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理念能改变命运(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重生小说

我小的时候,我的太奶还健在,我的太爷已经去世了,因此我没有对太爷的直观印象。但是在我的脑海中有一个比较完整的太爷形象,这个形象是从长辈叙述中拼接起来得到的。我的太爷高个,膀大腰圆,浓眉大眼,是位典型的关东大汉。

我的太爷在亲叔伯兄弟中排行老十,人们叫他十爷。在没有分家的大家庭中他任职“大掌包”的,就是车队的队长,在车队出行的时候,他骑着高头大马跟车,很是精神、威风,气派。

我的太爷性格是具有江湖的豪爽、仗义,但有点“霸气”,就是凡事都要尖,他说了算。分家以后,各家种各家的地。据说,初春往地里送粪的时候,如果我们家的送粪车从后边上来,则别家的车就马上靠在一旁,让我们家的车先过去,不然就会惹麻烦。盛夏趟地的时候,午间歇晌,要在井沿儿饮马,当我们家的马回来,则我的太爷就用大鞭子把别人家的马赶跑,饮自己家的马。这些事是从一位没有出五服的叔伯兄弟那里听到的,是否属实不敢说。

我们家后来搬家到伏龙泉镇,这是农安县的第二大镇。为何搬家,据说是由“枪打跑的”。当时我有一位亲叔伯爷爷和我的太爷关系不错,爷俩常在一起唠家常,一次在我家爷俩闹翻了,是由一件小事引起的。我太爷养了一只小狗,不知什么原因我这位叔伯爷爷,把狗打了,这下子惹怒了我的太爷,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两人就争执起来了,于是我这位叔伯爷爷大喊:“我不但打狗,我还敢打人。”于是气冲冲地走了,不大一会就拎着一干抢回来了,大叫:“你出来!”我太爷毫不示弱,站在房前大声喊:“你还敢打我!”声音刚落,枪声响起,一颗子弹从我的太爷胯下穿过,接着又两枪从两腋下穿过。我的这位爷爷枪法是极准的,据说打树上的麻雀说打头绝不能伤腿,打飞鸟也是特准,一枪一个。很可惜,生不逢时,如果赶上现在,说不准能成为奥运射击和飞碟的冠军呢。

老辈说是这三枪把我们家打到伏龙泉了。我看未必,从我太爷的个性看,他绝不能惧怕枪而搬家。以我看,太爷的搬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太爷作为大掌包的,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看清了种地是没有什么大出息的,而且种地不但艰辛还要受官府的盘剥,胡匪的骚扰。于是我的太爷就下决心改变子孙命运,在他老人家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全新的治家理念,“走出土地,改变命运。”走出种地赚钱,赚钱买地,再种地赚钱,再买地的怪圈。

作为实施他理念的第一步就是搬家,搬出闭塞的农村,搬到较开放的城镇,于是家搬到伏龙泉。实施理念的第二步是供子孙念书,他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我的祖父辈年龄较大,不能再上学堂了,就开始让父辈上学,送我的大伯父去江北呼兰学中医,送我父亲兄弟三人去小学读书。大伯父学成后,太爷不惜借债,花重金兑一个药店,取名“益发盛”,大伯父坐堂行医,我的父亲兄弟三人初小毕业在药店学徒,从此我们家就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命运,抛却了生我养我的土地。

理念能改变命运。我们家族是在清嘉庆22年由先祖曲德莲率族人逃荒到关东的。我爷爷是第四代移民,到我爷爷辈一直是从事农业生产。从我父辈开始摆脱了土地,我太爷功不可没,是他老人家的理念改变了子孙的命运。

理念能改变命运。

《悼齐福》

噩耗传来,震惊,沉痛,内疚……

一位同学告诉我:“齐福去了。”我问:“去哪了?”他严肃地说:“驾鹤西去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反复地问,答复是肯定的。我心里非常震惊,怎么可能呢?!上学期他一直听现代文写作课,坐在我的前排,每次上课我们都有交谈,从没听说他一身体不适,怎么说走就走了……

紧接着,沉痛的心情猛烈向我袭来,我沉浸在无限悲痛之中,他的身影浮现在我的眼前。这学期开学他没来上课,我以为他不听这门课了,或者有啥事了,就没太在意,后来几次想打电话问清楚,但都因有事,而没打成。我真的恨自己,没能打电话,而不知道他病了,让我错过了去慰问看望他的机会,弥留之际没能送他,他的忌日没能祭奠他……我后悔极了,齐福在天之灵原谅我吧!

齐福小我几岁,我们相识在2005年,有四年多了,时间虽然不长,但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年开学我们同时听现代文写作课,有一次,他让我帮助他打印一篇文章,开始了交往,我们常在一起切磋写作,我们由相识到相知,并成为好朋友。

齐福是位坦诚的老实人,他待人总是那么真诚,坦荡,向你敞开心扉,没有丝毫的虚伪,我愿意和他说心里话。这种品格是值得我学习的。

他是位非常热心的好人,他和老百姓心贴心,在三年困难时期,他在商业战线工作,负责副食供应,为了保证供应,他呕心沥血,下基层,抓货源,较好的完成了工作。退休后,他一直关心和从事老年工作,热心慈善工作。他是《吉林老年报》的记者,是几个老年报和杂志的撰稿人,常在报刊上发表有关文章。2008年他去北京,出席了“复兴中华道德楷模座谈会”。

他是位勤奋好学的人,笔耕不断,著作颇丰。

他是位谦虚的人,总是非常谦和的与人交往。

齐福走了,但他的高尚情操永远镌刻在我的心中,我怀念他。

杭州癫痫重点医院癫痫患者一直抽搐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