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山村人(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不知何时,我已与山村脱节,即使那一遍遍的乡音不停的召唤,也摇动不了我那不停前进的步伐。离别山村时,我看着母亲不停挥舞的手,望着山村的背影,转了个身,越走越远。坐上远去的列车,看着渐渐变小的山村,慢慢消失在视线内,我忽然间发现,我的脚步上写不下留恋,甚至那些粘在鞋子上的泥巴,只会慢慢脱落,直到最后,所有的一切都留在山村,我什么都没带走。

山村,不仅是一个名字,而是与我今生捆绑的枷锁,我曾经试着要摆脱,可是我却发现,越挣扎,束缚地越紧。索性,最终我放弃了挣扎。放弃了,不打紧,结果放弃之后,它几乎就要淡出了我的世界。我还不得不拐回头寻找,在照片上翻找,在乡音中寻找,在儿时玩伴的记忆里寻找……我开始恳求那些记忆能够掉在我的眼前,让我紧紧拥抱。可是,我错了,记忆也会悄悄溜走。当我卸下都市压在肩上的背包,回到山村时,回忆立马扑在我的脸上,在我那锈迹斑斑的心海里,找到了最初的光阴。

山村的姑娘山村的娃,山村的一切顶呱呱。我不知道唱过多少山歌,才成了如今这个模样。只是,如今的我,把歌词遗忘在了山间,任凭它腐烂在田野,再也捡不起来。

我喜欢大山,我喜欢自由的大山。大山是一种情怀,一种父亲的情怀,历经着四季变迁,且,包罗万象。儿时,我经常跑到山上,与大山紧紧相拥。山上有各种各样的树木,中间夹杂着核桃树、山楂树、桃树、杏树、桑树……我记下了每一棵果树的位置,直到今天,我还能找到那些果树。只是,如今,我只会轻轻地走到果树下,摘一两颗山果,放在嘴里,慢慢咀嚼,慢慢回忆童年。不再像以前那样,贪婪的霸占着所有,一个人独享。

我们的村庄,就在山脚下,青青的草围绕着山村,中间一条深深沟壑。儿时的我们,山沟边一坐,就开始唱起了歌,不管对面的是谁。

对于我们山村人来说,儿时最好玩的莫过于山里的回音,那时候单纯的以为山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我曾站在山口大声的呼唤,呼唤山里的那位陌生朋友。我猜想,山里的朋友一定是躲在黄家山背后,或者是扭嘴山后、鏊子山、半坡山、后山背后……冥冥之中注定山里有人,可是却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后来,我才明白,山里的那个我已经在课堂上明白了这个理。我在寻觅的,其实是我自己躲藏在山里的声音。那个声音一直在勾引着我,引诱着我走向大山深处,那里住着一群可爱的孩子,每天都会跑到山那边,朝我们呼喊。

山村的孩子喜欢大山,因为山里住着我们所有人的童年、童贞、欢悦。对于山里人而言,山里的野果,山里的野味,山里的深处,到处都是美。山上最多的树就是洋槐树,每当春夏之交时,雪白的洋槐花就挂满枝头。我们家乡的山上种的都是洋槐树,虽然不多吧!够全镇的人全都去采摘,即使是,它好像就不会显少,一直都是那么多,垂挂在枝头。

小时候,我们举办过爬树比赛,看看谁爬的树最粗最大,并且爬的最高。只要是举办这样的比赛,第一名毫无疑问的就会落到我的手里。我找的树是全村最粗大的桐树,笔直入云,我呢?直接就蹭蹭蹭蹭地爬到了树顶。然后我就站在树顶,向所有的小伙伴们兴奋的打招呼,并宣布我是第一。

我站在树顶,眺望着远方。我记得那棵树巨大无比,我站在树顶,就望到山那边的景色。我看到一座繁华的城市,在霓虹灯下闪烁着光芒,并且路上还飞驰着各种各样的小汽车。我看着远方,发现那一切都酷极了,犹如人间天堂一样。我看着山村,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苍老、渺小,那一刻,我就在心中暗自下决定,要到大城市里去。

我坐在树顶树叉处,望着远方,痴痴入醉。那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美好的,我必须要去享用它。那天傍晚,我就坐在树顶,麻雀落在了我的身旁与我作伴,母亲的呼唤我也真的听不见,我只知道,夕阳拉伸了我的身躯,把我的身体带到了大城市里。

从那以后,我开始奋力学习,渴望走进大城市。如我所想,如我所愿,一路平平坦坦走到我所期待已久的大城市。我喜欢那座城,就像青春期对异性的爱慕,克制不住的喜欢。走到城市时,我便开始学着融入城市中,最终我却发现,我与大城市格格不入。

大城市紧挨着大山,中间有条河流,高楼大厦建在河道两边。我走在河边,看着那当初让我沉醉的霓虹,再看看如今的大山。记忆里早已翻章了的旧时光却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听见了山村的呼唤。

在城市里,我拼命地摆脱与山村有关的一切,努力不去想,不去回忆山村。可是我发现大城市里容不下我,不容我放肆。最终经历磕磕绊绊,无尽蹉跎,我才会再次沉沦在黑夜,走在河边,望着大山,怀念那个山村。

行走在大城市里,坚硬的柏油路上扎不下根,我这棵有根的小草,在大都市里找不到一片土壤,供我歇息。我开始怀念,怀念山村,然后走回到山村去,去寻找那棵让我爬地足够高的树。

再次回到山村,却发现旧时山村变了模样。大山变得到处都是窟窿,盖起了一间间工厂。大山沉默了,沉默不语了,它带着所有人的记忆,如今只是晒着太阳,什么话也不说。

山村的大树也不见了,不知道变成了谁家的房梁,只剩下一个干枯的木桩。山村的变化,甚至让我不敢用正眼去看去看。我在山村角落里游走着,把那些飘零在风中记忆捡起,拼凑成我整个童年。

我在山村里寻觅着,在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里,看到一株小草生长在那里。看着它,却发现,我们都一样。我们的根在山区,被土地牵引着,我们走不出土地,更走不出这个山村。

山村人,一辈子逃不出山村,无论走在哪里,身上、心上都背负着整个山村,包括山村的人、山村的事……

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癫痫病有何治疗阳泉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女性癫痫能生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