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寂静的海岛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心情随笔
破坏: 阅读:2461发表时间:2015-08-14 14:20:47
癫痫病患者孕期保健的预防都有什么
摘要:若是人离群独居,那他便是寂寞的人。海岛也是,远离大陆孤零零漂浮,四周是了无际涯的苍茫海水,孤独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疗的好地对着大陆瞭望,它是寂寞的。然而孤独有孤独的情愫,距离产生寂寞美。海岛的寂寞和我的寂寞同出一辙,仿佛五百年前约好的缘分,邀我,约我,呼我,唤我,前去踏寻前世贮存已久的寂寞。

【荷塘】寂静的海岛(散文)
   大长山岛静静地仰卧在碧涛万顷地黄海上,宛如刚刚出浴的少女,裸露的酮体凸凹有致,千亿万年她就这样平躺着,一半浸泡在水里,一半漂浮在水上,双眸凝视着天空,淡看云起云落,闲笑春夏秋冬。
   若是人离群独居,那他便是寂寞的人。海岛也是,远离大陆孤零零漂浮,四周是了无际涯的苍茫海水,孤独地对着大陆瞭望,它是寂寞的。然而孤独有着孤独的情愫,距离产生寂寞美。海岛的寂寞和我的寂寞同出一辙,仿佛五百年前约好的缘分,邀我,约我,呼我,唤我,前去踏寻前世贮存已久的寂寞。
   人和海岛比寂寞,可谓不自量力。海岛的寂寞如片片鳞甲,随便剥下一片,就是千年万年。
   行走在大长山岛的街上,一条繁盛的商业街,宽阔的通衢短而又短。三三俩俩的行人,散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脸上却是写满悠然和满足。我混迹其间,在三个或几个稀疏的人缝里行走着,试图和他们同样。失败的是,他们竟然能够轻易而举地辨别,似乎一眼就能看穿我慌乱如草的心境。擦肩而过,会报以怜悯的浅笑。悻悻然,不敢对视,唯有躲进充斥海鲜味道的农贸市场里,假装镇定化作一个购物的本地居民。
   农贸市场很宽敞,海鲜柜台就在靠边的尽头。一排排在海里活蹦乱跳的鱼,呲眉瞪目地躺在那里,活脱脱地生物标本,等着做成一锅鲜美的鱼汤。我来来回回闲逛,在一个鱼档停下。鲅鱼很新,鳞片泛着青幽幽的光,一侧圆而又大的眼睛和我对视。没有眼帘,也不眨眼,不消片刻,便被逼视得心慌意乱。同样新的还有卖鱼大嫂头上包裹的布花巾,笑从印着秋菊的花头巾边荡出来。想必卖鱼大嫂和鱼一样看透我的心思,含笑不语。也许是心浮气躁,通过游离的眼神露出破绽,几乎所有人均认定我非大长山岛人。每每和海岛人相遇,面部轻松愉快的表情,气定神闲的模样,令人羡慕。那洒脱的心态、缓慢的生活节奏和海岛的寂静相吻合,即使农贸市场也不吵杂,大长山岛一片祥和与宁静。
   大长山岛的静,是一种孤独的静,寂寞的静。这静历经千年万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慢慢沉淀下来,就有了特别的风韵,看不见一点世俗的轻浮。通透,清澈,整个海岛弥漫着纯朴的古风。千百年来海岛就这样平和地寂静着,大长山岛的渔民就这样平和地生活着。老人一顶过了时的灰布解放帽,歪仄着斜带,围成一堆,聊着南朝北国的新鲜事,谈古论今,直说得日落星起,东方泛白;妇女是海岛的亮点,花头巾是标志,几朵素雅的花瓣,或是几片清淡的三叶草,裁下春天的一角戴在头上;最活泼的是孩子,还有他们身边的黄狗。服装和城里别无二致,只是饱受海风侵袭的脸庞,泛着微微红色,留下了海岛人特有的印迹。孩子和狗,风一样飘过来、荡过去。海岛的宁静便被划开一道口子,随着孩子和狗的身影,消失在山脚蓊郁树林里。这口子慢慢地自愈自合,海岛又恢复了往日的静逸。
   现在的渔民不完全是出海打渔、养殖鱼虾贝类,也与时俱进搞起了旅游,搞起了渔家乐。在大长山岛的杨家村,一片金黄澄澄的沙滩,网一样铺在那里。夏天,多如蝼蚁的人群在沙滩上爬来爬去。夏天的热和旅游的热搅在一起,海岛便失去了矜持的模样。一口大锅摆放在门前,焦炭炙热地喷出火苗,锅里的凉水忍受不了高温的热情,咕嘟咕嘟冒着腾腾白汽,鲜美的香味,随着一阵一阵的柔风,送出几里地外。活的虾蟹贝类刚进锅里,以为找到安居的新家,还在水里四处畅游,或吐着白沫,倦着身子在角落里歇息,水温越来越高,虾蟹贝类慌得分辨不清方向,只在水里上下乱蹦,不一会儿,青的白的,一起发红,变成了叫做海鲜的美味佳肴。
   海鲜的味道飘出很远,刚刚还在沙滩欢乐的游客,忽然鼻子里钻进了香气。香气顺进嘴里,变成了垂涎的液体,管也管不住,一串一串从嘴角滴落下来,沙滩上立时布满了深深浅浅的坑。于是,人们纷纷起身,朝着飘着香气的地方奔去。一家子老老少少四个五个,或朋友同事七个八个,大家围坐在渔家清爽的小院里,十几张桌子,几乎没有插针的地。少顷,院子里便传出了酒杯交错的劝酒声,这嘈杂声如青蛙鼓噪,淹没了海岛昔日的平静。
   渔家小院是方方正正的小院,U字型的院子,只在一侧开了一个口,立着一个铁门。周边的房屋早已开设了客房,靠窗是一溜东北特有的火炕,铺盖横平竖直,整整齐齐摆放着,好像豆腐块一般白白净净,等待着晚上被切割的凌乱。海岛的夏天,闷热得似乎下了火,四处焦烟。幸好,还有海水的一片清凉可以消暑,还有一锅热气腾腾的海鲜可以解馋,引来了天南海北的游客。
   在我眼里,还是喜欢大长山岛的秋天,秋天的海岛更平实、味道更浓。游客一涌而退,大长山岛独自在沉想、在冥思。天,高过天的高;海,蓝过海的蓝。我被这祥和的寂静镇住了,心里的浮躁像被水洗过的污泥,抽丝剥茧般一滴一滴化作乌有,身不由己滑进寂静的深渊里,看人、看山、看海,看一切目力所及能看到的风景。
   秀丽的海湾在天边挂着,半拢半合,划出半个圆圈。缺口处,就是鼓鼓胀胀的海水,涌进涌出,不得半点清闲。一个硕大的港湾,开阔了海岛人的视野。岸边、广场、花园、木栈道上,也学着城里的模样,种上了花花草草。岸边的大堤,青石铺道,曲曲折折,又长又远。几棵桑槐,疏影斜洒,枝叶婆娑,几株垂柳,如线如缕,飘逸生烟。如雨的蝉声,从一棵树杈上掉下来,引来海风的窥探。听着听着海风醉了,禁不住扭动着身子起舞,送来清凉一片。
   大长山岛人,倦了累了,便在这大堤上闲走,眼里是清湛如澈的海水,耳边是凉爽惬意的秋风,一边是青山巍巍,一边是沧海茫茫。翠绿和湛蓝,两种颜色交替。细看,这山岚的绿,竟然是立体感的绿,一层浅,一层深,绿到浓处,掺杂着斑斑殷红,那是枫叶被秋烧红的颜色。这枫叶的红,分布极不规律,东一片西一簇,微风轻拂,宛如一团流火,在树稍间倾泻流淌。白墙红顶的房屋,就藏在苍翠青葱的山坡上,挨挨挤挤,参差高低,疏疏密密,错落有致。或是成排成行赫然挺立,或是绿色茸茸间只露一角,斜坡的红屋顶,素雅洁白的墙壁,颇有几分山城的味道,又有几分浪漫的异域风情。
   海岛的秋天,是一首诗,一首清如流水的抒情诗。是一幅画,一幅淡雅如山的中国画。山和海对峙着,山俯瞰着海,海凝视着山。最懂海岛寂寞的是海,它们一诗一词、一歌一曲,深情地抚慰着、应答着。在大长山岛游逛,时时被迎面而来的空寂包裹、挤压。虽然偶尔会被清风摇树叶的轻颤、海浪拍打礁石的鸣响所惊扰,但终究敌不过海岛寂寞霸道的气场,片刻功夫就被吸纳殆尽,复归一种宁静的本质。
   沿着上山公路走,半坡间,不期然会遇到一座庙宇,一座名为“三元宫”的道观。这是一座辽南最大的道家宫观,巍峨的殿堂,雄壮的建筑群,没有游客,没有喧嚣,只有秋日明媚的阳光和我。因不是敬佛烧香的鼎盛季节,偌大的三元宫人影稀疏,即使有三个两个,或上或下,一闪而过。周围松柏、柞树、刺槐交错相聚的杂树林,簇拥着灰墙黑瓦的三元宫。三进的宫殿依山而建,由低到高错落分布。八仙殿、三宵殿、药王殿、龙王殿、妈祖殿,诸多神灵居高临下,庇护着海岛渔民船进船出、风调雨顺、事事平安。
   三元宫是个制高点,鸟瞰海岛,湛蓝的海水夺取了全部视线。海浪浅浮浅涌,阳光铺在上面,泛起一道又一道,银白的磷光,晃晕人的眼。海面并不寂寞,几只海鸥上下翱翔,偶尔几声清丽的鸣叫,惊扰了树丛里的翠鸟,不甘示弱地放开歌喉,叽叽喳喳跟着应和。视线稍微收窄,便是山岬处的海岸线,蛇一样的海岸蜿蜒着,折了几折,延伸到山脚的拐弯处,迷一样躲开人的视线。
   港湾里动也不动,也许正是休渔期的季节,几十条渔船憋屈地停泊在那里,懒散地享受着秋日的阳光。不经意间,却成了手机取相框里精美的画面,一幅幅有海、有山、有船的相片,保留在相册里,化作时光永存的纪念。在三元宫的高处凭栏,一处伞盖如茵古槐下,海岛的静逸,道观的静逸,寂静下的宁静,深邃辽远,没有一点杂音。
   我宁愿相信,大长山岛是上天遗落的一滴眼泪,它如此静逸、如此温润、如此娴雅,和长山列岛的其他岛屿一起,默默地拱卫着祖国海疆的安宁与平和,它们是黄海中一串熠熠闪光的明珠。
   轮船一声汽笛,缓缓驶出鸳鸯港码头,依依不舍离开了大长山岛。站在船尾,看着海岛渐行渐远,隐隐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万里无垠的天际。似乎遗失了什么东西,落落的孤寂将尽未尽,新的落寞又上心头……

共 325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