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笔墨】牵手(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心情随笔

下午两点有个重要会议,要送参会人员李老归侨到综合大楼开会。看看表,还有充足的时间,事情也简单,我不急不忙地在看今天的报纸。

李伯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来了,老人家就是急,时间观念也强,还早呢,我对阿伯说:“阿伯,时间还早,先喝杯水吧!”,李伯摇摇头,也不进来只是说:“我走得慢,早点过去吧!”

我瞟了瞟手上的资料:李毅,男,70岁。再抬眼望望阿伯,精神气色都不错,乍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不会行走不便吧?但是老人家这么心急,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就按他的意思提前走吧。

刚准备起身,有位阿姨从大堂正门进来,既不看人也不说话,径直走到阿伯旁边,轻轻地牵起他的手,阿伯扶她坐下来。

她很静,穿着方格子灰褐色过膝半长裙,布料贴身,看上去大方得体。头发已全白,银色,脖子上有一串浅绿浅绿的玉,在灯光下有着隐隐的光泽。

我愣了一下,阿伯笑笑对我说:“我老婆,她不放心,一定要送我。”,不是吧?我从心里叫了声,从这走过去,才10多分钟路程,而且我是工作人员,负责带队,应该没啥问题啊,还用得着送吗?

阿伯也不理会我的疑惑,只说着:“没事儿,我们走吧。”,边说边示意我往前走。我跟值班人员简单交待了几句,让他们招呼一下阿姨,让她自己回去便可,不用等着。然后带着阿伯前往会议大楼。

阿伯不说话,一声不吭,不觉就走了一段路,回个神,怎么回事?视线里好像不见阿伯了呢?这条路虽不长,人流车流还是蛮拥挤的。

我焦急地周围望,远远地,在我后面,我看见阿姨紧紧地牵着阿伯的手,正一步一步缓慢地往前移,我转身跑回去,忍不住问:“阿伯,不舒服吗?要不要休息一下?”阿伯摇摇头说:“不好意思,看不清路。”阿姨掏出手巾,替阿伯擦了擦额头的汗,一直望着阿伯,眼也不移,自顾自地说:“白内障,好多年了。”我这才非常认真地盯住阿伯,在那幅厚厚的镜片后,阿伯的眼球,一片浑浊,好像已经变形,怪不得阿伯要提早那么长时间,看来,这段短短的路程,对于患了白内障几乎失明的阿伯来说,算是一段很漫长的路程了。

我竟是忽略了,仅是当做工作完成任务而己,没有在这之前事先打个电话,更详细地了解情况,心里不禁懊恼着自己的疏忽。

于是,我几乎是一步一步移,陪着他们走走停停,没想阿姨很能聊。她说话语速略慢,回忆着那个时期惊心动魄的往事,眼眶微微湿润。我看到她脸上有着异常的祥和,并且有着那个年代我们不能深入理解的对某种信念的崇高的信仰。

我也有点感慨,革命、战争、历史、岁月,这是离我们遥远的世界,从个人身上折射到如今现代化的速食年代,似乎像是传说,但是,你很确定地相信,那曾经是一种更真实的存在。

就这样,边走边聊,带着他们俩慢慢地慢慢地往前走。

转了两个小弯,到了十路口,会议大楼就在这个十字路口对面不远处,我轻嘘了一口气,终于快到了,阿伯这时抽出一直被阿姨紧握的手,小声对她说:“好了,别送了,再走你不认得回去了。”阿姨也不说话,却怎么也不肯松手,我想,横过马路再往前100多米就到了,阿姨送过去也没什么,便对阿伯说:“没事的,让阿姨送吧!”,“不行,她有老年痴呆症,过了这条马路,她就不认得回家了。”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想来,她的记忆,自患病之后,就停留在那个年代了。

我指着对面的那幢高楼,安慰阿姨说:“阿姨,你看,对面就是开会的地方,你回去吧!”谁知,阿姨仍旧牢牢地抓住阿伯的手,还是不肯松开,我心里有些急了,时间差不多了,不能这样耗着呀,“都叫你不送了,马上回去吧!”阿伯烦躁了,低声喝斥道。“真的没事,我会扶着阿伯走过去的,你放心好了。”我也附和着说。阿姨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我也轻轻地拉开了阿姨的手,扶着阿伯,沿着斑马线,走到马路对面,回过头,看到阿姨还站在原地,朝我们这边努力地张望。

我朝她用力地挥挥手,然后继续前行,越走越觉得吃力,阿伯是北方人,比较高,大约1.80左右,偏胖,想想真是难为了个子小小的阿姨,哪来那么大力气,扶着他竟然走得那么协调自然,我都感到有点力不从心,本来15分钟就可以走到的,足足用了30分钟,还好,到达会议室,时间刚刚好。

会议不长,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再扶着阿伯坐电梯下楼,一出了电梯口,又看到阿姨,我大吃一惊,“阿姨,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认识路吗?”阿姨低下头:“我不放心,没有回去,等你们过了马路,就跟着走过来了。”“你呀,老不听话,都叫你放心了,小林会照顾我的。”。

阿伯侧转身,指了指阿姨,“她就是这样,去哪儿都不认识路,又担心我看不见,总要跟着,真拿她没办法。”

“谢谢你了,小林。”阿姨低下头对我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好了,我们走吧。”阿伯对我笑了笑,摇摇手,牵着阿姨的手,两个人,一高一矮,一前一后,仍然紧紧地手拉着手,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转过十字路口的大楼,渐行渐远......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一片模糊......两个不算健康的老人,一个白内障,一个老年痴呆症,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可以彼此牢牢牵着对方的手,不离不弃?在充斥着“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日益浮燥的城市里,还有什么比这情景更有力的回击?

“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追逐着你的追逐......”每次我舒展双臂,跳起这首《牵手》,总会浮现出那对老人的身影——想要牵着的那双温暖的大手,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却是那么那么地遥不可及......

北京癫痫权威医院河北癫痫病最好专科医院治疗继发性癫痫的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