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最美的微笑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敌人要来村里搜查的消息送来得有些晚,当她和乡亲们一起把大多数伤员都转移到了村后的山上,再回来转移刘团长等重伤员时,鬼子和伪军已经冲进了村里。   鬼子是有备而来的,并且有人带路。他们没有沿着平常那条道路从山神庙前走,而是从一条外人不太清楚的小路摸了进来。这就避开了为了阻挡他们而埋设的雷场,没伤一人没放一枪就冲进来了。忙乱中有人和鬼子在村中的通道上相遇,不是被当场打死,就是被抓了起来。   透过刘团长藏身的那个夹墙上小小的了望洞,可以看到敌人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一条大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呼哧呼哧”喘着,直朝着通道上拉,把那根牵引带都绷直了。   娟子的心就要跳出胸膛了,那条通道上以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前些天,两个卫生员图方便,曾将伤员所用过的沾着脓血的棉花和纱布埋在了那里,坑也填了起来。娟子是这支队伍的负责人,得知两人把伤员用过的废弃物埋得这么近后,批评了两人,还亲自将那些东西全挖了出来,填埋在离村子很远的河滩去了。   这不是她小题大作,以前已经出现过这种事了,那些带着血迹的东西被狼狗寻了出来,不光伤员遭了殃,还拖累了老百姓。   娟子紧张地看着外面,打算必要时先把那条狗除掉。要是让狼狗嗅出了那里曾埋过带血的物品,再顺迹找到刘团长和几个没有转移出去的重伤员,那就麻烦了。狼狗甚至还有可能找到村后的那座山上,一直寻到伤员临时藏身的那个山洞里,那洞只有一个入口,据说是当年一个财主挖来藏粮食防土匪的。   娟子观察了一阵,见鬼子和汉奸都在紧张地四下寻找着,赶紧将刘团长扶起来,朝外转移。刚出大门,就碰上了从山上返回的王大爷,娟子赶紧问他:“大爷,你咋又回来了呢?”   “闺女,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呀!再说,刘团长这么大的个子,你咋背得动呢!”   娟子的心头一热,感激地说:“大爷,这又得让你受累了。”   刘团长是典型的山东大汉,足有一米八五,一百六十多斤。让娟子这么瘦弱的南方姑娘来转移他,只能扶着他慢慢走了。   刘团长见王大爷要来背他,说道:“王大爷,我自己走吧。”   “根子,听我说,这可不是客套的时候。那些鬼子、汉奸眨个眼就过来!我们得赶紧藏起来才行。”   王大爷说着,不由分明说地将刘团长背了起来,刚朝村外走了几步,就看到几个鬼子朝着他们这边走来,两人赶紧在墙后躲了起来,娟子说道:“我们到二楞家去吧,先把刘团长藏在地窖里!”   王大爷想了想说:“行,就这样办吧。”   于是,赶紧拐上了一条小道,来到了二楞家。两人推开了二楞家的大门,走了进去。这是个不大的院落,有着几间草房,还有一个后院,用于养牲口放杂物等。一行三人来到了后面,走进那个牲口棚,在堆着草料的地方,有个秘密的入口,下去就是几个重伤员养伤的地方。地窖挖得很不错,下到里面就是一个通道。通道的尽头还拐了一道弯,就算是被敌人发现了,往下扔手雷,也无法直接就炸到里面的人。这是根据别的村的经验而设计的。   这里属于太行山的边沿地带,多山石,不能像平原地方那样挖户户相连的地道,只能将伤员分散开来隐蔽。好在离村不远就是山,只要到了山里,就安全得多了。   以前,城里的地下组织都能提前将鬼子进村的情报送出来,可这次却没有。等交通员浑身是血跑到时,敌人已经离村不到三里地了。交通员受了很重的伤,只说了一句:“出了叛徒……”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三人来到那个七、八个平米的地窖里。里面有低低的询问传来,娟子赶紧说道:“别急,是我。”   王大爷将灯点起,地窖里亮了起来,娟子这才看到,那三名重伤员都已经自己坐了起来,把手榴弹抓在了手里,一副随时要和鬼子拼命的模样。   “小张小秦大黄,都躺回去。你们三人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呢。”   “娟子医生,是什么情况?”大黄急切地问了一句。   “是呀,来了多少鬼子?”大王也问道,“咱们埋的雷怎么就没有响呢?”他的一条腿受了重伤,差一点就截肢了,是娟子给她力保下来的。村上的雷场也是把他抬着在村子里走了半天,在他的指导下设立的。可是这回却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可叫他挺闹心的。   “是出了叛徒,带着鬼子从我们走的小道摸进来的……不过你放心,迟早让那些鬼子死在那个雷场上!现在,你们都躺回去。”   刘团长也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你们都听娟子的……”   三人都顺从地躺了下去。娟子说道:“都给我老实呆着,等我回来,咱们好向村外转移。”又对王大爷说:“王大爷,你帮我看着点,我去那夹墙里看一下。”   王大爷说:“闺女,鬼子正在那外面折腾呢,你这会儿去危险呀。”   “不怕,大爷,我得要把那儿整理一下,你放心,很快就会回来的。”   她抓起临来大王村时,特地申请来的那支马枪,悄悄走了出去。      二   来大王村的时候是个月黑天,伤员们都是悄悄抬进来的。大王村是抗日的堡垒村,这里的群众觉悟都很高,都知道这些伤员是为了打鬼子和汉奸受伤的,既然上级领导信任咱,把伤员放在大王村养伤,怎么着也得把伤员保护好。   由于这次来养伤的同志较多,部队留下了三名医护人员,除了娟子这个医生外,还有两个卫生员。娟子叫陈逸娟,平时里大家都称她为娟子,她自己也喜欢这带着浓郁北方色彩的名字。感觉这种称呼很亲切。   她是从上海一家医科大学毕业的,读书时就加入了共产党,参加了上海的地下组织,曾经还是地下除奸队的成员。别看她个子不高,与北方的姑娘相比,就跟个小丫头似的,但她枪法准,身手敏捷,对敌斗争意志坚决,是一但经验丰富的地下工作者。因前方缺少医务人员,才被组织调到了这里。在上一次的反扫荡战役中,她所在的八路军某部,在运动中寻找战机,终于抓住了机会,全歼了日军一个大队,外带伪军的一个保安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胜利,但自身的伤亡也很重。   在敌人的重兵到来前,部队进行了转移,把三十多名伤员安置在了抗日堡垒村里,同时还留下了三名警卫战士,保护伤员的安全。这会儿,那三名警卫战士被娟子安排在了山上,负责伤员和老百姓的安全,而她自己则返了回来,她得要见机行事,保护好这四名重伤员的安全。   说起这四名重伤员,都是大有来头的,刘团长大名刘道根,八路军独立二团的团长。他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立过多次战功,在这个地区,一提到刘道根,群众无不竖大拇指的,而那些敌人,则对他怕得要死,日本驻军宪兵队曾经悬赏五百大洋买他的人头。   小张大名张大柱,是神炮手,把那小钢炮玩得得心应手,右手伸出,眯缝着眼,对着大拇指看去,再把炮身一调,那炮弹就“嗖”地冲了出去,被他的炮瞄上,不死也得落下个四肢不全。   小秦是地雷大王,延时雷的发明者,他的这项发明,破解了鬼子将老百姓押在前面蹚雷的卑鄙行径,让地雷长上了眼睛,专炸鬼子和汉奸。   而大黄,则是师里侦察英雄。他多次深入虎穴侦察敌情,这次战役的胜利和他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情报密不可分。   娟子悄悄地返回到王大爷家的那道夹壁墙里,朝着外面看去,见狼狗正在那条通道上来回嗅着,每来到那个曾经埋过废弃物的地方,就显得有些异常。但毕竟把东西转移走了,狼狗也不能完全断定,就在那儿犹豫着。   一个鬼子的指挥官走了过来,问牵引狗的那个小个子日本兵,催促他快一点。   娟子是懂日语的,知道他是在埋怨那小兵。便在心里骂道:“你埋怨他有个啥用,不行你自己趴下去闻去呀!”   娟子的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来,她不想再等了,将枪从了望孔中伸了出去,瞄准了那条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的狼狗,一声清脆的枪响,狼狗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外面的鬼子和汉奸都吓坏了,四下张望着,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那一枪就是从这堵墙后面发射出来的,都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三   娟子却早就离开了那里,她来到了外面,正撞见两个日本兵从一户老百姓家里走了出来,一个鬼子肩头的枪刺上挂着刚抓来的鸡鸭,另一个鬼子手里拉着一只羊。一个穿着黑粗布衣衫的老奶奶在后面赶着,看模样是想把被抢走的东西要回来,却被牵羊的那个鬼子一脚给踹倒在地上。   娟子隐身在一堵断墙的后面,推弹上膛,没等那鬼子有进一步的行动,“叭”的一响,那个牵羊的鬼子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下去,另一个鬼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复仇的子弹就射入了他的胸膛。羊咩咩叫着,趁机跑了。娟子冲上前去,把老大娘扶起,对她说:“大娘,你就跟着我走吧。那些鬼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呢!”   大娘认出了娟子,点了点头。娟子从容地将两只步枪抓在了手里,把刺刀上挑着的鸡鸭全都放了,从两个死鬼子的身上,把那些子弹搜了出来。几颗香瓜手雷也被她拿过来了。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她就全笑纳了,连收条都不会给鬼子打的。   远处传来了鬼子跑动的声音,还伴随着虚张声势的枪声。娟子领着大娘来到了二楞家的地窖里,王大爷和伤员们正焦急等待着她的归来。   见她从地道的拐角处露出了身来,刘团长忙问她道:“娟子,那枪是你打的吧?一听就是那小马枪的声音。怎么了,暴露了?”   娟子说:“我把那个畜牲给报销了,要不然,它会顺着气味找来的。顺带打死了两个鬼子。”   王大爷见她带了个老人进来,定神一看,才是自己的嫂子,忙将她扶到根凳子上坐下来,问道:“老嫂子,你咋还没有跑出去呢?”   “上了岁数,腿脚不灵便了,就没跑了……”   “大娘的羊被鬼子拉走了,赶着要追回来。”娟子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对王大爷说。   “天,老嫂子,你的胆子也忒大了,那鬼子是些啥玩艺儿?根本就不是人!你就跟我们在一块吧,哪儿也别去了。”   “那羊正下着奶呢,让鬼子抢了去,伤员们就没有喝的了!”大娘说道。   娟子这才知道,用来给重伤员增添营养的羊奶正是大娘家的羊挤的。几个重伤员都喝过那羊的奶,这会方才知道,养羊的人就是这位慈祥的大娘,眼角都有些发潮,大黄说:“大娘,你放心,等俺好起来,一准给你老买几只羊来!”   娟子缴获的三八大盖很长,加上刺刀也上着,就更长了,在这狭小的地窖里顺不过来,就把刺刀给取了下来,这才将枪立在了地窖的墙壁上。   刘团长夸奖道:“好,有了这武器,咱们也能抵挡一阵子了。”   王大爷说道:“娟子丫头,你的胆也真够大的,换着村里的丫头早就吓得走不了路了。”   “大爷,她呀,老革命了,在上海当了好几年的地下党呢!”刘团长自豪地对王大爷说。   “哟,原来是这样呀。”   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娟子赶紧拿起自己的那只小马枪,走到地窖的入口处,蹬上那个梯子,将朝上翻的盖子支起了一点来。透过那些柴草杂物,她看到一帮人正朝这边走来。领头那人虽然戴着一顶鬼子的军帽,但一眼就看得出是个二鬼子。娟子感到那人有些眼熟。她仔细打量着,等他的脸转到这个方向时,娟子的心猛地跳了起来。原来,那人是区里的协理员张绍和,当时伤员到这里,就是他带着来的。叛徒竟然是他!是的,他是知道这里,当时抬伤员进来的时候,他还特地叮嘱过二楞,要好好保护伤员的安全,可这会儿,他却直接带着鬼子来了。   张绍和带着十多个鬼子来到牲口棚里,对一个翻译模样的人说:“洞口就在下面。”   娟子这才看到了他的脸上有几道新鲜的伤痕,看来,他是没有抗过鬼子的刑罚叛变了,一叛变就带着敌人来到这里,这家伙也太可恶了。   娟子想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又怕连累了伤员。只能暂时走了不来,她看了大家一眼,问王大爷道:“大爷,这地窖还有出口么?”   小张说道:“前些天,二楞哥一直在那边挖呢,但鬼子来得太急,估计是还没有通。”   “那二楞子他人呢?”王大爷着急地问,“难道他把这些重伤员丢在这里一人跑了?要真是这样,看我怎么收拾他!”王大爷是大王村党支部的书记,而这家的房东二楞子是党员。   “王大爷,这你就错怪他的,一听到说鬼子要来的消息,他就背着小号兵走了,他最小,伤得又那么重,好不容易才从死神手里抢了条命下来,怎么着也得要他先走呀!”神炮手小张动情地说。   “哦,这还差不多。”王大爷嘀咕了一句。   他和娟子走到地窖的一个角落,果然看到一个正在挖的洞,朝里走了几步就到头了,伸手一推,感觉是块石头,原来是挖到石头上,的确没有挖通。   癫痫病的预防和护理都有哪些呢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看得好武汉看羊癫疯的专科医院武汉中药治癫痫的特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