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两块月饼(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中秋夜,当我拿起月饼边吃边欣赏电视里的歌舞时,一个年轻的歌手他在演唱,啊!多么相似的面孔。他那,神态、面容,挺拔的身体,白净的脸庞,有着七十年代香港演员;刘松仁的面孔。我的心儿猛一紧脸儿一阵潮热,还是深情着向着电视里那个依然还在唱歌的歌手望去,他还再演唱,我的心从此就没有了平静,几十年初恋的大门被他的出现瞬间打开。

那是几十年的事情,中学毕业的我们没有跟着班级走上山下乡道路。而是随着自己父母的工作单位组成了一个集体户。

新户组建,我们一共有八名同学,四名女生,四名男生。女生分别是;张燕、王芳、刘英梅、还有我——小丽。而男生有,张小飞、李龙、张宝库、孙亮。

来到农村后在本小队长的提议下,很快选出二名户长,一名正户长定为;张小飞。一名女户长;刘英梅。

农村锻炼虽然艰苦,但我们拥有朝气,而且我们的户风又特别好。男女生都爱文学,写写日记什么。大抵是因为我们学到的东西太少,中学三年,不是学工就是学农,甚至还要参加学校里的校田地活动,没有更多的时间学习。而我只读了初一的下半期开学,记得我读不到一月我就辍学。当老师再次督促我们快快把学杂费交上的时候,我们后分到这个班的五名同学四名辍学,包括有我……很是汗颜,我家穷的连五元钱学杂费都掏不出来……是哥哥在有了病的父亲单位开出免费证明,可我揣烂了也没敢掏出交给老师,我见过老师的厉言训斥同学,她手来拿着,晃动着别的学生交上的特困免费证件,“你们怎么搞得啊?就拿这个糊弄我,让领导他批评我啊?”

我们的户好团结,相互帮助。当女生挑水做饭时男生们往往会前来帮忙,生活过得很充实,也很美好。以至于我日后的写作,它提供了大量素材。

记得,我们是五月份下乡到农村,日子过的真开。一晃就到了中秋,队长关心我们这些城里下来的孩子,提前杀了猪,还收割了稻子。我们在远离家乡的时候,在农村过了一个好温馨的中秋佳节。

这天正好是我做饭,吃完中午饭,我收拾利索。我挑着水桶走在通往水井的方向,这条取水的路不近,每挑一桶水回来我都很累。我边走边在想,“该死的,张小飞,你你真得睡了过去。”思思索索走得也快,不时我就来到了井旁。放下水桶,站在井旁想着心事摇起了撸撸,慢慢把提水的胶皮桶缓缓往下放,一个说话声音使我惊叫起来,“给我”

“啊!”在我自己一声惊呼中我的双手儿一松,“啊啊啊”随着撸撸把飞速旋转一声哎呀我就要被打进井里,那个撸撸把还再旋转打在我的肚子上、腿上、身上,险些而我被打进深深井里。就在这时我感到有人再施救我,随即我被抱着拖着向后再向后到退着走,我的脚下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所牵制,哐当一声我却跌倒坐在一个人身上,他那两只手仍然死死着紧紧抱住我的腰。不知过了几时,不知我坐了有多久,不知他为什么还要这样紧紧着抱着我,不知不知是不是我二人都已被吓傻,不知不知……

此时,正是中午,这个井旁谁还会来取水?我们二人全然不顾。就这样抱着坐着坐着抱着,思想定格在那危险的场景。我的心不再那么狂跳,坐着是温柔的身体,胸前是多情的双手拦抱,不,确切的说是救人时伸过来的双手。女子的矜持,我快速推开他的双手,大声喊道,“你为什么才来?”他张小飞小着声音说,“没有想到你走的这么快,不想被他们取笑。”

“你走走,我不用你,你走。”

“不要害怕,一会我给你好东西吃。”

一个我心仪的身影,就站在井台上帮我取水,我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你不要哭,下次我不会再晚来。”

回到户里,同学们还没有起来,上工的那个钟声也没有敲响。我的眼前是他正往那大大的水缸里倒水,要是我挑水我不会装得这满,就是两只手我也提不起来,那高高的水缸我也倒不进去。只见他放好水桶走进了西屋的男生宿舍,我仍在外屋厨房忙活准备下晚的饭菜,今天是中秋。一会,只见他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纸包,递到了我的面前说,“给你,一会我们就出工了,哪时你再吃。”说完他却脸儿红了起来,我笑着对他的背影说,“害羞了”听到此的张小飞赶忙转过身来向我摆手示意 不要我再说下去。我高兴着,哪个没有说完的语言在我心里响起,“哼!抱我时,为什么那么紧,你就不害羞!还还那么长时间,你骗谁呀!脸红?”

这个中秋节我们过得很丰盛,也很幸福,更为欢乐。户长张小飞他早买好了果酒,白酒,就是没有买月饼。晚上的会餐我们仍各在各的屋里,我们四人好开心,我们边吃边笑,张燕她竟然唱起歌来,刘英梅的歌声最动听。此时只见王芳她小生说,“听,他们也在唱。”他们的歌声真是不好听,南腔北调,一把小提琴响起,音乐会就这样进入了高潮,只听得王芳她又起了一个歌,“晴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明……”

“对面山上的姑娘,你为什么流泪,眼泪湿透了你的衣衫”是男生在唱。

“你为什么这样悲伤,悲伤。”是张燕在接唱李龙的情歌。

“小丽你怎么不唱?”我笑了笑,想着心事就和她们唱了起来。“你们听,是户长,张小飞在唱。”

“不,张燕,你们听还有还有张宝库我听得出是他的声音,是真真切切。”

“得了吧,王芳,那是李龙,你没听出?”

我们就这样吵着闹着,圆圆的月亮升上了天空,西屋安静多了再没有歌声传出,我们的窗前早有月色投进,只听得王芳说,“走,我们也出去赏月”

“我们到那里去?”张燕在问,只听得,刘英梅说,“我们过小河吧,在那里赏月我们就会像回到家乡,甚至我们会游历星空那。”

“好主意,我们走。”是张燕在附和着说。

此时,刘英梅、王芳、张燕她们正往门外走,我赶紧扯了一下走在最后的张燕说,“你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哦,是什么?”

“一会你就知道”

我赶紧走到我的箱子前,打开箱子盖,从里面拿出我早就包好的一块月饼递给了张燕说,“给你月饼”

张燕笑着接过,高兴着问我,“你到供销社买的,什么时候去的,是我们出工时?”

我笑着对她说,“不,不是我买的。是中午,张小飞他给我的。”

“啊!是他给你的?”

“你怎么了?”我望着她的脸儿由喜悦快速转变为脸上吃惊颜色,在由吃惊变为尴尬的面容。她的笑是那么勉强,只见她说,“月饼,月饼。好,好。月饼好。”

“我正馋着那,这下好了。好好,你还有吗?要不我把它掰开,人家给你的我总不能独自享用吧?”

说着说着张燕她就要掰那月饼,我急忙对她说,“看你,他给了我二块,他就知道你我是最好的朋友,他提前就为我们准备好了,不信我拿给你看。”我说着就把那一块月饼从箱子里拿了出来,给她看。她笑得是那样,那样苦涩、苦涩。在她的笑声里,我过后回忆才知道,她那时心该有多痛。在她笑声过后她还情不自禁的说道,“有意思,有意思……呵呵,月饼,月饼。”

“小丽你真好,我正愁着中秋我能不能吃上月饼,这不,你就给我送到面前,好好,月饼、月饼。”

第二天的接近中午就要手工吃午饭,张小飞他先回到了集体户。进门就虎着脸问我,“你把月饼给张燕了?”

“啊,是呀。怎么了。”

“不是让你自己吃吗?多事。”

“什么意思,不就一块月饼吗?既然你给了我,我感谢你,至于怎么处理它那是我的事,吝啬!等着,吃了午饭我买四块还给你,哼!小气。”

“看你,就那么傻?算了,你你就傻吧。”

张小飞又赌气冲出房门向着院外走去,“啊!”我明白的太晚。

治疗癫痫的误区有那些癫痫病带来的危害有多大云南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