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故乡古城牡丹美(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网游小说

小时候,母亲在院子里栽下一株芍药花。每到春天,春风温煦,阳光和暖,那芍药花便发出密密匝匝鲜红色的新芽,闪着露珠,嫩嫩的,煞是好看。没几天,鲜红的茎杆笔直地从地下钻上来,半米多高的时候,才见叶子,绿叶的边缘带着好看的豁口,不知为什么总让我联想到佛手的形状。到了夏天,那蓬蓬勃勃的枝叶间忽然就闪出许多球状的花蕾,花蕾一点点膨胀,从眼珠大小竟然膨胀成水蜜桃一般,丰满的花蕾先是轻启笑唇,咧开一道缝隙,缝隙里半含半露出一片红艳的羽毛,然后在一个温情浪漫的夜里纵情怒放。当我们早晨起来的时候,那些硕大的花朵便在晨风里含着娇羞,蕴着幸福,闪着甜蜜,笑盈盈地看着我们,像邻家的新嫁娘。芍药会串根儿,没过几年,这家伙儿竟然铺连了半个院子,等到夏天开花时节,几十朵硕大的红花欣然绽放,满院子都是耀眼的美丽,醉人的馨香。闪着绿白光芒的花蕾,更是密密麻麻地擎起一片小拳头,仿佛争着抢着报名开放呢。因为妈妈喜欢,所以我们也都喜欢。

见芍药开花了,大家就兴奋地围着她,赏着,闻着,品评着,议论着,引得左右邻居也都来围观。篱笆院里,顿时一片欢声笑语。见我们大家围着芍药啧啧称赞,奶奶便泼冷水,像对我们,又像自言自语地念叨道:“芍药美是美,却不赶牡丹美。牡丹是小姐,芍药是丫鬟。”

“什么小姐丫鬟的,都啥时代了?”对奶奶的话,我将信将疑,却不禁在心里暗暗地想象着牡丹花的美丽,并且对她的美丽产生了莫名的期待。后来从书中读到白居易“绝代只西子,众香唯牡丹”的诗句,看到他一生中为牡丹写下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瑰丽诗篇,纵然老迈体弱,还恐明早牡丹花被风吹落,竟然置一切于不顾,宁肯“夜惜衰红把火看”,才知道皮日休“落尽残红始吐芳,佳名唤作百花王。竟夸天下无双艳,独立人间第一香”的评价绝非诳语,于是心里边对牡丹的美艳更多了一种难抑的憧憬和向往。

但是,牡丹毕竟是牡丹,刘禹锡在诗中写到:“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足以说明即使在京城里想看牡丹也绝非易事。何况,我们辽南地处关外塞北,每年都要经历大半年寒冷的季节。特别是冬季,朔风怒吼,大雪飘飘,天寒地冻,寸草不生,即使最顽强的腊梅都不能生长开放,何况富丽堂皇、金枝玉叶的牡丹花呢。要想一睹芳颜,谈何容易?

除了在画报和电视节目里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地见过牡丹外,我只能把欣赏牡丹的希望寄托在出差上。那时候出差时可以“假公济私”,顺便去风景名胜游玩一番。谁知道,天不作美,多少年了,偏偏没有去洛阳、菏泽等牡丹之乡的机会。即使去过北京、太原、西安,去过苏州、杭州、昆明、广州,却都不是牡丹开放的季节,所以只好一次次与这国色天香失之交臂,夙愿难以实现,只留下满心的遗憾,让我甚至怀疑是否因为自己是凡夫俗子,才无缘和这绝世佳人相见呢。

前几日,忽然有故乡熊岳古城一好友发来信息:熊岳植物园牡丹圃牡丹盛开,十里飘香,游人蜂拥而至。看了信息,我依然不以为然,想想自己在小小熊岳城边的乡下生长了十八年,虽然知道熊岳城有一建于上世纪初号称亚洲最大的植物标本园,我也曾多次涉足于斯,却从未看到,也没听说有牡丹栽培啊!直到朋友用手机微信发来牡丹视频,才信以为真,立马借机回了故乡。

一走进植物园,我立刻呆住了,只见处处鲜花怒放、争奇斗艳。这植物园面积不大,园里遍植各种花草树木,以牡丹、芍药为多。我至今仍然无法用言语来描摹这满园春色,也无法表达那一刻我内心里无比激动的心情。

春末夏初,牡丹已灿然开放,那目不暇接的无数朵硕大肥厚的牡丹花,在绿叶丛中随风翩翩起舞,如同娇艳而不妖艳、俏丽而不俗媚的妙曼仙子,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正陶醉于春风微醺的袅袅乐曲,眼眸之中流泻着百般温柔,万般妩媚,举手投足间尽显端庄大气、堂皇典雅。红的鲜艳,紫的高贵,黄的典雅,白的纯洁,绿的娇翠,粉的柔情,五彩缤纷,流光溢彩。

挤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徜徉于丰姿绰约、婀娜多姿的牡丹花丛中,忘情地欣赏着这些雍容华贵、娇俏艳丽的牡丹花,不觉心荡神驰、如痴如醉。一米多高的牡丹枝杆挺拔茁壮,曲直遒劲,手掌似的碧绿花叶浓淡相间,疏密有致,花根苍劲厚实,生机盎然,一丛丛,一簇簇,或含苞欲放,如情窦初开的娇羞少女,顾盼流离,含情脉脉,裙裾飘逸;或刚刚开放,如新婚燕尔的新娘,青春靓丽,玉笑珠香,娇艳欲滴,光彩照人,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幸福与甜蜜的气息;或迎风怒放,像丰腴的唐代少妇,娇艳饱满,富丽端庄,回眸生媚,倾国倾城;即使那些谢落的花朵,也毫无悲切凄惨的感觉,花瓣落下,诠释着“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意,而还抱着枝头昭示贞洁的金黄花蕊,更像一首流香溢彩的歌吟。那些娇艳饱满、繁复丰盈的花朵,即使同一种颜色又有浓淡之分,深浅之别。红牡丹,有的似鹤顶丹霞、十月火枫,有的像晶莹的玛瑙、腮上的胭脂,有的仿佛殷红的鲜血、飘扬的赤帜;白牡丹,有的像数九寒冰,有的如灯下白银,有的宛若羊脂白玉,有的仿佛鹅毛鹭羽,不由得让人联想起玉骨冰心、霜魂雪魄等优美词句。那一刻,我才由衷信服了奶奶关于牡丹和芍药的评语。牡丹的旁边就开着许多芍药,像忠实的丫鬟小心翼翼地陪在小姐身边一样。原本在我眼里艳丽无比的芍药,虽然被誉为“花仙”、“花相”、“五月花神”,但和“百花之王”、“众香之君”、“国色天香”的牡丹相比却相形见绌。无论色、香、姿、韵,都要逊色三分。牡丹的雍容华丽、高贵典雅、芬芳馥郁,令芍药和其它花卉都难望其项背。牡丹的美摄魂夺魄、锥心蚀骨,令人无法抗拒、魂牵梦萦……

我没带相机,只好举起手机,“咔嚓、咔嚓”拍个没完,不肯遗漏每一株、每一朵。我的心深深地被这些美艳的绝代佳丽迷醉了,目光一刻也不肯离开那些缤纷的花朵,鲜红让人热血沸腾,深黑让人深沉宁静,米黄让人明快愉悦,雪白让人娴静怡然,豆绿让人无限遐想,浓紫让人凝重庄严,青蓝让人心旷神怡,真是姚黄魏紫,更有千秋;环肥燕瘦,争奇斗艳。她们或苍劲厚重,或飘逸幽静,或内敛温存,或恬静大方,或激情四射,或似娇还羞,或芳香馥郁,或浓艳秀丽。我把曹靖华先生赞美大理的文字稍作改动,用在这牡丹圃里盛开的牡丹花身上恰如其分:“多得园艺家没有名字来称呼,艳得美术家没有颜色来点染,娇得文学家没有词汇来形容,香得人不酒而醉如仙飘飘然。”

这些天生的尤物,真真让我领略了人间极卉的大美。此花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度闻。这种近乎极致的美,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标准,蕴含着世世代代中国人的理想追求,象征着富贵繁荣、吉祥如意、美满幸福、和平昌盛。难怪古往今来有那么多文人墨客不惜笔墨来歌咏牡丹,留下了浩如烟海的诗词佳作,难怪隋炀帝、武则天、唐明皇、慈禧等数朝君王痴迷酷爱、推崇备至、大力移栽牡丹呢!难怪张大千、齐白石、李苦禅、王雪涛等名扬四海的大画家甚至穷尽毕生才华,甘心拜倒在牡丹花的石榴裙下焚膏继晷作画,不仅力图描摹出牡丹绰约的华姿风采,而且极欲刻画出牡丹高雅的气质神韵呢!

我不知道别处的牡丹生长在怎样的环境中,环顾这熊岳植物园,只觉得的确是适合牡丹安身之所,看来园子的设计建造者们是煞费了苦心的。园中堆土成山,掘地为湖,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都有几分江南的味道,游人漫步园中,移步换景,有不同的视角,异样的感受。西侧百年历史的标本园,林木蓊郁,浓荫蔽日,仿佛是这牡丹圃的绿色屏障;东方地平线上蜿蜒起伏的无边丘陵,是这牡丹圃的写意背景,好像顾恺之的笔墨恬静淡然、若有若无、虚实相间、深邃辽远,让这美丽的小小植物园更加富有诗情画意,让人恍若仙境。前来观赏牡丹的人络绎不绝,有夏装艳丽、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有白发如雪、步履蹒跚的老人,也有蹦蹦跳跳、呀呀学语的孩童;有只身一人静静欣赏的,有成双成对的恋人对着牡丹默默许愿的,有三五好友结伴而来,一边看一边议论的,也有一家几口相携而行,欢声笑语伴着拍照的“咔嚓”声的。花荫里架起画板写生的美术师生们,总叫人投来羡慕、钦敬的目光。

……

这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历经沧桑几近破落的熊岳古城吗?如今,一条条街道宽又平,一座座楼房披彩虹,一盏盏电灯亮又明,一排排绿树迎春风,恍如隔世,内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感慨万千呀!改革开放四十年,故乡古城旧貌换新颜,让我这个归乡的游子几乎认不出它的模样。而今,这片原本只生长高粱、苞米和苹果的黄土地,也生长着玉兰、樱花、荷花、牡丹等奇花珍卉,更萌生着全面小康社会的美好梦想。我有理由相信:故乡的明天一定更加富足、祥和、繁华,就如这千姿百态、千娇百媚的牡丹花。

怀着深深的依恋和不舍,我登上了公交车,盈眶的泪水中,再一次回头看了看那些相见恨晚的牡丹。此刻,蒋大为那明亮通透、富有磁性和金属穿透力的歌声,蓦然在我的耳畔响起:“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啊,牡丹!众香国里最壮观。有人说你娇媚,娇媚的生命哪有这样丰满?有人说你富贵,哪知道你曾历尽贫寒?冰封大地的时候,你正孕育着生机一片;春风吹来的时候,你把美丽带给人间……”这令人痴迷陶醉、神魂颠倒的美妙歌声不仅可以用来歌唱美丽的牡丹花,也可以用来歌唱我可爱的故乡……

西安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癫痫病能治疗的好吗在郑州导致成人癫痫的病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