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客从何处来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网游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651发表时间:2019-02-20 13:21:55 摘要:回乡偶记    老k外出闯荡那年,十五岁,初中刚刚毕业。   目的地是北京,密云一家小服装厂,由同村的王诗人带着去。当时的老k意气风发,提到北京时大有“一日看尽长安花”的劲头,老k口中的北京就像一头膘肥体壮的年猪,正等待着老k的享用。   那年春节的鞭炮声还没完全散尽,老k就在一个阴冷的清晨登上了离家的汽车。王诗人向老k的父母拍着胸脯保证一定让老k平安并且挣到钱。老k的父亲眉头紧锁,看着儿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杯接一杯喝五块钱一瓶的劣质白酒。   老k后来在一篇日志当中写到他第一次出门时的情形。多年以后,老k说如今再看那篇日志,他依旧能回忆起当时他坐在车上时心里的好奇和紧张。   王诗人比老k早出门几年,他来老k家招工的那年已经是厂里的小组长了。当时的王诗人一头长发色彩斑斓,刘海长期遮着左眼。夹杂着浓浓乡土气息的普通话曾一度使他成为村里人谈论的焦点。   “娃还说的是早话(普通话)。”村民们说。   王诗人是个诗歌爱好者,上中学时他的诗歌一度得到语文老师极大的推崇,但由于严重的偏科使他与高中无缘。他一直将范仲淹的“但使斯文天未丧,涧松何必怨山苗”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范仲淹是贫寒读书人的典范,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位极人臣,可是赵宋之朝和如今究竟差了千年,书没变,世道可是真正地换了天地!王诗人曾还说他若是生在秦朝,必定追随陈胜吴广,因为从前他也怀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小波在《思维的乐趣》中说人在谈到自己不懂的事情时总是容易浪漫,他举了徐迟写哥德巴赫猜想的报告文学的例子。王小波认为陈景润自己一个人证数学题这件事本身并不浪漫,并且非常枯燥。其实王小波忽略了另外一种情形,有一种人天生就有异于常人的浪漫感,王诗人就属于这类人。   老k的父亲一辈子没有走出过县城,无法想象王诗人口中的北京是怎样的色彩。对于无心继续学业的儿子,他也无可奈何。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是让老k复读一年或者自己掏钱买关系让老k继续上学,但老k坚持认为读书还不如早早去北京挣钱。   “你以后就不要后悔!”老k的父亲从牙缝蹦出这几个字。   老k到了北京之后给家里打来电话,说一路平安,一切也都好,就是有点想家。老k的父母在电话里面再三叮嘱王诗人一定照顾好老k。   第一年从服装厂回来时,老k变化很大。脸变白了,衣服变干净了,烟瘾也变大了,神情中掩饰不住的自豪感。后来我慢慢了解到,在服装厂工作并没有老k当年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风光,可对于当时的村民们来说,比起种田,那份工作也不算多么差。所以在老k和王诗人的游说之下,村里又有很多年轻男女跟着他们去了北京,投入到了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的潮流当中。他们大多十五六岁,最大的也就二十五六。当然,一年之后,他们也都摇身一变,成了村子里的“时尚达人”。   后来人们给他们的造型起了一个洋气的名字——杀马特。我一直不太喜欢这个名字,因为里面除了戏谑之外,还有淡淡的嘲讽气味,嘲讽的是“老k们”荒诞的青春。   老k连着在北京干了三年,他从新人变成老员工,工资也涨了。老k第三年走的时候王诗人不去北京了,家里介绍了一门亲事,他留在了家乡,结婚成家。用几年的积蓄买了一辆面包车,开始了他的客运生涯,他老婆比他大两岁,方脸,身材高大丰满。王诗人给妻子租了一个店面,买馒头面条,生意挺红火。   今年春节在街上遇见王诗人,岁月将他的一头长发一点点磨掉了。我问他还写诗吗。王诗人酱紫色的脸庞上露出略显沧桑的笑容,他说早不写了,诗歌养不起家啊!我从他身上看到他已经去世了的父亲的影子,忽然一句话涌上心头——男人衰老的标志是越来越像他的父亲。   老k在北京第四年的时候,金融危机席卷世界。他们的厂子因为接不到生意倒闭了,他带着一身的疲惫和迷茫回到了故乡。那一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汶川人民经历了无法忘却的灾难。老k家盖新房,他在家呆了一年,帮父亲干活。次年老k去了温州的电子厂,这时老k的主要目标已经从赚钱变成了谈对象。   老k在温州几年似乎财运不错,他自己买了车,当时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拥有私家车的几户之一。老k脸北京的癫痫病医院上又隐隐浮现出第一年去北京时的神情。   老k开武汉小孩癫痫怎么治疗始往温州带人,这批人中就包括情圣刘。他之前一直在兰州一家饭店打工,情圣刘中学没毕业就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了。家里给他在兰州找了一份工作,在饭馆当服务员。不到半年,情圣刘就被人暴揍了一顿,因为他勾引少妇,被人家老公发现了,把他堵在巷子里,差点要了他的命(有热心市民报了警)。情圣刘的父母因为这事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尽管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提当年那件事,但我依然能感受到情圣刘父亲在人群之中谈话时的谨慎。   老k和情圣刘第二年就分道扬镳了,根据老k私底下透露,情圣刘在电子厂干了三个月就去会所当“服务员”了。我不太能理解情圣刘的人生想法,我也无法对于情圣刘做出任何的评价!但在当时来看,情圣刘似乎是这些人当中最有生命力的人,因为当时从他的口中还听不到“再看吧”、“没想好”、“没办法”一类的短句,他似乎总是充满干劲,总有办法和计划,对于新鲜事物有应有的好奇心,那怕是到会所当“服务员”。   情圣刘去年没有回家,今年也没有回来,不知道他明年会不会回来!   我和情圣刘的弟弟比较熟,他拥有和情圣刘一样美好的外表,但他完全不像他哥哥一样能说会道,甚至和女同学说话都会脸红。他喜欢音乐,唱歌好听,高中时据说他在音乐课上唱歌,把班上的女生唱哭了。他北京市有专治羊癫疯的医院吗不喜欢交际,我去他们家也不怎么说话,只是静静坐着听他弹一会儿琴。他后来学了音乐,上了音乐学院,按照情圣刘父亲的说法是——胡弄!   我大学毕业那年回家,在兰州遇到了情圣刘之弟,扎着马尾辫。在中山桥边,白塔山下,歌声高亢激昂,几近嘶吼。他在城中村租着一间窄小简陋的房子,靠街头卖唱为生。   今年春节回家,我遇见情圣刘之弟。他说在新疆当音乐老师,明年结婚,我向他表示了祝贺!   我到外地上学那几年没怎么见过老k,后来了解到他走了好多地方,从温州到杭州,到苏州、深圳、西安、成都,始终还是没能走出服装厂和电子厂。对象也没找到,今年是他出门第十二年,已经快要三十岁的老k提前出现了谢顶的迹象。   他总是提起在温州那年有个女孩一直缠着她的事,说完总要长叹一口气,说一声“人就是贱”,然后一杯白酒一仰而尽,喝醉了就开着车去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城里的ktv,一首接一首地唱市面上流行的苦情歌。   我问他明年什么打算。他说不知道,外面不好混,家里也呆不住。我也没什么好主意,我们坐在一起经常沉默,往往一瓶酒,一屁股就把午后的时光坐成了悠长,春节的上午总是短到没有,我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   “年越来越没意思”,众人皆如此说! 共 26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