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荷塘呓语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推理
摘要:今晚注定不会有月光,音消云散的时候人影也会散去,记得有回半夜来听荷,居然是鱼儿们梦中的呓语,水里的蛙,草丛中的蟋蟀,还有心跳的声音…… 一、   荷塘的荷花开了,这个夏天不再是炎热;黄金莲也开了,沿了荷塘的四周堤岸,密密实实的一大片,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们醒来,到傍晚的时候闭合了花瓣熟睡在一片蛙鸣里。   夏天的雨没有征兆,碧蓝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几朵云,更不知道哪朵云彩变成雨滴,稀里糊涂中就会变成“湿人”。   好端端的晴空也会飘雨,人称太阳雨,刘禹锡早说过,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特殊的天气不必大惊小怪。   竹枝词里的歌声是一种小调,从水的那边飘过来,从身边飘过去,红男绿女牵了手,悠闲在小舟上,一颗莲蓬,一朵荷花都是惬意的满足。   雨后荷塘边上的小径少有人走,湿漉漉的石板倒映着一丝清凉,透明的那种凉意从眼睛里感知,心便会静下来,认真盯紧了脚下,生怕不小心滑倒在草丛里。   糖槭树上的燕子果挂满了枝头,红红的燕尾,翘翘地随风,饱满的上半身拥簇在一起耳语,沙沙有声。   槐花是早已经开过了的,树下是粉嘟嘟的一大片,叫不上名字,旁边的松树却蓊蓊郁郁的苍翠,松香的味道演奏出一曲风的咏叹,几颗小蘑菇正伸了头张望,经常被过路的人随手抱起又放下。   蜻蜓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燕子们却在翻飞,掠过水面的时候,一定要与水面有个亲吻,一片水花,围着一圈游鱼,曼妙了整个荷塘的黄昏。   慢慢地欣赏,任清风吹皱了单薄的风衣,手指紧紧搭在快门上,我没有惊动荷花的细语,风却惊动了我心的涟漪。   黄金莲是乌苏里江里来的客人,早些年是没有的,那时的塘边长满了蒲草,硕大的蒲棒站在水里招摇,雷响夏鼓的时候,就在等待冬天的纷飞。   睡莲和它是近亲,都是伏在水面上,只是颜色的不同,有红色、白色和黄色,一样的叶片,花朵却是两个样子,大朵儿的和小朵儿的,都很漂亮,各占一方,一些在周围,一些在中央。   荷花一定要高出荷叶,亭亭玉立,肥硕的叶片被风掀起鳞片般龙影紧紧跟在后面,很有捧一束鲜花求婚的味道,荷是仙子,叶呢,风呢?   不知不觉转了一圈,公园的扩音器响了,敲奏着DJ版的《荷塘月色》,广场舞就要开始了,加快脚步离开,不是逃离,两者没有空间的隔阂,风把荷香送到那边去,那边把聒噪塞过来,有人喜欢清静,也有人喜欢热闹,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今晚注定不会有月光,音消云散的时候人影也会散去,记得有回半夜来听荷,居然是鱼儿们梦中的呓语,水里的蛙,草丛中的蟋蟀,还有心跳的声音……   二、   我是没有见过琥珀的,据说是一种透明的石头,在四五千万年前,松树脂从树干上滴落下来,正好落在一只过路的蚂蚁身上,大地颤抖了,顷刻间海水退却,高山拔地而起,那只裹了树脂的蚂蚁不知所踪。   几千万年过去了,大地早已恢复了平静,一桶桶石油被从地下抽出来,一堆堆煤炭被从地下挖上来,一个晶莹剔透的故事出现了。   树脂早已变成了石头,依然晶莹剔透,阳光下的金黄里是那只栩栩如生的蚂蚁,端详了它的面容,还是几千万年前那般年轻,你是死了还是永生?生和死怎样才能说的清?   一觉醒来,窗外碧蓝天空,梦境里的飞天漂浮在眼前的梦幻里,雪早已停了,一缕红霞正从东方的天际飘荡出来,细看楼下,行人穿上了冬装捂着耳朵小心翼翼地挪步,地面上镜子一般透明,初冬里的雨雪搅合在一起,出门就会不寒而栗。   外边的世界是风和雪的世界,老柳树的枝条努力地甩着膀子,似乎要摆脱风的摇摆,可是摇晃依然,想发怒而又不可就叫无奈。   昨夜的风,昨夜的寒,世纪公园的湖面该是冰的图版了吧,那湖中的莲蓬是不是也缠了晶莹的冰裙,摇曳在初冬的季节呢。   满心的欢喜替我背了挎包,迈开唱着歌儿的脚步,去寻找冰雪中我的期待。   两日的降雪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猛地以为是腊月的风景,世纪公园的树林里积雪很厚,石板小径有早起的人踩过的脚印,一位先生正在遛狗,那狗正在雪地里打滚撒欢。   荷塘的这边结了不太厚的一层冰,半塘的残荷被冻住了,几棵倔强的莲蓬低了头弯了腰。亭子那边的碧波荡漾里,每一株荷叶的茎秆腰际都会有一圈透明的裙,这美丽的玻璃裙闪烁着太阳的璀璨,闪呀闪地舞动在湖风里,如同落在荷塘里的星星。   吼叫着的晨风吹皱了半塘湖冰,靠岸的这边松动了,碎裂成无数的格子,阳光下着剔透着白光,形成一道道冰的阡陌,有秩序地延伸开去,直到有水的中央。   风在荷塘里冲浪,浪花里是黄金莲的叶子,依然是碧绿的清脆,在没有封冻之前或是封冻以后的水下,它们保持着夏天的颜色,与冬天的飞雪共舞。   浪花儿捶打着岸边的青石,经过一个夜晚的洗礼,石头上已经是一层厚厚的白玉,雪被湖水融化又冻结,包裹了岸边的小草,落叶,波浪的痕迹写在石头上,水滴的痕迹落在小草的叶片上,在晨光里耀眼着迷人的琥珀。   这是琥珀吗?是的啊,一夜风寒一夜雪,一滴湖水一凝冰,栩栩如生的形态,温润而柔和的造型,舒展的叶片,条条的水滴,交融了一夜的风雪,这不就是天然的琥珀吗?   那只蚂蚁在地下睡了几千万年,这些叶片只是一夜间,同样的美好、同样的被人垂涎。   正午的时候,有朋自远方来看雪,看雪之前要有酒的伴奏,雅兴该是酒后诗。酒后再次来到湖边,我的琥珀早已不见,抬头看看碧蓝的天空,太阳正暖洋洋地挂在那里看着我笑,琥珀被太阳收回去了,该看见的早已看见。   昙花一现的琥珀走了,留下湖里的浪花继续着追逐游戏,朋友们悻悻,我却不敢久留,回程的夕阳已经灿烂了西天。   晚宴上,老雷品赏着小杨的发现,在另一个荷塘里,一群繁星落在翠屏湖里,被莲蓬们采摘来裁成舞裙挂在腰际,今夜的荷塘注定荡漾起银河里的歌声……      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愈?武汉治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癫痫发作时如何用药武汉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