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刹那记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心情随笔
破坏: 阅读:1899发表时间:2012-12-03 16:02:27

有些记忆总会在脑海里反复上演,再浅再淡也一遍一遍不停地闪过,譬如见你们的那一刹那。
   陌说晚上9点半到龙游,和军赶到火车站时才发现火车要晚点,那瞬间,我在灯光里看见时光仿佛被迅速拉长,我甚至看见了等待的人群里流淌着的急切期盼。等到眼前终于开始攒动,我看见人们陆续从出口处出来,我闻到熟悉的气息向我靠近,那是陌吗?我一边后退一边打量,我想在灯火阑珊里看清记忆里珍藏的脸,眼前这个素衣女子,真的是那个在心里不知道叨念了多少遍的陌?这一刹那,她已经生生地站在眼前?
   真的是陌。忘记拥抱了,我只笑着,看着,想说,又说不出话来,伸出双臂,拥抱。
   如此熟捻,哪里有什么陌生的感觉?平日里早就熟悉的声音,早就交付的心思,只一个眼神,便已经穿越时空,穿越尘事,抵达心底。
   絮絮叨叨着问一路是否安好,想到要在凌晨3点去衢州接梅,与陌对视笑开。军只负责开车,不理会我与陌的话题,或者他早已经知道,今天来的这两个女子,便是我日日念着想着要见却始终未见的人儿。现在,终于有了这样一刻,这个浅冬,我们奔赴了一场生命之约。
   闹铃在凌晨2点准时响起,我只一愣,便立刻清醒了,“起来哦,我们要去接梅”,军很利索,眼里还是满满的睡意,只在我的一句话里便披衣起身。我敲响小房间的门唤陌,有些迟疑和恍惚,以至于现在我还记得我当初倚门的那一刹那,我一直在想,陌真的在里面吗?
   有些事真的会在某一瞬间让人猛然失神的,我怎样才可以相信这些都是真的?距离衢州有近一小时的车程,这样的凌晨出发,我们真的是要去接梅?风有些清冷,浅冬的气息便在这风里绵绵密密地逼近,路上几乎没有车子,和陌说我呆的这个小城,一路浅笑轻语,生怕扰了夜的梦扰了军的专注,我们的心里怎不明白,这一刻,我们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相聚时光,马上就要到了。
   可是,我却很笃定,梅对我,仿佛只是昨天离开的亲人现在回家来。我对陌笑着说:梅下车的时候不见我们在出口会怎样?陌笑,那就看看呗。看吧,即使是这样的时候,我们还不忘记玩笑嬉戏一番,一如在论坛在Q里。终于,淡淡烟雾萦绕的灯火里,梅如约而来,她根本不是我们心中焦急和不安的样子,她很稳笃,只张望一会儿,便朝我们走来,那一瞬间,我们大声笑开。
   这便是相见,我们在最静寂的时光里见到了。凌晨的风很清冷,陪伴我们的,却无比温暖,不眠的眼眸里,盈满了温情。
   一早就听见轻而熟悉的声音飘进房间来,睁开眼,硬是呆了一会儿,才突然想到梅和陌就在隔壁,那些如梦的呓语瞬间便去了,我迅速起身,全没有了往日的慵懒和对床的贪恋,梅和陌,早已经笑着等在那里了。
   天气,衣着,姜花,窗外,那一癫痫病常见的三种症状是什么刻,任何可以入眼的都是我们的话题,我跑去楼下拿了热水壶来,陌铺开茶具,真真有了我们常说的画面:温酒,对月,话流年。可是啊,这刻没有酒,只有茶的馨香,不是月,只有晨的清新,我们却一样话流年,一样摸索着彼此的碎言细语,一样在倾听这些稚雅呢喃,是不是?
   安然笑开。这样的画面,我心早有微澜,眼底,已经盈满暖意。
   多想紧紧地一直牵这两个人的手,如此我就可以带她们走我常走的路,看我眼里所有美丽的风景;多想让时光就这样停驻,如此我就可以看着心中惦念的这两个人一直在眼前浅笑嫣然;多想这一刹那就是永恒啊,岁月好缤纷,花开那么美丽,花落亦是如此从容,即使只是一盏茶的时光,也早已经如此丰盈,如此温馨。
   民居苑。灵山江。古戏台。高冈起凤。这些风景有多熟捻,我的话语就有多琐碎。我一路絮絮叨叨说我的小城,一路与梅、陌嬉闹,时而走前,时而窜后,冬的阳光浅浅淡淡,可那刻,我们的笑声中,不止阳光,连风也开始灿烂起来。陌看我,偶尔有探究的目光,许是文字里的我和她眼前的我完全不一样吧,梅便开始总结,陌啊,这世间有两样东西最会骗人,其一就是文字,飘决不是她自己文字里那个忧郁的女子,别被她骗了。我笑,陌也笑,知我如她们。是,她们看得见我隐藏在骨子里的热闹,我安静的文字背后全是我的缤纷,就像这刻,我的话最多,我的笑最响,陌的恬淡,梅的安然,就是最鲜明的对比。
   我如何才可以不记住,我最熟悉的风景里终于有了我最心心念念的人的痕迹?我如何才可以不笑起,我常常停驻的江畔终于有了今天这样一幅生动鲜活的画面?民居苑那旧年的院落依旧静默,灵山江那清澈的江水依然流淌,这样的相聚就是这尘世间最美丽的遇见。我知道自己有多珍惜这场遇见,我也知道明日会远隔天涯,明日会奔走无关彼岸的生活,但是,相遇的温暖早已经在我们相视而笑的那一刹那,一一浸润了。
   绍兴的沈园,一直是我们的话题,在我们看来,可以在这个初冬去走一下那个早已经闻名遐迩的爱情主题公园,感怀一下陆游的深切眷恋和唐婉曾经沧海难为水,再读一读那著名的《钗头凤》,不知道会有多惬意。实际上真的不是我扑冷水,当我对梅和陌说从龙游到绍兴没有直达火车的时候,她们两个对我愣是疑惑地看了半天,我继而解释,我虽然常常去绍兴,但我不是开车去,就是从诸暨转车去。
   诸暨,当这个地名进入我们的话题时候,兰儿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我们的话题,怎样去遗忘云中的日子,怎样去遗忘那些文字为谋的每一个刹那?《气场》、《淡淡浓》、《春宴》,还有多少个深刻而感动的瞬间?
   那就去吧,先去诸暨,然后转车去绍兴,如果可以见兰儿,又是怎样的欣喜?
   诸暨于我,每一次都只是匆匆的路过,我顶多只在匆忙中看那秀丽的山、澈澄的水和日新月异的高楼,从没有一次,可以慢慢走那片远古的土地,怀恋一下那沧桑岁月里美人浣沙的悠远。我对梅和陌说,如果今天实在去不成绍兴,诸暨,亦有美丽的风景。梅却笃定地说,她想在这冬的夜,温一壶绍兴老酒,坐上乌篷船,谈笑间,共度流年。
   这一直是我们的愿望,纵使时间紧得我们真的无法实现,我们也想去试一回。买车票,等火车,上车,一路展转,1点多就从龙游出发6点多才终于到了诸暨,终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绍兴,已经走不进我们的行程,那一刻,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有驾照该有多好,那真的不会应了梅一直说的一句:好时光是用来浪费的。
   但怎是浪费呢?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光里遇见,再这样一起走一段路,何尝不会在日后成为美好的回忆?陌接通兰儿的电话,说已经到酒店,陌迎出去,我和梅笑,说,我们不说话,并肩站,看兰儿能认出我们谁是谁不?话音还没有落,兰儿已经在眼前,她在我们的笑声中直唤我们的名字。怎会认不出呢?梅说,文字与人的对照,是恰如其分的契合,我们是,兰儿也是。
   夜色中的诸暨宛如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这座城市,因为那些美丽而动人的历史和传说让它变得与众不同,浣沙溪,从远古走来,一路沧桑,一路旖旎,今天,阑珊灯火里,我们只看见它在如初般安和地流淌。兰儿车技娴熟,带我们一路走过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羊角风,尽是喧嚣中的稳笃和心情中的喜悦与温暖。
   晨起,阳光浅淡,一宿的嬉闹已是昨日的印记,我说近四十年才有这样一次的同床共眠,又瞬间远去了,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时光?知道分别就在午时,却是谁也不说,陌依旧不紧不慢地沏茶,满上,再满上,四个杯子,氤氲着岁月的香。
   苎罗山。古越台。西施故里。浣沙石畔。那一处又一处精致的江南小景里就那样留下我们的欢声笑语,兰儿用她的相机记载下了那一刻刻最动人的风景,或浅笑,或转身,或站立,或小坐,每一个刹那,都有我们最真挚的心。如何去描摹这一切的一切?浅冬里满目的蔷薇,早已经和一枝残荷一起,见到了我们最本真的笑。这笑,一直到现在,还时常萦绕在我的眼前。
   从没想过要落泪,纵使知道那样的相聚有多难得,但是一想到转身后便又是天之涯地之角的分离,我所有的心情在那瞬间便已经零落成一地的萧瑟。于是一直笑,即使在兰儿送我去火车站的那一会儿,我也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专业在梅和陌的面前如常般地笑,但是,终于抑制不住,那泪已经留下,我拥住了梅,借她的肩膀,掩饰自己。
   陌问,要送你吗?我摇头。下车,我说,不用送。真不送?不送!陌摇下前座的车窗,伸出手,在我只与她一握,甚至来不及与兰儿道别的时候,我便转身,离开。
   风很大。站台很宽阔。我一直没有回头,因为我知道,所有的分离,都是为了再一次相聚;一如所有的刹那,在我的心中,早已经是永恒。
   记下。因为,一直念。

共 323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