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冰心】色达印象(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随笔散文

一、路上的风景

今天要去色达了。早上七点半从观音桥镇出发。

从金川县的观音桥镇出发,这一路仍是在山中穿行。不同的是昨天从成都到金川,几乎全是在顺山沿江而行。

今天公路的两边全是连着山的草原牧场。可以说是从路两旁草原一直绿到山顶。草原上百花绽放,还有成群的牦牛与马儿在草场上啃食自养。草原上还有弯弯曲曲的窄窄河流,牛群与静静的河流和肥美草地组成的画面,美得令我怦然心动了。

路边的草地上,时不时的会有大片纯一色的花儿,或黄或紫红。像是把绿色草原装扮成了若干个不同的花园一样,漂亮得令人称奇。我想,那一定是人工而为之,为的就是让游人赏心悦目。

后来返程的时候,在翻越更高海拔的山顶时,也看到了山坡上有大片紫色的花儿,我就明白这是大自然的奇迹,种子随风飘落,就成片了。当然,也有人工播种的。比如大面积种植的荞麦和薰衣草以及油菜。

中途在色达县的一段公路旁停车观看猴子。这里是野生猴子的保护区,猴子成群,拖儿带女,很好玩。游客们纷纷停车,拿出食品喂它们。猴子还是怕人的,它们远远的躲着,小心翼翼的过来拿食物。一只始终背着小猴的母子,吸收我的目光。猴妈妈在争抢食物时,背上的幼猴紧紧的抱着妈妈,一次也没有掉下来。情境令我动容:母爱就是这样,不离不弃,讨食都要背着……

见此,心情大好。于是,在高原的蓝天白云下,在百花盛开的草原上,我快乐的舞动长裙,记录下这美好的时刻。只是,已经开始的高反症状和昨天的疲惫,使照片中的我面色已无光泽,色暗且苍白。但是,笑得依然欢快。

中午快十二点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海拔约四千米东嘎寺。我的高反全面开始。头痛眼睛痛,整个身体很紧,影响到了行动。虽然高反让我身体不适,但也没有太当回事,反而觉得很正常。

东嘎寺有着长长的黄色院墙,这是我喜欢的。藏区特有的这种暗紫红与金黄搭配的建筑都是我喜欢的。东嘎寺的紫色墙壁和金顶在蓝天白云下更显庄严。不过,这一路看下来让我觉得,我们看到的全是新建的寺院。其实不然,它们都有数百年的历史。是现在的政策好,得以很好的保护和维修,使其看上去和崭新的一样。东嘎寺就是如此。

今天是星期天,东嘎寺没有对外开放。我们只能在安静的寺院中转了一圈。看到白塔丛林上如同搭了白云做的花顶棚一样,云是那样的白、那样的多,又是那样的低,紧挨着白塔。当我们站在院墙外向里看时,只见白云堆满金色的房顶上,也开满了院墙内。这时候说寺院是住在云端里一点都不过。

也是从东嘎寺开始,我们沿途遇到的寺院,都是只观没进。

二、天葬

从东嘎寺下来,我们去了天葬台。我对这个地方没有兴趣,而且心里还有恐惧,更有抵触。

导游在车上讲着关于天葬的事,我内心希望她快快讲完。那年在西藏的神山,我就没有走近天葬台。也许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原因,我总认为太残忍了。

后来导游又说之前就因游客看了觉得惨不忍睹,现在过程不让游人看到,是用布围起来的。我们决定走过去远远的看一下。至于导游说,等秃鹫吃完后带大家走近看看。我当时就表明不看,谁看谁去。

结果看到山坡上一边是拥挤的人群(人山)、人的前方是满坡的秃鹫。头顶的天空上还有一次次盘旋的秃鹫群,山顶上还有成梯队等待的秃鹫阵营。人与秃鹫两者都是统一地伸着脖子,盯着围起来的地方……

这一幕,和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还令人不安。电视中没有如此大规模的“人山”围观。而一边是顺山坡站立的密集人群,一边是满山坡秃鹫的场景,让我想来就发怵。

庆幸仪式因堵车而迟迟没有开始。最终,我没有等到山坡上的秃鹫冲下来进入围布内就离开了。

三、红色色达我来啦

由于在天葬台那边等待的时间太长,使本来在白天参观色达佛学院的行程就在傍晚了。本来我要晚上再来看夜景的计划也就合二为一了。

位于色达县城东边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其实在来之前,我只知道那里有连片的红房子,以及到过的朋友都说其壮观无比。听的多了,就动心了。尤其去年,朋友圈好多到过色达的人,反复地转发政府整治色达佛学院的文章。有的说是要全面拆除清理,引来骂声一片。只有极少的文章亮明实事真相,说不是全拆而是安全治理。那些红房子全都是木质的。紧挨着搭建,没有防火安全通道,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这次清理就是有序规划,分片留出安全消防通道。

我看了图文后,完全赞同政府的决策。虽然我没有近距离看到那些红房子,但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木屋,想其一旦发生火灾,定会火烧连营,伤亡残重。如果那样,后果不堪设想,还定会在国际上引起敏感话题。

也是在那时萌发了想来色达看看的愿望。

那么,在八月五号的下午六点,我来到了两山夹道的色达佛学院所在地。虽然高反持续,但我兴致不减。我和同伴走到了队伍的最前头,用导游话说时:你俩太强了,一转眼就不见你们了。

同伴则说:“这点路对常年爬山的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事际情况是,对有高反的我还真的算什么了。我只是没有说出来我的身体很不舒服。我也不会说出来的。因为出发前就清楚会有高原反应的,“有备而来”还有什么好说呢。

刚走进山谷,看到两边山坡上的建筑群全是黄色墙壁的藏式大房子。心想,难道那些红房子真的拆完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些宽敞的大房子了?同伴说不是,红房子还在最里面的山坡上。

我推测这可能是民居或办公机构的房子。

经过一座很大的讲经堂,广播里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正在领着诵经。房里屋外到处是跟着诵经的红衣喇嘛和藏族老少,大家都是席地而坐。男子快速的诵经声,说的什么我一句听都不懂,可我很喜欢这个声音。他的诵经声在这个山谷中是那样的清脆,极具感染力。我想,那定是位灵魂纯洁的喇嘛。只是,我当时没有要走进道场里面的念头。也许是看到里里外外都是虔诚的红衣喇嘛和着藏袍的男女老少的,除以尊重,不能打扰吧。

但是,我还是静立于此片刻,倾听那如天籁之音的诵经声。

再往前走,过一座小桥。这时候看到前方海洋一样的红房子了。只见在蓝色的苍穹下,金色的阳光中,从谷底开始依山坡而密布的红色房子,仿佛沐浴在圣洁的佛光中一样,场面令人为之震撼!

也遇到很多红衣喇嘛,他们有男有女,相向而来,形态完全与我们不同。尤其当风儿掀起他们的长袍时,就如同走进了电影画面中。他们青春的面孔上,那双明亮的眼睛表明着他们的幸福快乐。

看着他们我也倍受感染,心生欢喜。只有在这里,我才不再纠结对宗教信仰者的种种理解与不理解。因此,我和任何一位修行者都没有交谈过。反而纠结,我们千里奔袭而来是为了什么。就是为看看风景吗?想到这里后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本是清修地方,现在却是满街游人,难道就为看那连片红房子带来的视觉震撼?

他们守着纯真,我们带来的也不全是世俗,的的确确还有敬仰。

往前走的路是上坡,这对于有高反的我来说是有些吃力了。路边有摩托车可以搭载上到山顶的坛城,费用70元。我想穿行在红房子间,贴身地感受一下。于是,我给同伴说:这里我不会再来第二次了,那就不留遗憾,爬上山顶,感觉会更好的。

从谷底的路旁开始,两边就是连片的红房子从谷底散开到山顶了。西边最多,东面还没有盖到山顶。我们选择了从西边上,这也是传统观景的首选。

也许是位置低的原因,仰望两边的红房子,那直通山顶宽阔的台阶栈道,把房子分割成了若干个区域,如同城市的街道一样。房子大小,街道太宽。视觉上确实有些不太协调。再者,我也是第一次看立体的“街道”。再加上我之前看过没有整理时的红房子相片,在俯拍的照片中,房顶如“晾晒”的巨形红瓦片一样,密密麻麻的布满山谷再铺满山坡。今天实地看了,觉得有些稀疏,且相对行列分明,完全是规划有序的建筑丛林。

可是,当我们爬上台阶,置身在这片红房子中时,感觉到这些疏导的栈道是多么的重要,也是多么的谐调。喇嘛们可以很快沿着门前窄的不能再窄的小道走到一旁的“大道”上,出行极其便利,消防安全得以保证。之前,他们要曲曲折折,见缝插针般的出行。一旦失火,有翅才飞。

由此可见,政府的决定是正确的。

我顶着头痛眼睛痛抬级而上,爬上半坡。再看那连片的红房子如同巨幅油画作品一样的美。其房前屋后均不见喇嘛们,房门更是关闭的。因此,红房子就是一幅艺术作品。

我身边的红房子,纵横看过去,全是关门闭户,好多房子都是挂锁的。除了从台阶上偶尔下去几位喇嘛外,我没有见到一位喇嘛进屋或出房门,更没有听到从屋中传出的人语声。因此,我不清楚这些红房中到底有没有人。或许今天是星期天,他们都下去集体诵经了。或者,他们是在红房子内闭关静修。

总之,在落日之前,佛学院的红房子给我的印象就是一处宏大的艺术作品,欣赏就好了。

傍晚七点半的时候,我们爬上山顶。顿足一看我就愣住了,上面竟然是辽阔平坦的土地,一条宽阔的农村乡间大道,不知从何处开始,也不知道通向哪里。远处还有小村庄。大路的旁边还有土地,种植的什么我已记不清了。黄昏的土路上,走着从田间收工的几位农妇。

看到这一幕,实在让我恍忽了。完全是爬上山坡,闯入另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竟然是在海拔4000米之上。下面山谷两面全是密密麻麻,统一的红木屋。山顶却是完完全全的世俗人间。这让本来就高反的我,一时半会蒙得转不过弯了。

我站在宽大的土路上,望着老乡向炊烟升起的地方走去。看到远方是群山连绵,白云成团,一时间竟然不知我要去何方了。我追上前,问她们坛城在哪里?她们齐声指给我说:你沿着大路一直走,就看到了坛城。

奇怪,她们也说着川音普通话。哦,我忘说了,她们的装扮都是汉族,这是我好奇的原因之一。

夕阳下,我和同伴一前一后走在大路上,那感觉如同赴约一场晚宴,却又来早了一样,心情放松又期待。

其实,我们就是在等待一场心灵与视觉的盛宴。

七点四十分我们到达坛城,这座在山下就看到的金顶建筑,走近了还是惊叹坛城的气势。

只见宝蓝色的苍穹下,洁白的云朵像哈达一样衬托在坛城的金色建筑旁,使得气势恢宏的坛城更加庄严神圣。广场上有很多游客,还有一条长长的队伍,我误当成是排队进坛城内参观的。同伴说是排队坐车下山的。我就好奇他们为什么不看夜景?也好奇游客为什么不进坛城?

至今我都不明白,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星期天,坛城不开放,还是根本就进不去。大家就是围着坛城转经桶筒呢?

坛城的山顶上风大且冷,我穿上了羽绒服。山顶四千多米的海拔,加重了我的高反,使身体显得更冷。但是,这一切都不算什么,我能克服。心情愉快的拍照,等待掌灯时分。这时候我没有嫌色达的白天太长。反而庆幸我们到来的时间正好。看到白天色达的江山一片红,还能看到美妙的夜色。为此,我就不理解那些排队等着下山的人,你们那么远跑来为什么不看完整的色达佛学院呢?相比之下,也就特别理解,在我们夜里九点半离开坛城时,还有多辆大车拉着游客上来。

我们在坛城的南边向东面看去,居高临下,整个佛学院尽收眼底,星罗棋布的红房子,密密麻麻的如复制一样布满山谷,鲜红一片,极其震撼!

东面的山坡上被金色的阳光染成了三色。最上面的山坡是黄绿色的,那是青草染了金色,泛起金辉。山上的佛塔金光灿烂,经幡五彩缤纷,充满吉祥。山坡上的红房子成了一半沐浴在金光中,红艳艳的发亮。下部分与我们站在这面山坡上,阳光照不到了,是一种日落黄昏的沉静。这一明一暗,如一抹佛光洒在那片红房子上,也预示着太阳快落山了。

正在这时,一朵巨大的莲花云朵开在了对面的山顶上,不偏不倚,正好在那片金光洒向红房子上方草坡的山顶上。这时候整个画面尤如在金色池塘里,绿色的荷上盛开了一朵圣洁的白莲花,真是太美妙了!

我激动地指给大家看,他们都是兴奋的说:真的是啊!太漂亮了!

这朵圣洁的白莲花,一直开到“池塘”“荷叶”全都躲进夜色中后,散开升到了青灰色的天空中,把傍晚的天空点缀成了花琉璃的穹顶一样漂亮。

夜色未晚,暮色中山谷里繁星般的灯光点亮了,整个佛学院的万家灯火,在华灯初上时分,分外迷人。那暖黄色的灯光,仿佛是银河飞落于此,与浩瀚的星空呼应,山谷里异常的神秘美妙!

我也惊叹,原来密密麻麻的房子里面基本都是有人住的,白天是那么的安静。由此可见,喇嘛们都在木屋内静修。

金碧辉煌的坛城在黑夜中更加耀眼。东面长廊的广场上,夜色中很多穿着藏袍的人,还在一遍遍地磕着长头。转经道上并没有灯光,很多游客和藏民在微弱的亮光下,虔诚的向我看不到的那一面转去,感觉他们是向那金光灿烂的金塔上面去。上面就是他们向往的圣地。整个坛城本来就像是从一层的转经道顶上建成的。黑夜中看上去,金碧辉煌的坛城像是在空中一样,更显圣洁,聚拢着朝圣者们。

我因为高反引起的眼睛痛和头痛,以及身体的不适而没有去转经筒。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虔诚地转着经筒向前走去,心里为之感动。真诚期待,在佛光下的他们,心愿成真!

至此,我的心愿也圆满了,心中充满喜乐。色达,我领略了你白天如沐佛光的一片红,也被你迷人的夜色所震撼,更是感受到了色达是佛国天堂,是修行者的圣地。此行圆满美好。

再见了,色达!祝福这片修行者的净土永在。

2018-8-5

江苏癫痫病可以彻底治好吗癫痫危害有哪些河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苯巴比妥用来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