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两位刘老师(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心情随笔

在我的求学生涯里,遇到两个刘老师,他们都深深地影响了我。今天,做了近三十年语文老师的我,突然想起了他们,自感无以回报,只能提笔,借助瘦弱的文字勾勒印象中他们的轮廓,借此将他们的音容铭记,将他们的笑貌收藏。

——题记

初中时,我们学校有一批业务骨干,他们只带初三,美其名曰“把关老师”。在初一初二丫头小子的认知里,他们个个都是传奇,只因他们人人手下都有绝活:数学任老师不用圆规,随手往黑板一比划,一个圆溜溜的圆就乖乖地呈现在学生眼前,“圆规任”的称呼由此传开;物理王老师修理收音机功夫了得,大小故障到他手里都踪影全无,学生送他爱称“物理王”;化学强老师更是厉害,上课从不带书,每讲一个知识点,只让学生将书翻倒第几页,上完课不翻书也能准确地告诉学生作业在第几页第几行,他超强的记忆力会让我们目瞪口呆,学生们都佩服他,送他外号“化学强”……带着这些听来的神奇传说,我们走进了初三。

进入初三之后,见证了传说的神奇,我又发现了一个老师――儒雅博学的刘老师。和那些怀揣着绝活的理科老师不一样,传统国学滋养下的刘老师是慈祥的,是宽厚的,是懂教育真谛的。

刘老师,马家镇堡子村人,当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教我们语文。据说,大学毕业之后,他分在城里工作,文革期间回到本地。也许是年龄的缘故,也许是修养的原因,刘老师待学生非常和气。藏在大镜片背后的那双眼睛整天笑眯眯的,目光柔柔的,感觉善意无穷。他说话声音柔和,带着磁性,听起来很舒服,很有亲和力,他简直就是电影里的白胡子老爷爷。他总是轻声柔气地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从不大声呵斥,没有居高临下,没有盛气凌人。奇怪,就是这平易近人、亲切随和,反倒降伏了一群处于叛逆期的淘气鬼。大家都喜欢他,从不跟他对着干,都愿意乖乖地听他的课,背他指定的课文,完成他布置的作业。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柔能克刚吧,他的绕指柔成功地熔化了我们这些需要百炼的钢。

最初,和大家一样,只是像喜欢自家爷爷般喜欢他,一次作文之后,对他的喜欢上了一个层次。那次,刘老师让写篇《寒假见闻》。这是个很老套的题目,构思时我犯难了,一个假期都在家里呆着,怎么写见闻呢?写一些身边的事例吧,都老掉牙了,没什么新意。突然有了想法:何不写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农村的新形势新变化呢?这个容易写,每天置身于其中,耳闻目睹,有亲身体会。可是,怎么表达才会有新意呢?斟酌再三,选择通过去外公家路上的见闻来表现,外公家在临县,来回路上的景象都是很熟悉的。而且,写路上的见闻,既可以串起许多事情,丰富内容,在形式上又可以与其他同学不同。很快地,我就顺利完成了作文,第一次体会到了写作的快乐。

没想到,在评讲作文时,刘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扬了我的作文,并当作范文念给大家听。最使我高兴的是,评语中指出这篇小文有鲁迅小说《故乡》的味道。鲁迅可是我们那个时代学生心中的男神啊,我的作文里有《故乡》的味道,这么高的评价带给我的力量无法用语言描述。也许,作文本身并没有那么好,这只是一个宽厚的老师对我善意的鼓励。可是,对于一个初三学生来说,的确是莫大的幸福啊!那一阵,放学路上,感觉路边的树叶好像都在朝我微笑,朝我招手,为我祝贺,心里美滋滋的,别提多高兴啦!从此,挤牙膏一样写作文的我对作文不再胆怯了,甚至还稀里糊涂地喜欢上了精灵般的文字。现在想起来,我能喜欢写作,真要感谢刘老师当年那次作文讲评。

有时,老师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句随口而出的话语都会对学生产生巨大影响。或许,内心深处,每个人都有一种被认可的渴望。老师略带赞扬的眼神或话语,就像冬日的暖阳会让学生心生温暖、产生希望、产生动力。

我做老师后,也常常鼓励学生,尤其是对语文基础相对较弱的。唯愿他们能够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潜能,成为一个爱读书爱写作的孩子。

可惜的是,我的刘老师已经听不见这些了,他早已作古,去了天堂,愿天堂里的他幸福无忧!

初中毕业,顺应国家需要,就读于人才速成基地――陕西乾县师范学校,成了一个师范生。很低的起点让我的人生道路上多了许多门槛,幸运的是在这里也遇到一批高手老师。他们中的多数是被文革荒废的一代,在青春的尾巴上进了大学,来之不易的教学机会使他们的教学多了一种生命的旷味;也有一些是文革后的大学生,幸运的天之骄子,风华正茂的他们带给学生的是一种青春的活力。教我们语文的老师,就属于后一种。

语文老师也姓刘,他给我们代课时,刚从陕师大毕业,身上的学生气还没脱。无论衣着打扮还是言谈举止都像一个大男孩,看着还有点腼腆。当时,他算不上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但他学识渊博、表达能力强,是一个很好的语文老师。

记得第一节上课铃响之后,一个年轻老师缓步走上讲台,他面容白皙、身材颀长、眼睛高度近视。他站在讲台上,把全班学生扫视一遍,之后,离开讲桌,走到讲台边上,向着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鞠完躬,开始自我介绍。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衣着朴素,干净利落;镜片厚重,斯文儒雅;谈吐自如,渊博潇洒。

介绍完自己,他就开始上课。那节课,他讲的是郭沫若的散文《石榴》。郭沫若及其代表作品简介完了,他用很标准的普通话范读课文,当时,我们听得如醉如痴。八十年代初,老师讲课大多是方言,他的标准普通话对我们来说无疑如听仙乐,怎不陶醉?

刘老师平时在课堂上喜欢向我们介绍一些作家作品,从他的介绍里,我第一次知道了托尔斯泰、巴尔扎克、雨果、司汤达、泰戈尔等闻名世界的作家;第一次知道了《安娜·卡列尼娜》、《复活》、《高老头》、《悲惨世界》、《红与黑》、《吉檀迦利》等世界文学名著;第一次知道了多情的安娜、不幸的马斯洛娃、可怜而又可恶的高老头、怀揣梦想而又误入歧途的拉斯提捏、美丽善良的艾斯梅拉达、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充满野心的于连等世界文学画廊里的代表人物。同时,他给我们推荐了大量书籍,让我们课余时间阅读,他还经常毫不吝惜地把自己的藏书借给我们。我从他那借阅过《史记》《罗丹传》(作者名字记不清了)、《傅雷家书》、《燕山夜话》等作品。这些作品弥补了课堂知识的不足,带着我们一步步走进文林、走进书海,带着我们一步步走进古代、走出国门,让我们一步步地爱上了阅读、爱上了写作。

毕业之后,杂事缠身,和刘老师联系很少,只知道他也离开乾师到了实验中学,后来又去了西安中学。前年,带学生参加夏令营活动时碰到他现在的一个同事,了解了他的近况。去年,学校组织去西安中学听课,我有幸前往,休息期间,拜访了刘老师。几十年不见,他的变化很大,身体轮廓几乎增加了一倍,长期的高强度工作使他看上去很苍老。唯一没变的是厚厚的镜片后的那双细长的眼睛,依然那么深邃,仿佛能看穿一切。

见过面之后,我不由感叹:岁月是可怕的,再优秀的个体生命也难以抵挡住岁月这把雕刻刀。不过,话又说回来,时光只能改变容颜体貌,学问修养是永存于心的,会幻化成一种气息,氤氲在周围,谁也带不走的。刘老师身上的斯文儒雅还在,和以前相比,更多了一种岁月的痕迹。

......

我的两个刘老师,对别人来说,他们只是两位普通老师;可于我而言,他们是我人生道路上的灯塔。他们用心血和智慧为我铺就了一条坦途,是我今生今世的贵人,我会永远铭记于心!

武汉市治疗羊癫疯专业的医院是哪家郑州市到哪里看羊癫疯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