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观景听水悟心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散文
摘要:秋栖霞,金秋美景中透出一种恬静,似夕阳下携手漫步的伴侣,让人收获一份成熟一份热烈。秋栖霞,让我领悟到秋韵的色彩、秋韵的灵魂:如火的红、如金的黄、如墨的绿。这是成熟的颜色,果实的颜色,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生命的颜色。再有二十来天,再经几次霜打,栖霞红叶将更具光泽更富精神。难怪栖霞寺大殿里有半副楹联云:“风霜红叶径,数江南四百八十寺,无此秋山。”枫叶在经历了“霜叶红于二月花”后,那时再“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那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呀。山水无常属,闲者是主人。漫步其间,在人性光辉照耀下,你会想到人生也像枫叶般,经霜打后更显火红,更具风采,你会不由自主地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与自然的关系。于是,灵魂在得到一次充分的净化和升华后,更充满生命的张力。 云雾缭绕胜仙境,栖霞枫叶刚露红;游人如织纷沓来,登高礼佛听叶涛。   离市中心22公里的栖霞山,远在南朝时山中就建有“栖霞精舍”,因此而得名。栖霞有三峰,主峰三茅峰海拔286米,又名凤翔峰;东北有龙山,西北有虎山。栖霞深藏风景名胜古迹,历代文人墨客题诗刻碑,盛赞佳景;尤其栖霞的深秋红叶,更像一幅美丽的图画作品,所以南京民间素有“春牛首,秋栖霞”的说法。国庆长假,虽未到深秋赏枫的最佳时机,可也是一个难得放飞心情的机会,我便乘闲去了。假日期间,观光游客纷至沓来,如流水般涌入,让这个风景区一改平日的静谧、威严。山上山下不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与欢笑声,山也变得更加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进入园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映衬在林中的古刹——始建于南齐永明七年(489年)的千佛寺。寺前两尊紫铜大象颇有特色:背上有一宝瓶(暗喻保平安),鼻子卷着一只如意,让人见之便心生欣喜。进入大殿,突显一片宁静,与殿外喧嚣形成了很大的的反差;殿内烟雾缭绕,香气扑鼻,众多善男信女烧香拜佛,嘴唇微动,虔诚至致。寺庙里的老僧侣在蒲团上端坐着,微闭双目,口中念念有辞,一副菩萨尊容。这种与世无争的淡定神情,和着寺庙中旺旺的香火及颂佛的梵音,让众人浮躁不安的心境会一下子沉静了下来。心亦随境转呀,身处佛境心滤净,爱恨情仇皆成空;在一片宁静中品味人生与自然,体味天人合一,妙哉。静,乃心止,非身静;静水流深,活力不显,深具内涵。静,一种心境,一种层次,一种境界,一种升华。静,专注而集中,成就自己之先决。心静,作曲家就能从自然中获得独特的旋律,画家就能从生活中捕捉到美的灵感,雕塑家就能借助一刀一凿将灵魂赋予其中,学者就能在嘈杂、争吵、辱骂甚至迫害中坚持真理……“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任天外云卷云舒。”——心静到如此地步,境便达到了一个质的高度。心烦气燥时请学一学僧侣吧,排除一切杂念,闭上双眼,入静,入定;或许,你就能悟出从未有过的感觉。   山门右侧有一碑亭,亭内有一块唐碑叫“明征君碑”。建于唐上元三年(676年),是为纪念明征君而立的。唐朝明增绍曾几次被皇帝征为记室参军、国子博士等,他皆称“疾不就”,隐居深山,故称“征君”、“隐君”。据说,这块碑得以竖立,是明增绍的第五世孙明崇俨在唐高宗面前争取到的。碑文为高宗上元三年所撰,唐代书法家高正臣书写,王知敬篆额,碑阴“栖霞”二字为高宗亲笔。这块碑2001年与栖霞寺千佛崖石窟一并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不仅对它又多看了几眼。   从来水往低处走,甘居下流却尘迹;淡泊明志隐山中,捷径岂独古终南?   古来就有一些名人雅士,名利、地位、金钱统统都不想要,只想在云中、在松下、在尘廛外,靠着日光、月光、芋头生活。除了深山之外,他们只需要一些泥土,几把茅草,一块瓜田,数株茶树,一篱菊花;风雨晦冥时,有个茅屋能挡风遮雨进行片刻的小憩就满足了。当今,也有众多淡泊名利、志存高远者,默默无闻奉献着,为国为民“俯首甘为孺子牛”。他们虽然清贫,可他们却是最幸福、最有智慧、最值得尊敬的人!   出寺便有一座斜塔展现在眼前,石筑而成,塔高约十米,宽约一米五,正面有一个石门,塔身四周刻有一些栩栩如生的人物。近观《文字说明》,才知这是座隋朝建筑。凝视塔身四周斑斑驳驳,似乎这位历史的见证者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这一千多年来的风风雨雨,促使人们反思中华久远的文明而又深邃的历史。   刚从隋塔的古朴中回过神来,又见旁边的千佛岩石窟佛像,佛像大者高数丈,小者仅盈尺,已存在一千多年了。石佛或五六尊一龛,或七八尊一室。只可惜不少佛像只见其身不见其颅了,众人皆为叹之。凝神注视,依稀还能看出菩萨们正在参禅礼佛,一个个仿佛是再世的活佛一般。据说隋朝建造这些石佛时,皇帝要求每一个石匠在一年之内必须造好100尊,否则斩首示众。其中有一位石匠手艺高超,他雕刻的佛像,不仅体态逼真,而且出神入化;同时他乐于施善助人,常常替体弱者刀刻斧凿,亦时常解囊相助无衣无食者。时间过得好快,转眼一年时间到了,可这位石匠还剩一尊未开工,皇帝就要来查看佛像工程,怎么办?石匠灵机一动,自已坐进了最后一个洞穴里。皇帝来了,却没发现最后一个佛像是石匠的化身。其实这位石匠倒真的化成一尊石佛端坐于洞穴,终是与那些菩萨一起修身养性,供人朝拜。看来,常怀慈悲之心,胸有清净之境,常人亦能成佛。   栖霞山并不高峻,现在还没有呈现出枫林如火、漫山遍红的景观。但山清林幽,万绿之中已经飘动着星星点点的红云,金黄色的银杏叶又与绿中红叶交相辉映,红黄绿交融一起,大自然将色彩调配的如此和谐悦目,凸显出栖霞的山灵水秀。走近细看枫叶,在阳光下仿佛是一枚枚透明的玉,鲜艳晶莹,有桔红、鲜红、深红、紫红、绛红等深浅不一。栖霞枫叶,红出了自己的特色:不同于春桃之嫩红,夏荷之嫣红,秋菊之浅红,牡丹之羞红。栖霞枫叶,红出了风骨独具:成熟、老迈、深彻。栖霞枫叶,红出了自己的品位:正派端庄,不欠火,不过线,不附势,不迎俗。栖霞枫叶,红出了自己的尊严:不招蜂引蝶,不供装饰台盆,不邀纨绔子弟垂青,拒绝轻薄女郎樵采。栖霞枫叶,依托铁骨虬枝,于疏风嫩寒前,将积蓄了大半年的潜能,于一夜间释放出来,无瑕疵,没杂色,抗拒着蛛丝虫蚀,贡献出一腔的纯红。   将近两个小时的悠闲登山,终于站在了三茅峰顶之上。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微风吹过,树叶象小鸟般在枝头跳跃欢唱,地上的落叶也忽上忽下的飘忽不定。不时的,绿色画布上泼洒下一片片的红云,映在眼前的树林中,艳丽夺目。登山观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一则民间传说的关于北京香山药石的故事:   相传,明朝有个大臣姓张,卸任后无所事事,久而久之便疾病缠身。开始,没当回事,后来越来越重,以致卧床不起,似已病入膏肓。一个早已闲居的先期同僚陈员外前来看视,称京西香山有五彩石可医其病。但须亲自造访,不可代劳,且七七四十九天,不能辍停。   张员外为自保,从次日起便由下人抬到香山遍寻彩石。一天、两天、三天……直至第五十天,便向陈员外复命:“未见五彩之石。”陈员外道:“尚需七七四十九天,避人,独自一人上山采访。”   次日,张员外仍被下人抬到香山脚下,摒退左右,独自一人上山了。又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张员外对陈员外说:“你是在戏弄老夫吧,为何时至百日仍不见彩石踪影?”陈员外笑答:“你已遍踩香山‘药石’之灵气,面色红润,沉疴已除,何谓未见五彩之石。”是时,两人相对而笑。旋即,张员外提笔疾书“药石”二字,并请工匠镌刻于香山巨石之上,以示香山之石皆乃功到病除的“药石”耳!   虽为民间传说,却给人一启迪:生命在于运动。古代名医华佗曾指出:“人体欲得劳动……动摇则谷气得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譬犹户枢之不朽也。”泰戈尔说:“静止使人死亡,只有运动才能敲开永生的大门。”一个叫蒂索的法国人说得更直白:“运动的作用可以代替药物,但所有的药物都不能代替运动。”长年登山,不仅山上之石皆为“药石”,而且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清澈潺潺的泉水,皆可“入药”。怪不得,现代人一到闲暇之日便爬一次山,来一次氧吧,进行一下“润肺之旅”。这,相当于享用一次药膳大餐呵。   秋栖霞,金秋美景中透出一种恬静,似夕阳下携手漫步的伴侣,让人收获一份成熟一份热烈。秋栖霞,让我领悟到秋韵的色彩、秋韵的灵魂:如火的红、如金的黄、如墨的绿。这是成熟的颜色,果实的颜色,收获者的颜色,又是孕育着新生命的颜色。再有二十来天,再经几次霜打,栖霞红叶将更具光泽更富精神。难怪栖霞寺大殿里有半副楹联云:“风霜红叶径,数江南四百八十寺,无此秋山。”枫叶在经历了“霜叶红于二月花”后,那时再“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那才是真正的成熟、真正的美呀。山水无常属,闲者是主人。漫步其间,在人性光辉照耀下,你会想到人生也像枫叶般,经霜打后更显火红,更具风采,你会不由自主地重新审视生命的意义与自然的关系。于是,灵魂在得到一次充分的净化和升华后,更充满生命的张力。   当夕阳滑过山肩,栖霞山开始渐渐的静了下来。遥望栖霞古寺,苍山欲隐,烟霞缭绕,钟声阵阵,幻如仙境。于宁静安祥中,溪水吟唱的欢快声隐约入耳,天籁般穿透灵魂、动人心弦。我迎声走去,好美!溪边青石被轻柔之水抚摸得光滑圆润,坐在青石之上,聆听溪水平和中娓娓道来的声音,轻柔细腻,直击心灵深处,回响不止。清澈溪流漫过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山石,留下一层绿绒绒的青苔,青苔上居然还开有雪白的嫩嫩的花朵。真是“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突然间,我想起了那些早已遗忘,苍老于红尘的残垣断壁,爬满青郁苔藓的青石板台阶;以及从灰黑屋檐下,雨水滴落而成的一道不深不浅的沟壑。还有那与发小游玩时,风中摇曳的大片毛茸茸狗尾巴草;花木掩映下,躲藏在黑黝黝山洞里的嬉戏;以及婆娑了一夏,盎然绿竹下的卿卿我我……苔,有着青色的生命外衣,让人感觉生命的顽强不息与适者生存的随遇而安。没有任何需要明了的哲理,没有任何必须承受的重荷。也许只是因为这溪水,因而有了苔;也许只是因为有了生命,因而有了苔。也许什么都没有,时间本就是青色的,随苔藓的蔓延与枯萎,作永世的轮回。岁月,流水般从眼前淌过;为了实践生命,人的一生承载了太多的情非得已、聚散离合。不甘心也好,不情愿也罢,人生一直都是一个随人而想的谜;因为不知道谜底,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人生,也会遇到很多感人的缘分,不经意间的萍水相逢后,却发现当时应该给予与付出更多;简单的邂逅和错过后,感觉已在心中烙下清晰的标记。   “天地本不全”,何况人生乎;曲折常有事,何必总遗憾?试着去欣赏生活中的缺憾吧,里面寓意甚多、其乐无穷。懂得了遗憾,就懂得了人生;在众多经历之后,悟出了许多,明白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人生之路,不可能总是枝繁叶茂的树,鲜艳夺目的花朵,蝶飞蜂舞的美景;人生之路,一定会有阻挡在前的高山和荒凉的沙漠,也会有阴天时的迷雾重重。人生之路,不仅会有灿烂的笑颜,还会有无言的泪水。任谁,都无法轻松的跨越人生之路。懂得了遗憾,就懂得了人生,遗憾是人生的必历之路,但还是希望尽量少一点重复的遗憾;尤其希望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摒弃前嫌,幸福长久的生活在一起。   穿越过岁月的风雨,才发觉已经失去的东西很珍贵,没有得到的东西更珍贵;但世间最珍贵的,还是把握现在,珍惜流年。即使将来容颜不在,至少还可以对自己说:“我有遗憾,但是遗憾过后,我能坚定地生活着。所以,我不后悔。”   悄悄地,月光溶入溪流,似乎宇宙万物都在聆听这声音,感悟这美景。我的思绪也随水流缓缓地漂流,一种前所未有的凄美与妙感,正顺着岁月风化的痕迹沁染着气息。在闪烁着银色波光中,我凝神领略着一种全身心投入的情感,忘却了溪流以何种形式发出的何种声响。随着溪水的流淌,在彼此微妙的灵犀中,我与溪水已经心照不宣了。   望着清澈的溪流,心头被一种玄妙的情感占领。一切繁杂与倦意,都在这一刻随着小溪而远去;聆听和回应的,是彼岸的天籁之音。   若言,大海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追求功成名就而入世的大场面;那么,山中溪流则是“生而不有,为而不侍,功成不居”的出世之作。我一俗人,无法参悟这其中的深奥与玄妙;却也领悟到一切喧嚣与绚丽,都必将归宿于和谐与宁静。   一丝清风拂过,月已冉冉升起。在匆忙的人生旅程中,我还会再到栖霞山,登山观景,聆听水意,感悟人生。让自己融入大自然的和谐之中,与叶海的涛声、飘渺的溪声一起,随波呢喃,相傍夕阳。   自然界如此美妙,让山醉了,月醉了,水也醉了;人,更醉了。醉,为的只是栖霞美景,那让人有所感触的美景。   哈尔滨哪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哈尔滨哪个医院能够医治癫痫病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