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回归】虫飞飞_1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微散文
破坏: 阅读:1452发表时间:2019-06-23 06:48:21

【回归】虫飞飞(散文)
   一只,两只,三只,一闪一灭的,从远处的林子里飞来。星星点点,如同一只只闪光的小精灵,慢慢悠悠地落在田野上,又若隐若现飘飘摇摇地飞进了农家低低的篱墙。点缀着暮色四合的乡间夜幕,为劳碌一天的人们轻描淡写着一份诗情画意。
   农家小院子,我蹦蹦跳跳地跟着它们的屁股底疯跑乱窜地追逐。一只从头顶飞过,我跃起用手一捂,它一个闪躲,轻盈地向上飞起。我沮丧地回到奶奶的怀里,呆呆地仰头望着如眨着眼睛的小星星似的小虫儿,央求奶奶帮我捉。
   奶奶看着满头大汗的我,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萤火虫,萤火虫,提灯笼,你飞到东来飞到西。你飞呀飞,今夜你飞到哪里去?你快快飞回来,飞进我乖宝宝的怀抱中。”奶奶边念着儿歌边在萤火虫出没的上空挥了挥手,一只屁股闪着黄绿荧光的小虫子就落奶奶的手里,我屁颠屁颠地翻开床底的“百宝袋”,拿来小玻璃瓶子让奶奶把萤火虫放了进去。然后,学着奶奶念着儿歌在空中挥手。但奶奶的儿歌到我口中就不显灵了,闪烁的小精灵和我玩起迷藏,我往东扑,它就住西忽闪,往高空徐徐游弋,远远的,变成了一颗眨眼的小星星。我问奶奶我怎么老是捉不到萤火虫?奶奶只笑不语。牵着我的小手,向屋后的桑林里走去。婆婆娑娑的桑叶深处,飞得低低的萤火虫没有防范之心,用手一捂,它就怏怏地撞在手心里,就算落在地上的草丛中,也一明一灭的,任凭拾掇。不费多大功夫,就逮了一小瓶。我满怀欢喜拿回小屋打开瓶盖,放进蚊帐里。小小的荧火虫在蚊帐的小空间里飞呀飞,闪呀闪,细细的亮儿在蚊帐里晶莹闪耀。抬着眼,看着荧火虫流光点点,网织着一个繁星闪闪的小小夜空。我枕着这一点点荧光入眠,这一点点荧光也在梦里飘忽。我在梦里也变成一只小小的荧火虫,飞进那个很遥远的故事里,为那位美丽的少女染尽最后的一丝光明。
   传说很久以前,在一个村落里,一个少年爱上了同村的一个美丽的少女,少女每天要去森林采集药,可是这个少女自小眼睛就看不见周遭的任何事物。于是少年每天都为少女引路,成为少女黑暗中的引导者。有一天那位少女突然不见了少年的到来,原来少年得了急病,不久将离开人世,弥留之际,他向上帝祈祷今后少女没有了他的引导,也可以自己找到方向。就在这时,一直焦急等待着少年的少女,突然感觉眼前有一丝小光明,她以为是少年,便快乐地迎着这个亮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少女的眼睛逐渐有了刺眼的感觉,她缓缓地抬起了头,她居然看见了这个世界。她开心极了,迫切地去寻找光明的来源。却意外地发现那只是一个微小的但会发亮的昆虫。光已经很微弱了,少女用手轻碰了一下那个可怜的小动物,它竟然服帖地倒在了少女的手掌中……
   故事中的萤火虫与爱情有关。很有意思的是,现实中荧火虫在夜里发光,也是用来恋爱的!它在夜里闪烁着荧光,是为了相互山东治癫痫要花多少钱吸引对方进而交配繁殖。就像壮乡青年男女对山歌,起初用胆怯的心情唱着爱慕对方的词儿,试探着对方心事。若哥有情,妹有意,他们的歌声就越唱越响亮,用情意满满相互爱恋的山歌来传情递意。感情成熟了,就悄悄地走进寂静林子里幽会。很多资料都这样解释萤火虫:它们闪烁的黄绿色荧光是互相交流的工具,大多数用在寻找配偶上。雄性萤火虫会发送出所属种类专用的信号,雌性萤火虫只会以特定的闪烁模式回应来自同一种类雄性的信号,并表明自己的性别。雌性萤火虫更喜欢闪烁持续时间较长的雄性,一旦雌性找到了合适的伴侣,它们的闪烁式交流将持续数个小时。
   萤火虫的故事离我们越来越远,就像我们回不去的童年。
   茫然间念起白居易的早蝉:“月出先照山,风生先动水。亦如早蝉声,先入闲人耳。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渭上新蝉声,先听浑相似。衡门有谁听,日暮槐花里。”未免也是一份伤感。但回想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虫飞飞的童年,那时光亦让我沉醉。回忆起和小伙伴们捕捉虫儿的趣事总是美美的嘴角往上翘。
   故乡的小路旁,村前屋后,都种着荔枝树或龙眼树,还有一片片的竹林各种长得参差不齐的小树木。小小的山村,绿枝掩映着,静谧而又安详。盛夏的清晨,晨晖还没有把第一层明亮撒给大绿伞般的碧叶,藏匿在绿伞里的蝉就有一两只“醒啦醒啦”地嘶唤,不出半刻钟,一声紧接一声的“知了知了”前呼后应,越叫越嘹亮。那清脆的鸣叫先划破东边的云霓,惊醒睡眼惺忪孩子的美梦。伴着蝉鸣,屋角也传来几声口哨声,那是臭味相投的小伙伴的头儿牛二联络大家时放出的信号。小男孩揉了揉沾在眼角的眼屎,一个骨碌爬起床,抓起墙角的水勺子浇湿毛巾,胡乱地擦一把脸,扒了几口妈妈或奶奶做好的早餐,就迫不及待地走出屋外,投进疯狂的捕捉虫子的嬉闹中。不一会,从巷子里走出几个歪歪扭扭的小鬼似的影子。三狗,四妞,臭屁五,小老六,七丫这几个高矮不齐的小屁孩就出现在小竹林里。牛二拿着他家那断了把子的柴刀,砍下几根长长的小篱竹。去掉叶子。三狗把他爷爷平日编箩箕的篾片偷来几片。四妞、臭屁五,小老六这几个折篾片的折篾片,弓圈圈的弓圈圈,七手八脚地忙了起来。我是他们的跟屁虫,也责无旁贷地帮忙。一根长长的竹子小的那头绑上用篾片弓成一个椭圆篾圈圈,一个简单的捕蝉工具算是初步完成了,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去破坏南阳诸葛亮摆起的八卦阵——绞蜘蛛网。
   阴暗潮湿的地方是苍蝇和蚊子喜欢出没的地方,蜘蛛也喜欢在苍蝇和蚊子出没的墙旮旯,池塘旁的树梢上结网。圆的,漏斗形,三角状的,都可以被我们所用。只要我们看见了,就把篾圈圈递过去,转动小竹子。蜘蛛网就像一团乱麻绞上篾圈圈。绞了一层厚厚的蜘蛛网就吐上几口口沫,用光滑的石头砸几下,用手沾沾,试试粘度。感觉有黏性了,就钻进林子里,朝着发出蝉声树根进发,在绿荫的枝头上搜索。
   “嘘”,臭屁五的眼尖,用食指放在嘴唇之间,示意我们不出声,然后指指那枝下垂在浓叶里的小树桠,蹑手蹑脚地把竹子向伏在树枝上的蝉虫的侧面方向伸去。突然的,蝉儿似乎发觉危险,停止鸣叫。展开薄薄的翅膀,吱吡地一声怆惶地箭似的冲出了树叶,用一飞冲天的姿势旋起,转眼就逃匿得无踪无影了。“刚才是谁憋不住气的,下次不要他跟尾了。”臭屁五闹嚷嚷的,引起我们几个相互推诿。夫妻没有隔夜仇,小孩之间的争执更不会超过三分钟,捕蝉还是继续,一棵树一棵树往下寻觅。有了上次失手的教训,再遇见蝉虫的时候,就改变上次单干的方法,来了个分工合作的两头夹攻。大家盯着蝉儿屏着气,一个把网放在蝉的上方小心冀冀往下慢慢降低,一个把网轻然无声递到蝉的前头。扑地,刚刚想逃跑的蝉儿一头撞在网里,被逮个正着,挣扎几下,牢牢地缠在篾圈圈的蜘蛛网里。“哇,逮着了!”这个时候,我们才大声地叫了出来。想互地看着对方黑黝黝流着大颗大颗的汗珠的脸庞,高兴地拥抱成了一团。但是,一旦被捕捉住的蝉儿放进了小口袋,它叫起来就不那么明朗了。小的时候只知道捉蝉好玩与快意,不晓得诗人用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美这样的写照来形容蝉的生命。到了上学,在生物课里才了解到一只蝉幼虫一直生活在地下,有的两年,甚至十几年才从地里爬出来,到了爬上树就是老年的虫子了。它们腹部有一个发声器,但雌性蝉是不发声的,雄性蝉的发声,除了集合和报警,重要的意义还是吸引异性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哈哈,纯属巧合!萤火虫发光,是为了恋爱,蝉的鸣叫,是直接的裸婚了。不过蝉从交配到产卵之后的短短几周内,雌蝉和雄蝉都相继死去。留给文人骚客挥笔写下一生伏蜇十几年,只为一个夏天鸣唱的凄美绝句。
   在捕蝉的过程中,也会遇上天牛。它天生是只笨家伙,一身硬厚的黑色盔甲绣着白色斑点。它喜欢傲慢地爬行在树干上。露在嘴巴外的牙齿很尖,咬人很疼。看见它的时候,按住它背部,它就吱咯吱咯地叫着。长长的触角一节黑一节白,上下左右不同方向努力地摆挪。用一条细绕绑在它的脖子上,放开它,它就嘤嘤地飞着。拉紧牵引它的细线,它就扑地一声跌下来,晃了几晃,又嘤嘤地起飞。为着逃命,它屡试不疲。它也是我们这些顽童的玩伴之一。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时常拿着它藏在背后,趁着胆小的女同学不注意,突然拿出来往她们的面前晃动,没有防备的她们准会被天牛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尖叫起来。我们则被反应过来的女同学气急败坏地拾起地上的石块或泥巴在后面追赶,我们一溜烟跑得满地沙尘。多年后相见,她们还说我们那时好坏,专拿虫子吓唬她们,我们还得意而又狡黠地笑了笑。
   要说萤火虫,我们是冲着它的光。蝉,我们冲着它的“知了知了”的鸣叫。荔枝蝽蟓,我们是冲着它的飞而来了。荔枝蝽蟓,我们那叫它臭鼻虫。初次触碰到它的时候,它就在屁股后面撒出一泡尿,尿液很臭,臭得刺鼻,臭鼻虫因而得名。它的尿液喷着手指里,指节,手穴就泛起一层黄色,极像烟民遗留在指节上尼古丁的痕迹。上中学的时候,有男同学抽烟被老师逮住,证据就是指节上有明显的黄色斑纹,同学就会借口说是捉蝽蟓被蝽蟓尿撒的,借此想漫天过海。但这些借辞是骗不过聪明的老师的。只要老师把手放到鼻子一嗅,谎言就不攻而破。因为蝽蟓的尿液的味道和尼古丁的气味是截然不同的。要是不小心被蝽蟓的尿液喷到嫩白面肤上,表皮上会起泡泡,还有辣辣的感觉。最危险的是伤到眼睛。严重的好几天都眨不开眼。
   几场夏雨,把村庄里荔枝树和龙眼树浇灌得更加绿郁。高高的枝头结着一串串的果实,青色的荔枝,淡黄色的龙眼。披着金色蓑衣的荔枝蝽蟓明目张胆地趴在果枝上贪婪地吸食果实的嫩汁。那时候,极少使用农药,驱赶它的只是用长竿子在树下拍击或者攀爬上树枝直接捕捉。
   小的时候,家里的大人都叫我们马骝仔。我们这般年龄的小伙伴几乎都是精瘦如猴,身手敏捷,爬树攀枝的好手。中午明晃晃的太阳,把荔枝蝽蟓晒昏了头,这个时分是捉荔枝蝽蟓的最好时机。我们双手抱着树干,双脚钳住树根,嗖嗖地向上窜。不大一会儿,小孩们就像水帘洞中的孙大圣的娃娃兵,坐在树桠上的,倒挂在枝头上的都有。把事先准备好的薄膜袋子往趴在果枝上的蝽蟓上一套,没待它反应过来,就乖乖地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忙乎一个小下午,大多小孩的口袋里都装了几十只荔枝蝽蟓。待我们忙得全身污渍从树上溜下来。聪明又有几分奸猾的孩儿头牛二,还坐在树根底下洒脱地乘凉。他看见我们口袋鼓鼓的蝽蟓,慢悠悠地站起来。他脑子里永远有着把我们的囊中之物心甘情愿地放在他的口袋中的法子。让我们佩服的一是他从不在他的手下那里强要硬拿,二是谢绝我们讨好无偿献给他的殷勤。不劳而获有失他哥头的风范呀。面对我们的押贡,他总是摆摆手。他皱了皱眉头,一计就在心上。
   他吩咐小老六在树根底扒开一小块平整地儿,从三狗的袋里借来一只荔枝蝽蟓去了脚,把内翅膀的一边折去一半,放在平整的地儿吹了一口气,那只折了翅膀的蝽蟓好像着了魔一样,在地上拚命地旋转。他让我们这伙小伙伴学着他样子,来个蝽蟓旋地大比赛。谁的蝽蟓先停下,就算是输了。谁的旋转时间最长,就是赢家。输一次,就得给输出一个蝽蟓归赢家。这个游戏挺吸引人的。几个楞头楞脑的小屁孩一起围着这一块地儿,把自己的口袋拿出去认为最能飞的蝽蟓去脚折翅。做上记号,摆放一起。“开始”一声令下,各自把嘴巴对着自己的蝽蟓大口大口地呼气。一只只蝽蟓发疯地“啤啤”地旋转起来。但来回几会合下来,我们总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毕竟牛二比我们年龄稍长,对蝽蟓的勤懒之分有一套分辨能力。而且折断蝽蟓还有一定技巧,赢家无疑非他莫属。输光口袋里的蝽蟓了的,又继续爬树攀枝,在果枝上折腾。我有时候输得不服气,就和他借,一直以来还欠他多少只荔枝蝽蟓,我就记不起了。只记得这笔帐是在我出外地上学才勾销的!
   落在我们手上的蝽蟓的命运,除了被我们去脚折翅做旋转的游戏外,还有一种的玩法就是让它做我们小船的动力。
   村子中央有一张池塘,那是我们的海,心灵手巧的四妞是折纸船的好手。简简单单一张从哥哥姐姐作业本或是旧书上撤下的纸,在她手里来回折叠几下。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乌篷船、帆船,还有军舰等等精致的纸船模型就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把蝽蟓的后足折断,用一根蕨草一头插进断后足了的蝽蟓的腿肉里,一头固定在小纸船上。船头船尾各同一方向固定上一只蝽蟓。一张有动力的小船就做好了。蕨草有一寸左右就好,太长,小船的平衡力难以承受。放到水里,会倾斜。太短,蝽蟓起飞的时候翅膀会打到纸船椽,容易翻船。
   夏日傍晚,风是缓和的,半个太阳搁在山坳上。天边的彩云如仙女挥盈着紫纱罗裙,淡淡的一层猩红,轻染着山村矮矮的瓦房和翠绿的树梢。微波粼粼的池塘水也镀上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偏方有哪些轻薄的腮红,小纸船披着粉的轻纱,荡着细浪在水中前行。伸展薄翼的红蜻蜓在小船的上空来回飞翔,如同一场壮美而又和谐的海空军事,在暮色来临前的演习。 
   当墙角响起蟋蟀吱吱叫声,空中泛起了浅灰色的云朵,奶奶或妈妈叫着娃儿吃饭啦的声音穿过羽绒服般的声音,我们才依依不舍地放弃池塘的小纸船和蝽蟓,应着奶奶或妈妈拖着长长声调的呼唤各自回家。几十年在外漂泊奔波,故乡之路,已经成了归途。但在追寻着萤火虫闪耀着黄绿光芒,蝽蟓、蜻蜓缤纷飞翔的色彩的时候,梦也就回到故乡。突然地很想知道,一起爬上枝头捉天牛的小伙伴和被我们用天牛哄吓过的女同学,是否和我一样,也想起曾经的年少?
  

共 519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