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狱中打篮球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2 分类:网游小说

  忘记了是哪一年,大概是02年吧,那年夏天的某一天,好朋友打电话过来说要去鲁西南一所监狱做维修,问我去吗?朋友是做监控的,技术极其精湛,擅长方案设计以及故障处理,现在已经是这方面的专家,被列入山东省安防器材专家人才库,经常去各地指导服务,所到之处,高接远迎,招摇过市,有时候还有美女陪侍左右,令我无比羡慕。我一听此言,知道这一路肯定有酒喝,有肉吃,忙不迭的答应了。

  同去的三人,我和朋友之外,还有司机,单位给派了一辆桑塔纳2000,这在那个年代算是好的了,司机姓刘,个子高而瘦,脸型狭而长,一双小眼眯缝着,特别聚光,很有城府的样子,看女人时则显得有些色眯眯,能一直盯着女人的脸蛋或者胸脯看好长时间,直看得女人心里发慌,有大胆的会骂他一句,胆小的则直接惶惶的闪人了,我们都说他是老流氓,他也不介意,其实并不老,那时年龄也就四十来岁,比我们大不了多少,老刘虽然好色,但却色而不淫,最多也就是饱饱眼福,占点口头上的便宜,伤天害理的事情没做过,跟老刘出差从来不寂寞,一路上别人不用说话,他能从三皇五帝直接拉到当今政治,当然主要还是在女人裤腰带以下转悠,和他相比,朋友倒成了闷葫芦,只是听,基本不插话。

  从济南出发到该监狱大约三百多公里,按现在的公路标准,三四个小时也就到了,但那时几乎要走一天,中间要路过泰安,一般要在那里吃顿中午饭,那时在济南和泰安交界的地方有一些打着饭店旗号的色情场所,一些小姐大白天肆无忌惮的坐在饭店门口公开揽客,涂着血红的唇膏,抹着厚厚的粉,见有车路过便会抛洒媚眼,招手致意,一边用手撩开裙子,忽闪几下,露出里面雪白的大腿,有车减速便会呼啦啦围将上去,往常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会开车快速通过,最多和小姐挥挥手,挑逗她们一下,招来她们一阵阵淫荡般的尖叫,那天老刘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停下车来和她们逗逗闷子,车刚一减速,小姐们便苍蝇一样围了过来,老刘将车慢慢停下,车子依然在怠速状态,摇开车窗,对她们说“你们这里吃饭什么价位?”,

  小姐们以为来了买卖,兴高采烈的回答,“100元一位“,

  ”光吃饭吗“,老刘装疯卖傻。

  “吃饭不要钱“,

  “那能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小姐们挤眉弄眼的说着,眼里频频放电,太阳光下脸色显得越发惨白,嘴角扯动时厚厚的粉似乎要掉下一层来。

  “太贵了,你看我们三个人,给打个折吧“,老刘装出一副老嫖客的嘴脸。

  小姐们看到我们是开车来的,似乎认定了这是桩大买卖,略微沉思了一下,装作不情愿的样子,“这样吧,给你们每个人按80元算好了“

  老刘继续磨叽“我们都是给老板打工的,没有钱,你再给我们便宜一下吧“

  小姐痛心疾首的样子,“这样吧,最低70元,不能再便宜了”

  老刘又说“还是太贵,这样行不行,我们三个找一个,你看150行吗”

  小姐们饶是见多识广,阅人无数,也被老刘这大胆的提议给难住了,脑子里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扭扭捏捏的答应了。

  老刘见火候差不多了,对她说,“好,你让开些,我把车停过去”,小姐一离开车门,老刘急踩油门,车子喘着粗气跑了,小姐们在后面追了两下,然后跳着脚的破口大骂,我在车里对老刘直挑大拇指,对他的厚颜无耻表示深深的敬意。

  下午四点多到达该湖监狱,直接去监控室处理故障,对监狱来说,监控室大概就是整个监狱的心脏,在这里,一面墙一样的监视器将监狱狱室、走廊、大门、外面的甬道乃至犄角旮旯、边边角角全都网罗起来,360度无死角,可以清晰的看到各个狱室里犯人们的一举一动。

  在这里值班的有三人,两个美女,一个小伙子,美女不是现在用烂了的对女人的通称,确实是货真价实,明眸善睐的女孩,看起来年龄都不大,脸上还有些羞涩,一张小脸干干净净,清清爽爽,透着那么一股鲜活劲,我当时有些纳闷,在这样死气沉沉,戒备森严的执法机关,怎么会有这样青春洋溢的女子?现在想来其实很简单,监狱这名字听起来不好听,那也只是对犯人来说,对那里的管理人员来说,却是个旱涝保收的好单位,加之这所监狱还有自己的煤矿,效益好得吓人,有了梧桐树,不愁金凤凰,自然人们趋之若鹜了,而且,能在监控室这样四季恒温,窗明几净的地方上班的,都不是一般人,看这两个女孩的年龄,估计是哪位领导的子女。

  朋友一到了就抓紧在一台主机前开始工作,我和老刘无事可做,闲的无聊,闷坐了一会,我开始专注的看监视器里犯人们的画面,他们有的面壁而坐,有的来回走动,有的坐在那里发呆,少有接头接耳的,老刘则又开始活动嘴皮子,对着两位美女犯贫。

  “姑娘家是哪里的?”

  “就是本地的”

  “不会吧,本地哪有你们这么漂亮的”

  两位女孩有些拘谨,羞涩的笑笑不言。

  “姑娘是学艺术的吧?

  “不是“,

  “那怎么看起来那么有气质 “

  “姑娘有对象了吗?我们单位新分来几位大学生,长得可帅了,要不给你们介绍介绍?”

  两位女孩有些尴尬,举止越发不自然,同室的那位小伙子绷着脸,眼光狠狠地扫了过来…………

  晚上,相关处室的领导请我们吃饭,两位美女和那位小伙子作陪,领导姓甚名谁都忘了,只记得三十来岁,国字脸,浓眉,中等身材,结结实实,因为长期和犯人打交道,对人比较冷淡,看我们都是一副审视的目光,陪我们吃饭也只是礼节性的,在酒桌上话语不多,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领导如此沉闷,手下的员工自然也活跃不起来,气氛有些寡淡,我只盼着赶紧吃完了事,谁知事情突然就起了转折,两三瓶啤酒过后,不知怎么话题聊到篮球上,领导一改刚才的严肃,话语骤然多了起来,谈起NBA以及国内的球星那是如数家珍,越谈越高兴,越谈越热烈,脸色舒展了,眉眼也活泛起来,原来他也是一位篮球爱好者,每天都打,监狱里常年有一支犯人组成的篮球队陪他们玩,最近为了参加省监狱系统“建新杯”篮球大赛,更是加班加点训练,谈到后来,彼此居然有相见恨晚,他乡遇故知之感,酒过四瓶之后,领导把酒杯一撂,对我说,兄弟今晚先不喝了,咱们去球场练练,当即打电话找人,并通知犯人篮球队列队到灯光球场集合。

  很快,有人给我送来了整套的球衣球裤球鞋,十几分钟后,等我来到篮球场时惊呆了,身穿蓝色囚服的犯人黑压压坐在篮球场四周,人头攒动,鸦雀无声,球场上空灯光全部打开,亮如白昼,无数的飞虫在灯光下恣意的飞舞着,晒了一整天的水泥地还在往外散发热气,但风却有了丝丝凉意,一切都是那样似曾相识,我仿佛又回到了八十年代初随军在父亲的部队里的时光,那时团里篮球队为了准备参加炮八师的比赛,整个夏天都在挥汗如雨的训练,隔三差五便会邀请当地的企业或市直属机关篮球队来过过招,每到那个时候,部队里的灯光球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战士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场,井然有序的坐在球场四周,每当我方打出一个好球,加油声叫好声惊天动地,经久不息,时空轮转,球场似乎还是那个球场,但 看球的人却从战士变成了囚犯,而打球的人也从当年仰慕不已的偶像变成了自己亲自披挂上阵,一切都透着一种怪异,一种荒诞,但它确实不是梦。

  比赛过程波澜不惊,尽管我方参与的都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而对方人高马大,强悍凶狠,但在掌握他们命运的管理干部面前,个个像绵羊一般温顺,一有身体接触,立刻轻轻躲开,很少发生硬碰硬的碰撞,我从来没打过这么顺畅的比赛,以往在篮球场上,以我这样单薄的身体,都是在外围游弋,冷不丁投个三分什么的,从不敢到内线去撒野,可那晚上,我却像脱缰的野马一般,在内线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只是有一回,一次快攻三步上篮,我因为喝了不少酒,动作有些飘,身体收不住了,狠狠的撞在防守我的一个犯人身上,他比我高出一头,身上肌肉虬结,孔武有力,一看就是道上混的人,被我猛然一撞,他有些恼,眼里寒光一闪,就要发作,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刻又低眉顺眼起来,我心头先是一紧,接着一松,感慨万千,这要不是有犯人这层身份压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哪,专政的力量就是强大啊!

  比赛完了后,又被他们拉着去胡吃海喝一番,回到宾馆已经凌晨了。

  这大概是我三十年的篮球生涯里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了吧。

白城市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济南哪家治癫痫专业确山县癫痫病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