名的兴奋,自己总算是能为家里做上点儿贡献了。
   回家后,我让母亲找一套破衣服当“作衣”,父亲也把他的自行车给我当了交通工具。我即将成为家庭中一名真正的劳动者。并告诉母亲每天几点走,让她早上提前做好饭,我好吃了去上工。
   第二天一早,母亲做好饭,给我盛好放桌上,边看我洗脸、吃饭,边各样的叮嘱,唯恐我这从未经过世面的孩子有什么弄不好。我嫌她唠叨,嘴里虽都是满不在乎,但骑车出门后,心里却也是百般忐忑:不知道这工头人到底怎么样,不知工地上的活儿自己会不会干,也不晓得自己能否受得了那份儿罪。
   一路上在心里头诸般设想,那路便觉得很不经骑,不多会儿,便到了南头二厂旁边的工地。说是工地,其实就是给一家人盖三间房子。一个工头,三个垒墙老师(会砌墙的大师傅,也就是常说的大工),三个工作的小工。工头负责与主人家沟通、技术指导、组织施工,老师只管砌墙、粉墙,小工则负责搬砖、和灰、运料等等一应杂事。小工钱最少,活儿却最累,老师休息的时候,你得把他们待会儿干活所需要的料全置齐备。所以,自始至终你都是忙碌的,可谁让你是小工呢?
   常言道:有智吃智,没智吃力!人家老师是凭技术吃饭,而我们这些并无技术,只会出力干活儿的小工,也就只能去干那些没有技术只用下力就行的苦累活儿了。况且,那些老师也并不是天生就会砌墙,他们也都是从小工干起,在工地上边干边学,慢慢才成为老师的。正所谓:不吃苦中苦,哪得人上人!
   我去的第一天,工地上的活儿什么都不懂,只能是被人家工头和老师训得团团转,自己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丢下桶就拎锹,放下锹就搬砖,搬完砖就拎灰。没干多久就累得腰酸背痛,可又没有你休息的空儿,你必须得保证所工作的老师,人家要啥你就得给人递到手里啥,不能耽误了人家手里的活儿。就连人家坐在架板上抽烟休息的空儿,你都得赶紧把一会儿他要用的灰提前给和好,不然他过会儿垒将起来,又是要砖又是要灰的,你哪能顾得过来。那砖你还得一块块用水洇湿,这样才能够保证垒好后粘得结实,根本就没有你再专门抽空和灰的时间。所以,你就常见了那老师一边在墙上吸烟或是喝茶,一边听他们说你的风凉话,说你干活儿没计划,净耽误他的事儿,吆喝你快点儿和灰搬砖之类。
   这样的劳动量,比我起初想象的要大得多,可又必须咬着牙坚持下来,为了自己开学的学费,也为了证明自己。相较起来,自己已经够幸福的了,哥不上学后,在工地上已经干好多年了。当我在教室里风刮不着,日头晒不着的时候,他不也像我现在一样在日头底下默默地工作着么。家里弟兄三人,只有我可以去学校读书,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眼下至多也就受一个来月的累,比起那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幸福来说,这点苦累也就不值一提了。
   好在这工作还有个好处,就是在谁家干活儿,这家主人就要管一顿中午饭,为的是节省时间。那时候给私人家盖房,除了个别有钱人图省事包工包料外,大多数还是按人工每天算工钱,约定好大工一天多少钱,小工多少钱,一天干几个小时,中午管顿饭,每天每人一包约定好的纸烟。这样,一天下来,我就可以为家里省出来一碗饭,还可以给父亲捎回去一盒烟。
   一天的时间总算熬完,下班时用和灰的水洗过手脸,换下作衣,便骑着车子往家回,身体的疲累自是不用说的。从小至大,我一直都在上学,这样的劳动强度的确是没有受过,而唯一支撑我的动力,则是知道今天挣下了五块钱。当然,这钱并不会当天发,而是我回家后写在本子上的“某月某日,在某某家干活一天!”好在我口袋里还装着一盒烟,回家拿给父亲,这便可以让他给家省出一盒买烟的钱来。
   回到家里,支好自行车,打水洗脸,母亲便已经把饭菜端上桌。我未去端碗,却将那烟从口袋里掏出来塞给父亲。父亲看看烟,抽出一支点上,脸上满是笑容。而我,则把他的笑容淹没在自己大口喝饭的“呼噜”声里。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边干边总结经验,虽然依旧是忙累,可至少不再老是手忙脚乱,不用每次被老师吆喝得团团转。手上磨出了老茧,腰上也有了力气,脸自然也就晒得黝黑,从一个文弱学生娃儿变得像个大人模样。每天就这样忙忙碌碌,我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早出晚归的打工生活,感觉学校生活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
   这家房子盖好后,我们又转到南头六矿后边的另一家去干。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顶着毒日头往房顶上灰。我们将盖房最后的弄房顶叫作“砸顶子”,而所谓的砸是指房顶盖好后,往上铺一层炉渣与石灰和成的灰,然后用木头做成的板槌排砸瓷实。这一层顶子通常要有十五公分左右厚,所以用灰量特别大。先是用粗炉渣灰砸顶子,再漫一层细炉渣灰罩上一层抹平整,最后还要再抹上一层水泥素浆压光,这样就能做到下雨不漏。但这砸顶子不论房顶多大,都必须是得一天全部砸完,不能隔天,以防中间有茬口而粘结不牢出现漏水。
   所以,砸顶子的前一天,所有的用料都得备齐,以保证第二天不耽误一点儿功夫。到砸顶子那天,所有人都要提早去,主家也得全力以赴保障。干活儿的人不论大、小工,全都得马不停蹄加班加点的干,房顶上留一两个人铺撒倒上来的灰,其余的人全部都在底下和灰及往房顶倒灰。因为房顶高,人从底下不能直接把灰用锹扔上房顶,用灰斗一斗斗往上吊又太慢,所以必须在房后搭一个二次倒运台。底下的人从地上把灰铲着撂到二层台上,二层台的人再把灰铲起来往房顶上撂。整个工地就成了流水线,两人专门和灰,两人往二层台上倒运,两人往房顶上铲,两人在房上铺,整个工作紧张而忙碌,容不得你有丝毫喘息的机会。虽每人只是穿个背心,在那毒日头下,用挥汗如雨来形容那是一点儿都不为过的。
   那天我是负责从底下往二层台上撂灰,因为我个子相对较高。我不记得自己用胳膊揩过多少次汗,那汗已经流得你揩之不及,所以后来索性也就不再管它,只任它肆意地流。流入眼里时,那汗里的盐分便蛰得眼难受,就闭了眼只管往上铲着扔。人便如了机器,只机械地重复铲、挥、撂的动作。那天我们一直干到晚上十点才弄完。我不知道那天是如何过来的,但我记住了挥汗如雨,记住了毒日头,记住了坚持不懈!直到现在,那所房子还在,每次回家时和妻从那里路过,我都会指给她看,告诉她:这是我们当年亲手盖起来的房子,那可是我的第一次打工经历,我用挥汗如雨挣回了高中第一学期的学费!
   记得有次放工回家,我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在院门儿外擦洗,有两个同班的女同学过来给我送信。那一刻,我竟惊得呆在那里,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我是个内向的人,几乎从不与女同学交往,也就没想到过有女同学会找到家里来,而且还是看到我光着膀子的模样。但人既走到了跟前,我便只得和人家打招呼,尴尬地告诉她们,自己刚从工地回来,所以才会光着膀子在这儿洗。也正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感觉到自己已经长大,不再是昔日腼腆内向的男孩子,而是一名地道的打工者,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真正开始变得不再内向和胆怯,可以站在那里,去面对昔日连说句话都会脸红的女同学,并坦然地挺起胸脯和亮出那肌肉隆起的黑亮臂膀。事后,我便想,这打工不仅让我学会了依靠自己的劳动挣钱,还让我变得有了男子汉的强壮。
   后来,等另一家房子盖好的时候,也快开学了,母亲便让我休息几天,准备去报到上学。我便去找那工头,结算我的工钱。可那个工头却说干的这几家工程都亏了,他折算了一下,每个小工只能拿到每天三块三毛钱,按我干的实际天数算,只能给我一百零六块钱。我不信,便让哥去找他要。可他就一口咬定只能分这么多,要就要,不要拉倒,不可能自己贴钱给我们。从那之后,我便下意识地认为,只要是包工头就都很黑心,他们都是剥削小工的坏人。
   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就只能认了那点儿钱,两天后,我去领了钱,拿回家交给母亲。母亲留下那一百,把六块给我,让我自己买点儿啥吃,算作暑假打工对自己的犒赏,但我只拿了一块钱。我清楚地记得,我用那一块钱去街上买了煮花生,那是我一直向往着的东西。从小到大,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煮花生,可我口袋里钱最多时候,也仅是母亲偷偷给我的一毛钱。每次,路过那些卖煮花生的摊点儿,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些花生,然后在内心里斗争好多次后,才将那一毛钱买成花生。而那一毛钱只能买一把花生,就是那一把花生,我都要装在口袋里吃好久。我太渴望美美地吃上一次了。于是,我用母亲给的一块钱,全都买了花生,来满足自己长久以来的心愿。
   开学去报到,书本费加学费一共八十元。平生第一次,我用自己打工挣的钱付了学费。那一刻,我的内心,有种深深的自豪感。
   如今,每次路过工地,当看到那些年轻的打工者时,我都会驻足多看两眼:看他们尚且稚嫩的脸庞,看他们身上泥灰斑驳的衣裳,想象着他们内心的渴望和梦想,一如看到我当年打工时的模样!
   我感谢那段打工生涯,它让我学会坚强,学会忍耐;它让我第一次认识到,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癫痫疾病会影响患者的寿命吗;它更让我成长,学会自信,可以挺起胸膛迎接女孩子的目光。
   这样打工的日子远去了,和我人生中其它许许多多的经历一起,串接起来,点缀在我的生命里,成为一段段独特的记忆,并终成了我一生的财富。
  

共 4234 字 1 页 首页1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