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父母爱情 灵魂伴侣 (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父母是过个苦日子的人,他们那个年代的感情是最纯真的,也是最让人向往的。纵使在生活中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但是他们的感情一直都没有变。在外人看来,他们算得上是灵魂伴侣。

毕业快三年了,至今都没有找到那个她。一位身穿白色衣裙的江南女子,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那中柔情也许只从父母双方的言语里感受到过,那中柔情也许只从父母双方的眼眸里感受到过,那中柔情也许只从父母双方的背影里感受到过。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把父母间的爱情作为了今生的信仰。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从小,我就生活在一个快乐的家庭里。也许是因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因此一出生就富有一身书生气息。偶尔说起父母,我由衷地佩服。是他们让我懂得了爱情的真谛,是他们让我懂得了家庭的责任,是他们让我懂得了生活的价值。

其实,我原本是一个比较固执的人,只要自己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二十几年来,内心深处似乎有一种呼唤,也许只有那个她才能和我比翼双飞。不管未来的路途多么的艰辛,我一定也能够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寻觅到属于我们的那一份热度。

每次回家,尤其是听母亲谈起他们当初的那段感情,我立马会泪流满面。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心酸。父母最终能够走到一起,也许就是上天的眷恋。原本两个不在同一条平行线上的人,因为一些变故,最终走到了一起。

话说,母亲祖上原本是宦官之家。如果不是清王朝的灭亡,十年文革,外公仕途的败落,父母两人可以说是门不当户不对。在那个年底,比起现在这个社会,更加现实。穷小子和富家小姐走到一起,也许真的只能从小说里看到。其实,当初父母的结合还是遭受到了很多亲人的反对。但是外婆是个开明的人,也许当初她看到了我父亲身上某些优点,最终撮合了他们俩。

一开始,我母亲也是有些不同意,尤其是像她那种级别的美女,有这种想法也很正常。然而命运就是喜欢跟人开玩笑,加上母亲的年纪越来越大,那时外婆也急在心里。中间也相过几次亲,门槛虽然差点被人踏平,但是她都没有看上那些人,原因是他们不是“金饭碗”。其实,母亲从小就有一个少女怀春的梦,和现在的女孩一样,都想找个家庭条件好的、工作稳定些,相貌帅一点的男人,但是最终往往都难于实现。

容颜易失,青春不常在。年龄也许是很多女性的硬伤,母亲也逃不过岁月的流失。几经径周折,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我的父亲。尽管父亲身高可以,但是长相确实不是少女心中所想要的,加上更是出身于农民家庭,想想他们往后的生活,我们可想而知。

母亲一嫁到父亲家,前期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是好歹外婆那时还在世。尤其是看到女儿那一贫如洗的家,深深叹了一口气。因此经常会偷偷给母亲塞钱,帮母亲做一些家务,甚至自家过年的猪肉也要分些过去。但是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父母一结婚还背上了两千元的债务。后来,经过某些亲戚的口述,我才知道那是爷爷奶奶强要的,说什么分家后儿子媳妇必须打给他们一年的养老钱,但是后来两个叔叔结婚,他们从没有提起过那事,可想而知他们对我父母的苛刻。

父母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是非常不幸的,后来通过种种事件证明了。外婆死后,母亲除了父亲再也没有了依靠,从一位大小姐逐渐蜕变成了农村妇女。想想母亲其间所经历的心酸,那也是难于用文字可以形容的,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母亲从没有向命运低头。

尽管那时日子过得非常清贫,但是父母一点都没有委屈过我们兄弟俩。他们情愿自己多遭受点罪,也不想儿女跟着受苦。从那时后起,他们俩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尽力培养我们,让我们以后彼此都能够过上好日子。

爷爷奶奶对父母的苛刻,要说自己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我永远都会记得,他们曾经施加到父母身上的伤害。记得那是发生在九八年的事情,当初我们家正在盖新房子。由于弟弟吵着要洗澡,因此母亲一时半会儿走不开,司机把几千斤石灰卸到了原本说好的地方就走了,但是不到十分钟,爷爷就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我家里,说什么今晚必须把石灰弄走,不然他的水泥地面要坏掉。听完爷爷无理取闹的理由,父亲有些哀求,但是爷爷的目光里没有一丝怜惜。最终,父亲只能一包一包放在肩上,背回放到了自家门口。途中,来回不知反反复复走了多少次,背了多少包,我站在门口可是亲眼所见,即使当初父亲脸色非常的痛苦,但是他一点都没有叫出声。后来,父亲双臂上被石灰腐蚀的皮肤成了我们爷孙永远都走不出的隔阂。

奶奶曾经对我们兄弟的诅咒,往后成了我们兄弟俩头上的刺,即使不相信那些恶毒的话,但是我还是有些难于释怀。人们常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从奶奶快要死的那年,我才从她身上感受到了那一丝的慈爱。为此,我永远也记得她在世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上初中后,一个星期给我两块钱零用。可是她没有熬到我上初中,在那年暑假离开了我们。

现在回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不知为什么我对爷爷奶奶生不出一丝的恨意,也许是从小受了父母的熏陶,即使爷爷奶奶那样对我们,但是最终能够给奶奶送终的也唯独只有我们。毕竟血浓于水,亲情不会随着时间而被磨灭。父母给我们从小就立下了好的榜样,即使自己至今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高度,我也只能深表歉意,但是他们永远是我心里的一根常春藤。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知不觉快步入晚婚的年龄,说不着急,的确有些不现实,尤其是看到曾经的同学早已儿女成双,隐隐约约有些不是滋味。人生在世,不图大富大贵,只要能够找到一个对的人,生一双可爱的儿女,也许是今生最幸福的事。

看着父母日渐衰老的容颜,我由衷地自责。即使当初自己是出于无奈,从老家走了出来,渴望能够早日成才,尽快找到那个最适合自己的她。因为父母从小就告诉我,自己的高度,将来会决定你要找什么样的人。也许是太过于执念,甚至曲解了他们的意思,导致在外一混就是三年。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只回去过了一个年,感觉很对不起他们。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在想:自己跟父母比,简直是一败涂地。即使自己身上执念太深,也不能因为自私而忽略了他们的感受,如果不早点改变,醒悟过来,即使找到了那个对的人,也达不到父母的那种高度,更谈不上是灵魂伴侣。

经过内心的一段挣扎,我终于做出了回家的决定。也许,一开始我的方向就是错误的,灵魂伴侣不是特指某一个人,其实只要做到同甘共苦,不向命运低头,长情陪伴等等,那就足够了。

回到家后,我要跟上父母的脚步。找一个能够和我一起看夕阳的女人,紧跟在他们身后,向着某一个方向行走。若干年后,我们的故事一定可以成为最动人的一幕,也是夫妻之间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昆明有好的癫痫病医院吗哈尔滨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里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