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蘋岛文踪(散文外一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蘋岛浮在潇水与湘水交汇处,似一枚长锚,把两条奔走在千山万水间的江,挽在一臂之间;也让两江的文脉须茎,交织叠生于道州文化的苍穹之下。故而,到永州,不可不去蘋岛。

我是仲春时节上岛的。轮船从零陵区柳子街下的老码头黄叶古渡出发,沿潇水北行大约八华里,一座四面环水的绿岛,便迎面扑来。在树木堆垒成团的浓绿中,隐约可见黛瓦白墙的老宅和其翘立的飞檐。同行的当地朋友说,那就是湖南别称“潇湘”一词的发轫处——蘋岛了。

这座小岛,居潇水与湘水之间,衍生了“潇湘”这个名词,更承载了丰富的文化元素。传说因舜帝二妃掷罗巾于水中,岛便随水涨落,故又有“频洲春涨”之称。潇湘八景之一的“潇湘夜雨”,亦是此岛称谓。最让读书人肃然的是,这岛上,有一所孵化国之高才、扛起湖湘文脉的古老庭院——蘋洲书院。而正是这座古书院,隆升了小岛的文化高度,也让我对此行,有了最大的期待。

在老码头下船,沿青苔石级上行,穿过灰墙黑瓦的山门,便置身于蘋洲书院旧址了。这是一座方正的“四合院”,中轴线自北向南,围绕它建有奎星阁、讲堂、中门、大堂、大门、门庭、影壁和长廊,整个院落,显然已经过重新修葺,再看不到荒僻小岛上,那个残院老宅的破败旧颜。走在幽静的青石甬道上,绿树蕉风依旧,百年古桂笔立,而当年学子们的身影,早已隐入在历史烟云的深处。

这所书院,与中国所有书院一样,有一种欲担家国重任的凛然之气,即使几百年风雨侵袭,也仍然从一砖一瓦、一石一碑、一字一句中弥散出来。此刻,在院中的讲堂大厅,我看到了迎面悬挂着的巨幅楷书,《尚书·大禹谟》所载舜告禹之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此十六字,尧、舜、禹三帝皆以心从之,以心传递;也为朱熹、王阳明等后世大儒所推崇,可谓中国古代治道与学术境界的最高层级。讲堂侧面,则有“礼义廉耻”四字榜书。《管子》将此四字称为“国之四维”,并强调“四维不张,国乃灭亡。”足见“礼义廉耻”是治国、治家、治学的根基。最让人侧目的是,大堂里有湘人王闿运所作的那幅著名的楹联:“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此联从学术的本源和流派来俯视,以三江借喻,潇水支脉濂溪喻道州周敦颐,湘水喻湖湘学,长江喻理学,意谓理学皆发祥于周子。湖湘文化精神的大端,脉络毕现。

蘋岛之不凡,在于其牵系二水,在于它与文化教育紧密勾连。据记载,旧时这里曾建有供学子读书发蒙的“湘口馆”,其书声高扬,直抵柳宗元老先生的诗行中:“九嶷山浚倾奔,临源委萦回。会合属空旷,红澄停风雷。高馆轩霞表,危楼临山隗。”这琅琅书声又从柳先生的笔尖,传到了我们的耳畔。

清光绪十年(1884),江华人王德榜等人捐资修建此书院。与其他书院多由儒生士人捐建不同,蘋洲书院捐资人王德榜乃湘军将领,一生杀伐征战,且在中法战争中屡建奇功。从贵州布政史任上离开后,他回到故乡永州定居。自刀光剑影中抽身,卜居乡里的他,捐资公益,乐善好施,建成了这所永州八县的最高学府。第一任山长为周敦颐的后裔、前清翰林周崇傅。从山门中,曾经走出了八位贡生。辛亥革命后,书院易名为蘋洲学堂,后又改为永郡联立蘋州中学,培养了无数学子。后来担任过湖南大学、武汉大学校长的哲学家、教育家李达,就是从这座书院走向社会政治舞台的。可见书院为湖湘育人之功。

一个多世纪后的今日,我在书院的亭廊里穿行,在古木下停驻。从怀素写蕉书处,到奎星阁的藏书之所,从“古潇湘”榜书,到影壁上的《九疑山诗图》石刻和长廊上的《潇湘八景图》,在这座大院里,我仿佛看到了先人们在文化沃野上躬耕的身影,仿佛看到他们仍然在清慧堂、北渚馆、儒行斋聚集会讲、研读诗书。

与岳麓书院、石鼓书院等并称为“湖湘四大书院”的蘋洲书院,同样也是中国封建社会教育史的最具象的载体,它将源于唐,盛于宋,衰亡于清末的中国书院史的辉煌与沧桑,将湖湘文化历经千年而形成的独特的底蕴,即学思并重与知行统一,独立思考与理性批判精神,昭示于文化天宇,留待后学瞻望与跟从。这是古老的书院对中国文化与教育最长情的陪伴,也是它们偏居幽僻山林,甚至墙塌院荒,却依然在中国教育史册上夺目耀眼的原因。

告别蘋岛,回望山门两侧“洞庭有归客,潇湘逢故人”的楹联,再悟“潇湘文波连四海,就此能悟,道在两仪太极;浮岛秋月映万川,于斯便知,学须一理殊分”之义,我想,书院这一独特文化成就的灿烂波光,必随潇湘二水,流向时空的远方……

【心中有汪洋】

画家万新厚,乃湘中新化人氏,擅画各种游鱼。其笔下,一尾尾鳜鱼、草鱼、鲶鱼、青鱼、金鱼等,凡几十种,或跳跃于半空、或悠游于荷丛,或嬉戏于藤下,或蛰伏于稻边,或回首顾盼,或者窃窃私语,或母子相随……皆鲜活如生,神形绝妙。仿佛他的心头和纸笔上,盛着一个艺术的汪洋。

新厚先生乃我之笔墨朋友。置身于他的画室,伫立在群鱼之中,深感其“万鱼堂”斋号,名副其实。每观其画,必为其画中勃勃生气所感染。纸上之鱼,最忌笔墨滞硬,死气一团。而新厚兄笔下之鱼,虽然滴水不见,却总有江河湖海的气息,扑面而来;也总让我听到溪流、瀑布与潮水的奔腾,听到水浪的铿然之声。正如国家一级美术师陈白一所言,新厚笔下的鱼,是桃花流水中的鱼,是资江碧波中的鱼,是洞庭湖里的鱼,是有生命力的鱼。而我以为,新厚兄纸笔上的万顷汪洋,乃其胸中千万条涓流汇聚而成。这些涓流,是由他年复一年对鱼文化的探寻的汗水,日复一日挥毫泼墨的辛劳,以及年深月久,对中国写意画技法不断追求的身影构成。

新厚先生出生在资江边,虽无风樯相伴的水上生活,但从小在水里钻浪里长,抓鱼、戏鱼,画鱼,成为了他生活的密不可分的部分。从在江边以树枝为笔,以沙滩为纸,到在画室的宣纸上泼墨,他的画鱼生涯已近四十个春秋。他早年当过脚夫、泥瓦匠、石匠,还给人做缝纫、理发、画像、刻章,后来又当过公务员……丰富的人生经历,让他有了厚重的生活积淀,历练了他对美的感知力,也给了他表达生活的艺术激情,更让他的画,有了一种人间烟火气与人情味。他注重以笔墨形态,体现精神内涵,以鱼水之趣,抒生活之情。他的《年年有余》《五福临门》《港湾》《金玉满堂》以及《金秋记忆》《鱼跃龙门》等作品,皆体现了民俗中的吉祥、幸福、快乐之意,展现了亲情、友情、乡情之美。

新厚先生的画,用色明快,笔意清朗,意境简远。水墨之中,线条灵动有张力,浓淡、枯湿、晕染,恣意挥洒,将写意画的自由无拘,表达得酣畅淋漓。他的《港湾》,甚得我心:画面为一条大鲶鱼,躯体如弓,弯住一条小鱼,如母抱子,笔墨简练,却趣味幽深,韵致潺湲。为达到这种境界,新厚先生付出了巨大努力。多年来,他师从先贤,纳众家之长,又不依傍某家之矩,临摹了八大山人、虚谷、李可染、齐白石等大量作品;且常常临渊羡鱼,到水库、河岸,边看人垂钓捞鱼,边写生;还数次专程赴国内最大的花鸟虫鱼市场——广州花地市场,观看淡水鱼、海水鱼的游动、静驻、腾跃,了解各种鱼的特点、习性,再把鱼的千姿百态,付诸画纸。

新厚兄痴迷鱼,到了极致,几乎成了“鱼博士”。谈起鱼文化,他的话,便若湖水倒悬,从远古陶罐上的鱼图形,讲到中世纪欧洲基督徒们佩戴的鱼形符;从儒家的“鱼我所欲”,讲到民俗中的年夜饭不可无鱼,和“鱼水深情”“如鱼得水”等人际关系。正因为对鱼的喜爱,在发现少有人做写意手法画鱼的研究后,他更坚定了抓住这个题材画下去的决心。他说,搞艺术创作的人,就是要有鱼的坚韧精神,不畏风浪、暗礁和漩涡,要有战胜困难,适应环境的能力,只有这样,方能到达广阔海洋的远方。

虽然并美术非科班出身,但新厚先生坚信只要勤奋,孤舟亦可泛海,弱羽也能飞天。他几乎每天都要画画,写生本已经花了几十个,创作的成品有上千张。除了画画,他还不断加强自己的文学艺术素养,出版了书法集《千字文》和《万新厚短篇小说集》。对艺术不懈的追求,让他在美术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2008年5月,他的个人画展,在湖南省美术馆举行,赢得了观众的热捧。2013年,他携带72幅作品,在北京再次成功举办了个人画展,引起美术界人士的极大关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鲁晓波评价说:他的鱼载着人间真善美,从资江起航,穿湘江,过长江,正奔向大海……

而观新厚先生的画,我总会想到观鱼的滥觞——《庄子.秋水》记载着,公元前300多年前的濠梁之上,庄子与惠子一场关于鱼的对话。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问:“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最后,庄子言,从濠上得知鱼之乐。这段对话充满理趣,说明了人为感知外界的主体,喜忧只在人心。

我想,身为“湖南画鱼第一人”,新厚先生是懂得鱼之乐与画鱼之乐的。他的心中游着的,正是庄子的“北冥之鱼”,欲从千里之鲲,化身为万里之鹏,也将扶摇直上,一飞冲天,直达写意画的最高境界。

长春市治疗癫痫都有什么医院哈尔滨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