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文缘】萦绕千年的清泉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2238发表时间:2013-12-31 09:31:10 摘要:“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济南,这个宛若北国江南的城市,自古素有“泉城”的美誉,且历代名士辈出,文化底蕴极其深厚。尽管泰城与济南几乎已融为一体,但也不记得已有多少年没去寻古探幽了。在这个雾霾肆虐,寒冷干燥的季节,没来由地又捧起了李清照,才再次勾起了探访“泉城”的欲望。或许是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太渴望清照的温婉,“泉城”的滋润了。  武汉怎样医治癫痫病 是的,读李清照,无湖北癫痫医院那家好论怎样也无法忽略“泉城”济南。说李清照是济南的代名词一点也不为过。对于济南城来说,老舍还称不上代表人物,因为他只是客居,而李清照是真正的土生土长于此。   这个被雪遗忘的冬天,除非迫不得已,宁愿一整天蜷缩在家中。搬一把旧竹椅,泡一杯菊花茶,一首接一首地读着清照的词,静心地揣摩她当年的际遇和心境,隔了千年的时空与她的灵魂碰触。读到《点绛唇》,那个见了来客就“袜铲金钗溜”,却又“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古时少女的娇羞模样,便晃在了眼前。明丽可人,就连窗外的雾霾似也抵不住这股清新灵动之风了。   其实并不懂诗词,却从骨子里喜欢,尤其如清照这般浅显易懂,极其温婉又凄美的。当然这只是一个不懂诗词之人的感觉。但还是固执地认为清照的词确实不生涩,且还喜用白话,平淡清洌得如水。而凡此种种,就怕经心,一经心便荡开了涟漪,掀起了波澜,让人不由随着她的境遇而凭添了几丝淡淡的愁。这丝丝愁怀是那么的凄清悲凉,却又那么的动人心扉。   读这首《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这首词通篇几乎全是白话,读之毫不费力,哪怕于我这般的词“盲”。李清照写这首《武陵春》时已过半百,正度着十分凄淡的岁月,外面的世界兵荒马乱,夫君已和她天人永隔。“风住尘香花已尽”,已是鬓染微霜知天命的女人,所以“日晚倦梳头”,完全吐露了心底的那种悲凉。如此苍老憔悴,干涩无光的头发,在女人的心中及情感语言里,该是怎样的分量?发丝懒理之时,已是花事凋零之际,“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就算“春尚好,也拟泛舟”,然而“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担心舟船无法载动的愁情又该是深重到何种地步?恐怕比双溪的水还要深,比双溪的山还要重。   再读这首著名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首《声声慢》在我看来更是她从书面语言和日常口语里提炼而出,生动流畅,白描和铺叙的手法,构成浑然一体的境界,无有比拟。从开端“寻寻觅觅”可见她自清晨便无聊至极,若有所失,于是左顾右盼,期望寻到点什么来寄托无尽的空虚与寂寞。然“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因为一无所获,使得这种清冷的气氛愈加的强烈起来。“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清照饮酒,但借酒消愁,愁更愁。“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菊花残,满地黄,谁会再去欣赏折摘?“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心中千般苦闷,万种愁肠都随着这“怎一个愁字了得”戛然而止。是郑州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欲说还休,还是倾泻无遗?直刺心底,又给人无限悠长的意蕴。   凡读过李清照作品的,没人怀疑她的作品几乎是和愁字分不开的,从最初的情愁,至家散人亡的家愁,再至山河破碎的国愁。正是这纷杂的离愁别绪成就了她文学上“前无古人,后去来者”的辉煌。一介纤弱女子,一腔万古愁怀!   当然,李清照的作品也不乏欢快灵秀,荡气回肠之作。欢快灵秀如最早熟知的这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首同样不事雕琢,清新自然。读完之后,一个豪放洒脱,活泼开朗的女子形象便自荷花丛中荡漾开来,一幅绝美的自然景致便自她的笔下跃然眼前。   荡气回肠的多是在她留存不多的诗中,这首《夏日绝句》应是最具代表性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如此慷慨雄健、掷地有声的诗篇,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实”了。   李清照不愧为“千古第一才女”之称,而她的家乡济南也算与她相得益彰。她住在“趵突泉”边,如今那里还有她的故居,一间茅屋,一块石碑,周遭满是她的词。“趵突泉”喷涌勇千年不竭,她的诗词亦流淌千年不衰。历史上曾有的七十二名泉,使得城中大街小巷水网密布,恍如江南水乡。各路泉水汇集成河,一路奔涌到大明湖,湖中生着大片的荷花与芦苇。那个叫做“易安居士”的奇女子时常在藕花深处贪泛兰舟,“沉醉不知归路”。   在这个萧条的冬日,我独自“守着窗儿”,遥想千年前济南城的模样。称不上雄伟但也俊秀的山,“汩汩”作响的七十二泉,水草繁茂,荷叶田田的大明湖,红墙青瓦,亭台楼阁,美不胜收,妙不可言。而在这风光无限的山山水水间,总有一个温婉可人,却又满怀心事的曼妙身影不时闪现。不用细辨我也知道她是谁,她已与济南山山水水融为一体,任你躲也躲不掉。   济南的山水造就了李清照这样一位千古奇才女,而济南的山水也因了这位才女平白高了几丈,深了几尺。如今的济南可还保留着当初的样貌?可还鲜活着这位才女青葱的印记?可还生动着这位才女的浅吟低唱?济南,虽然与您仅一步之遥,然而一别竟数年,每每只能隔着一座厚重的大山,遥想您的风韵。   济南,您的泉水可还如故?就在这个冬天吧,济南,我来了。      共 22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