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青春夜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抒情散文
破坏: 阅读:1085发表时间:2015-11-06 20:52:45
摘要:就让我的心,在沸腾的铁水里升华,在寒冰融化的水里淬火吧。我不奢望自己能在艰难困苦中玉汝于成,担当天降之大任,可我即使站在孤寂里,一度倾倒在离殇中,只要不把理想一脚踩死,只要不被现实夺去生命,搏动的青春终将捧起属于自己属于这个世界的一掬温暖,一枚果实!

天再晴朗也是离冬天只有一步之遥的深秋了。夕阳牵手黄昏荡向夜晚的航渡越来越短了,一不留神那铺天盖地的黑色素就吞噬了这航渡。老天摸索着摆出一些星星作棋子,楚河汉界一点也不分明,星们眨着青春的眼皮,却像弈林长者一般毫无限制地长考起来。星罗棋布老半天下不了一子,让我观战的眼睛实在太乏味太生涩,只好顺下来看地上五颜六色的人工星群。
   那是霓虹灯的河流,无须哨兵无须好八连守护的霓虹灯,逶迤婉约自成一条彩色的河流。亮丽着,妖娆着,奔跑着,旋转着,把城市点缀得比白昼还要旖旎。无论是从照明的角度,还是从审美的层面,霓虹灯总是骄傲地亮出不夜城的名片,凛然拒星星数万光年之外,近距离地贴着城市和不计其数的眼睛。
   随一群少男少女走进霓虹里,里面是迷离幽暗的灯影,如幻影般纠结着拥抱着高分贝的打击乐爵士乐,摇滚歌手沙沙的嗓音在吼,摩登男女激情的舞步在切,切割着震耳欲聋的声浪,也切割着一霎一霎明明暗暗撩拨青春的灯影。
   吧台一隅,一个烟头落落寡欢明明灭灭在闪烁。一只年轻的手托着布满铁青胡茬的下巴,微锁的浓眉下一双大眼睛茫然无神地定格着前边一视点上如走马灯旋转、置换的歌者、舞者。
   我认出了他——一老友的儿子。
   谁也没注意到他,他更不会打量一下人群中的某一个谁。叼在嘴角的一支烟,燃着的是一缕孤寂,另一只手,端着的是一杯殇醉。胸前吧台上一长溜啤酒罐,在他失神的目光里迷迷糊糊站成了两长溜。一连拿起好几只,摇摇,都是空的。“拿酒来——”,没有回应;一摊手,几个空罐儿滚动起舞。我一步抢上前,双手搂住了这几个“空灵舞者”,顺势扫进他身边垃圾桶。
   幽幽灯影在他脸上掠过一片蓝光,鬼火似闪过之后紧接而来的一抹血红,借着这抹红,我分明看见他眼白几乎成眼红,红眼的他不由分说抢走了我手中的一杯茶。猛地灌下一口,立马喷了出来,吧台上下连带我的衣襟弄得一片狼藉。只听他高叫一声“好烫的酒!兑些凉白干来。”
   再喝下几口兑了凉白开的茶北京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他终于弄清楚了酒与茶的区别,目光恢复了固有的清韵,居然以茶代酒,同我干了一杯又一杯。见他没事了,我欲离去,他却扯住了我的衣袖:“等等,我和你一道。”
   很快,我们从霓虹里钻出,顺势扫描了一下千百只妖娆眼睛汇聚成的霓虹河流。他默无声地跟着我走,只是走,走……我也不知怎么一来走到了僻静的江堤,沿着坚固的水泥护坡走到了河边癫痫病的诊断要检查几项呢。这一河段侥幸逃过了霓虹的亮丽轰炸,披上纯天然夜色的河水静静地流,偶见几点执拗的小小渔火在河心快活地眨着眼;而近水,沉浸着一把乳黄色镰刀,还有几粒小小夜明珠,不时有微微涟漪给扯出些许重影。
   “老叔,真有你的,这次第,怎一个‘幽’字了得!你都让我看到娥眉月领衔一爿星空投入水中了。你都这样青春焕发了,我可不能再这样沉郁不语了,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从小就特崇拜你舞文弄墨的安顺好的癫痫医院去哪找潇洒。这样吧,你陪我一小会儿,我给你一个素材,听我吟一段似诗非诗的文字吧。我不是即兴而吟,是昨晚伏案一气呵成的。只是刚刚多喝了几罐,把那个心劲儿给弄爪哇国了,亏你这几杯好茶,又追索回来了。”
   我除了吟听,就是速记。速记功夫并不到家,难免挂一漏万,可还是略加穿凿,把他的青春夜语整理如下吧——
   喷一口烟雾,穿越梦里的理想;品一味香茗,细数曾经的脚印,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理想越来越小,脚印越来越大,热血越来越浅,冻土越来越深……终于有一天,发现理想竟然穿不上脚后跟。在这个迷失阡陌的世俗中,着一身华服,却总感到遍身褴褛。吃一桌满汉全席,舌尖只有蜡滋味。在网络传奇里斗得昏天黑地,不知疲倦;出门一见日货,却全无斗志。从小最鄙视垮掉的一代,而今自己何尝不是垮掉的一员!
   我虽不是富二代,也有一份不菲的稳定收入,可我总觉得自己囊空如洗,心灵的囊袋瘪瘪的,精神的库房空空的。我武汉治疗小儿癫痫到什么医院只能在拮据中放牧没有羊毛的羊,没有梦境的梦!在时间的长河里,理想是那么虚无缥缈,甚至还不如浮云能摄入镜头,现实却是赤裸着一条条嶙峋肋骨,敲打着当年的热血雄心。麻木的灵魂在空旷的寒夜游弋,未老先衰地蹒跚乱撞,不经意间撞得支离破碎。
   我多次敲打自己的头,绝不容灵魂就这样麻木这样老去。我找不到目标,就这样把漫无目标当成目标,寻觅着、漂移着、行进着……但里程碑一次又一次告诉我:前方的道路太凄迷,走过的道路无厘头。心路历程,只记录渺小如蚁的我爬行的浅浅痕迹。可我始终相信,只要在走,总要留下痕迹,只要留下痕迹,再糟糕的人生也是无悔的人生。
   就让我的心,在沸腾的铁水里升华,在寒冰融化的水里淬火吧。我不奢望自己能在艰难困苦中玉汝于成,担当天降之大任,可我即使站在孤寂里,一度倾倒在离殇中,只要不把理想一脚踩死,只要不被现实夺去生命,搏动的青春终将捧起属于自己属于这个世界的一掬温暖,一枚果实!
  

共 189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