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善化寺,悠然一叹(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心情随笔

山西大同,通常以云冈石窟、北岳恒山远近闻名,殊不知有一座寺院,精心读碑,便能融入一段生动往事,感悟古今文采。这就是鲜为人知的善化寺。

千年古刹善化寺,位于繁华闹市一隅。周边楼房林立、山门前车水马龙。清晨,我穿越人流熙攘的集镇,轻步入寺。

烟尘、异味、喧嚣倏然远去,耳膜中融入的,是古柏枝叶间的柔婉的鸟啼和时而传来的风入竹之声。我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欲望、烦恼、忧思、失落渐渐被悠扬的钟磬声驱散,“放下得自在”的禅趣,像是名刹古井中汲取的清水,虽然无色、无味、无品牌、无包装,却让口干者酣畅淋漓。

每游古迹之前,我总习惯翻阅一下相关史籍,备足功课。由此,面对遗存,便能深入其中,用神思与千年过往互动。

一如众多禅林,善化寺在千百年风霜雪雨中也是几经磨难。遥想当年,唐玄宗下诏,天下州郡各建一大寺,于是,善化寺前身——开元寺应运而生,当时光推移到五代后晋时,寺院改为大普恩寺,牌匾高悬之后,这里僧侣逐年增多、信众日渐密集、香火旺盛、景况空前。然而,阳光雨露之后,总难免出现阴霾与风沙,即便是与世无争的寺院也未能免俗。辽末,战事频发,一时间烽烟四起,金兵攻陷辽“陪都”西京(大同),大普恩寺被洗劫、被焚烧,一时间,晨钟暮鼓声断,刀剑碰击声起,青灯深殿、松竹弄影的佛门静地惨不忍睹。繁茂的古柏在厮杀声中折枝断腰,高阔的唐式建筑在烈焰焚烧中相继倒塌!

6年后,一个春阳朗照的清晨,这里走来一位足蹬芒鞋、身披袈裟,慈眉善目的长者,凝视着眼前的残垣断壁、满目荒凉发下宏愿:为弘扬佛法,定要让古寺重振雄风。这位长者转身而去后,带领众弟子走遍大江南北,说法化缘、筹集善款,一心建寺。不久后,一些工匠和信众在高僧的感召下纷纷走来,或修复殿阁,或捐赠钱物。15个寒来暑往,信仰者在为古寺焕然一新而不懈努力。试想,那时宋金战火未息,兵匪四处为患,无功利目的、无官府资助地修复一座古寺,其工程谈何容易!好在佛法无边、众志成城,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在破败的大普恩寺旧址上,一座气势恢宏的寺院揭开帷幕,容光焕发地呈现在众多香客面前。明代,这座历经千般磨难的名刹,寺门高悬“善化寺”的金匾。

追怀至此,恰巧看到见证善化寺苦乐年华的石碑——朱弁碑(金碑),继而,又开始思忆朱弁其人。

别号“观如居士”的朱弁,是朱熹叔祖,没有多少史料记载他的文才业绩,也没有多少后人记得他的坎坷平生,但是,从碑文字里行间上品味,我总感觉他是值得一写的古人。

我走入寺院一间静室,泡上一壶清茶,轻轻取下书柜中的《宋史》,字里行间中,这位南宋婉约派诗人似乎由远而近、生动鲜活。

“少颖悟,读书日数千言。既冠,入太学,晁说之见其诗,奇之……”的南宋太学生朱弁,坐在静室书案前,专心书写大普恩寺经历“烽火三连月”、由一片废墟恢复本来面貌的过程。只见他时而悬笔沉思,时而仰头长叹,宣纸上,感触万千、叙事生动的文章散发着墨香缕缕。

寺院碑铭,大多放置于殿阁之前,松柏之间。而被书法家、文学家、碑刻艺术家们誉为“碑文绝唱、刻工绝妙、书法绝世”的朱弁碑(金碑)却静静立在供奉“华严三圣”的三圣殿中。中外来宾、善男信女,神情专注、目光凝重地端详着古碑,追忆着文章被宋代文学家、画家晁说之称道、被金兵拘禁异国他乡16余年、撰有不少爱国诗章的南宋使节朱弁。

史料的文字在我眼下伸延,竹丛的绿韵在窗外摇曳。读史思人,遥远的时空渐渐被拉近……

那是一个风雪黄昏。宋高宗授为修武郎的朱弁,轻装简从,从临安(杭州)一路走来,迎着满目迷茫踏入金国的西京(大同)。当晚,在金兵大帐里,传出朱弁朗声力劝金国将领“平息战火、两国互不侵犯,于国于民皆有利”的铿锵之语。那夜,金兵帐外冬云密布,寒风呼啸,腊月的北国,雪花如席。

嗜杀成性的粘罕,居然喜爱上这位用句不俗、表述能力极强的宋使,力图以高官厚禄诱惑朱弁,却遭到朱弁严词拒绝,而后,以刑具威胁、以饥饿折磨朱弁,毫无结果。最后,金国首脑把这位“宁死不事金”的宋史扣留在西京(大同)16年。难归故土的时日,朱弁除了开馆教书,讲述儒家之道外,大部分时间是在这座古寺中度过。在与圆满大师交谈中,在大家齐心合力修复古寺的热烈气氛里,他感到释怀,感到欣然,感到和谐求善的分量和力度。

名刹重现之日,当圆满大师委托他撰写碑文,他欣然应允。于是,由朱弁撰文、南宋书法家孔固书写、当地碑刻名家刻文,记载了大普恩寺创建初始到遭逢劫难,及至千百名信众重修的过程。在三圣殿,我看到,众多读碑人在导游悦耳的解说下,大多为名刹坎坷经历所感动。

我站善化寺高处,手搭凉棚遥望南方,试图搜寻朱弁在16年后回归临安(杭州)的路径,然而已不可能。但见高耸建筑物,密集的楼房早已把视线遮挡。只能依据史料了解朱弁的结局:鉴于金国没有和解诚意,朱弁回国后,官至奉议郎。因力劝宋高宗恢复中原,得罪权臣秦桧,最终郁郁而终。

我在蕴蓄木香气味的殿阁间和散发着清香的古藤下漫步,思潮起伏,想起偏安一隅、畏敌如虎的南宋小朝廷,所作所为,让后人谈起来很不舒服。幸好,留下的不仅仅是哀叹,也留下了不少名词佳话、名流心声。岳飞、李清照、陆游、文天祥……留下豪壮的词句。辛弃疾与陈亮留下“鹅湖之辩”铿锵之音,在金国陪都一座古刹里,也留下一座很值得细细品味的古碑,留下值得慨叹的名人逸事,总算让读史者在悲凉后感受一种气势、一番豪情,也算是得失互见吧!

正想到此,步子已迈出山门,陪同人领我们走向善化寺后面的华严寺。身后,悦耳的梵音依旧,飘动的烟缕依然。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西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郑州儿童癫痫专科医院小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