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长安行之破冰篇(散文)

    2016年我很幸运加入“长安行—教师勇气更新公益活动”,这是该活动举办的第三届了,也是我第一次听说见到这种公益活动。七月十五日早五点半抵达西安,下午休整中,晚上参加李伟博士主持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婶娘(散文)

    婶,是关中农村对结过婚的长辈女人的称呼。文中的婶和我既不同门,也不同村。老人是我在乡下中学工作时同事的母亲,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老人,当自己的亲娘一样爱戴和感激的婶。我和婶有七...[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皇城遥听变天炮(散文)

    圣彼得堡堪称俄罗斯最洋气的都市,它的形体墩实厚重,颜色轻盈浪漫。地理位置上,它西濒波罗的海的芬兰湾,东有烟波浩渺的拉多加湖,老一点的中国人都熟悉的涅瓦河在城中央盘桓萦绕。沿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何止是相逢一笑(散文)

    一“你看,这张纸上记着没有参加聚会的名单,你是第一名,记在最前面!”说这话的人,脊背微驼,白发染霜,短短的胡须也白了,说话的时候,半边脸有些僵硬,吐词也不清晰。他一边说,一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与灵魂对话(散文)

    时间总像个古板无情的老怪物,前不见其首,后不见其尾,当你注意它时,它已经悄悄地从身边遛走了。于是我把希望嘱托给明天,对!--明天,明天似乎一切都会好起来。所有的伤痛与风雨早已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误入迷魂阵(散文)

    那年仲夏夜,我偶然梦到当年“大京九”通车时,采访途中经过山东景阳冈。凑巧的是,翌日清晨,便接到文友约我同游“水浒旅游线”。鉴于昨夜之梦,我本能说出,第一目的地,最好是山东阳谷...[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纠结的灵魂(散文)

    天气晴朗,虽然时值寒冬,但骄阳下的人们丝毫感觉不到寒冷。柔和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照进办公室里,飘飘洒洒的,斜铺在办公桌上,我慵懒地坐着,尽情享受着冬日的爱抚。时而在键盘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踏浪而行(散文)

    从没见过海,但无数次想象过他的样子,无数次想过亲近海,品尝海水的咸涩。真正踏浪而行,那一份惬意,无可言喻。看到落潮的深绿色的海水,一身的疲倦刹那被清凉涮尽,放眼远望,了悟了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杭州碎影(散文)

    《杭州之晨》23年没去杭州了,杭州显然不是旧模样。当再有机会去杭州时,内心还有丝丝激动,打点行装,突然忆起23年前的杭州之行。那是1986年盛夏出差到无锡,游完无锡的美景后,几个同伴决...[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遗落在二十二楼的心事(散文)_1

    一3月27日下午15点59分,江山和妹夫伟民,陪同肾切除手术后康复中的三妹江南,从峥嵘壮观的郑州东站,乘上太原至武汉的G631次高铁,以每小时三百公里的时速,回到漯河三妹的家。高铁真是神速...[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