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小说她将绝品墨兰送给父亲不料竟明珠暗投被当作杂草丢弃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6-10 分类:重生小说

那里还有人?墨雪瞳象被惊着了一般蓦的缩回手,看着那道望过去黑漆漆的通道,因为门微合,这边的光线映的那边更加黑暗看不清,只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缓带轻裘的的人,似乎是个年轻男人的形象。

“大哥,你先过去,我就来。”男子慵懒的回道,微不可见的转了转身子,正好挡住墨雪瞳的视线,冲着墨雪瞳邪魅一笑,忽尔不再纠缠放开搁在身前的手,转身理了理袍子潇洒的离去。

前方弄堂处传来两个人淡淡的两句话。

“八弟,又是女人,你总这样,可会惹他老人家生气的。”温雅的声音劝道。

“反正,我就这么点爱好,看到美人当然要留下来聊两句,怎么都不能辜负了佳人不是,他老人家看不惯,我也没办法啊!”懒散的声音带着些些漫不经心。

……

随着声音的离去,墨雪瞳只觉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因为紧张愤怒没觉察到,此时扶着墙,只觉脚底酸软,差点晕倒,茫茫然咬着牙半响,才缓过这阵晕眩的劲来。

墨兰此时也找过来,扶着无力的墨雪瞳,只推说小丫环身子不适,立时上了马车,马车夫也觉得奇怪,进去时好好的,怎么出来就连站也站不稳,但因为墨兰身份不同,马车夫也不敢说什么,只听墨兰的话,尽量把车赶的稳些才是。

两个人依然从侧后靠近清薇园的门进了府门,绕过抄手游廊就进了一个垂花门,门前忽然冲出一个穿着青衣的清秀丫环,看到墨雪瞳才松了口气,上来在另一边扶着墨雪瞳压低声音轻声的道:“小姐,许妈妈不放心,让奴婢守在这里,墨荷在园子里把丫环婆子都支应在另一间屋子里训话,只等小姐进院子。”

“院子里没来什么人吧?”墨兰知道墨雪瞳没什么力气说话,接过话题道。

“就老夫人屋子里派了个嬷嬷来看看小姐,只说小姐才睡下,惊醒不得,明儿如果醒来还好,就去给老夫人请安。”墨玉伶俐的道。

果然,院子里没一个人,许妈妈坐在窗口一直往外守着,待得看到墨雪瞳忙急急的冲出来,见她虚弱的样子,急的差点眼泪都出流出来了,墨雪瞳强撑着冲她露出一丝笑脸,意思是自己没事。

墨玉墨兰服侍她喝了碗参汤后躺下,放下纱帐,才与许妈妈轻巧的退了出去。

第二天醒来时,虽然还气弱,精神气却是颇爽的,梳洗起身后,先去秦氏老夫人那里请过安,又去了玉氏那里,两边都因为她体弱没留她,只让她好好休息,墨雪瞳敏锐的发现玉氏眼底的一抹青墨,唇边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辞别玉氏后,回了院子对许妈妈和墨荷嘱咐了两句,两人笑咪咪的领命而去。

“墨玉,轩表哥有没有帮我找到那本绝品的墨兰?”坐在窗下,斜靠在榻上,墨雪瞳抬起盈盈的水眸笑问道。

上辈子这时候秦玉轩就替她找到了一个绝品的墨兰,送到京中讨好父亲,只是这花却也明珠暗投,等自己回府时才发现,那本绝品的墨兰最后落在下人房前的杂草丛中,野草无异。

“轩少爷说可能要费些时日,等过些时日再把那本绝品的墨兰找来给小姐。”墨玉笑着递过冲泡的茶盏,“可是,小姐是要将这本墨兰送给老爷?”

“好花自然送给赏花人,红粉赐佳人。”没有正面回答墨玉的问题,墨雪瞳垂眸,长长的睫毛落在眼帘上,留下两排修长的剪影,脸色沉静而苍白,淡淡一笑,接过茶喝了一口,暖暖的茶和着淡淡的清香,渗入心口。

墨玉以为那株墨兰是真的要送给老爷的,有些愤愤的道:“老爷自己早忘记了小姐,偏小姐是个孝拉萨到哪家看癫痫好顺的,有好的总想着老爷。”

“墨玉,不要瞎说。”墨兰在一边喝斥道。

“我才没瞎说,看小姐现在都这样了,还尽想着才爷,可老爷呢……心底哪有半点心疼小姐的意思……”墨玉打抱不平的道,忽尔看到墨雪瞳苍白失血的小脸,眼一红,有些哽咽话说不下去了。

她们几个一直跟在墨雪瞳身边,自然看得到她的心酸和不容易。

“老爷离这里远,哪知道这许多事,等我们回去,老爷自然跟以前一样,千好万好都是小姐的。”墨兰温和的道。

墨雪瞳似睡非睡间,有些僵硬的脸上露出几分松懈,眼眸的凌厉稍稍平温软了下来,这几个丫环一直跟着自己,不离不弃,而后俱因自己而死,这时候能看她们斗斗嘴,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当天,秦府发生了一件事,闹的连秦氏老夫人也惊动了,而这件事是她让许妈妈在背后推波助澜,提前曝于人前!

秦政有一个姓李的妾室,因为怀了身子才从京城回了云城,平时府里宝贵的很,生怕一个不小心冲撞了这位,饮食方面更是什么好的用什么,只巴着能平平安安的生下子嗣。

这位李姨娘今日无事,身体也算不错,就带着丫环在园子里逛,逛了会想吃东西,也不叫人去端,却自己带着人来到厨房,正看到玉氏身边的大丫环云菽正把厨房里的人支开,往她惯常用的血燕里“加料”。

这还了得,这可是害人子嗣的大事,李姨娘怎么不闹将起来!

就把这事捅到了秦老夫人面前,证据确琢,哪容玉氏辩解,直卡马西平癫痫病的用法用量接就让玉氏禁足,云菽杖毙,玉氏身边的一部分亲信被剪除,发卖了几个,墨雪瞳在清薇园得到墨荷的传信,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笑容。

上辈子云菽可没少跟玉思蓉一起暗中给自己下绊子,自己的容貌毁在玉思蓉手里,云菽当时可是帮凶,若不是她故意延误最佳治疗时间,自己脸上也不会落下两道深深的疤痕,更不会被司马凌云趁虚而入……

重生一世,因为墨雪瞳的变化,许多人和事都在发生变化,她一定要让这些变化全朝着她预先估计的方向行驶!

坐在窗下正想着心思,忽尔外面传来许妈妈乐呵呵的声音。

“小姐,小姐,大好事了,老夫人同意了。”

果然许妈妈笑的跟着花一样的走了进来:“小姐,老夫人允许小姐回老宅了!”

“那我们明日便去!”墨雪瞳绝美的小脸上也不由的浮出了淡淡的笑容!

己经有一年多了,没有再看到娘亲的院子,如今就要离开,怎么不去看看,还有一些证据,她也必须抢在方姨娘动手前抓在自己手里!

因为秦氏己答应,第二天一早,三个丫环和许妈妈一起随墨雪瞳回了趟老宅,那是墨化文在云城的官邸,但是今非昔比,墨府老宅没了主人,早就荒败起来,

所谓祖宅就是墨化文之前在云城为官里购置的宅第,墨雪瞳自小出生在这里,到如今天己有十几年光景,才到门前,以前服待娘亲的明嬷嬷早己等候在门前,见墨雪瞳的车子停下来,急急的走到车门前候下。

明嬷嬷是墨雪瞳生母的奶娘,墨雪瞳自来尊敬,恭敬的叫了一声嬷嬷,也伸手去扶,喜的明嬷嬷这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几个人相互扶持着,一起进了墨府的宅门。

墨府在云城的宅门不是很大,就三个主院而己,墨雪瞳没有去自己的清薇园,直接去了娘亲的紫藤园,才进紫藤园的门,眼前人影一闪,一道黑影扑上,墨玉动作最快,一闪身直接挡在了墨雪瞳身前。

“夫人,是夫人回来了,咯咯咯,迎春,夫人回来了,快给夫人挑门帘,咦,不是夫人……”咯咯笑的声音显得傻气的很,墨玉身前站了个青色衣袄的年青女子,似乎很困惑,侧过头上下打量着墨雪瞳,傻气的眼睛混浊不清。

女子傻傻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尔嘴里念着什么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院子里的空气顿时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明嬷嬷,冬雪一直是这个样子吗?”半响墨雪瞳才脸色重昆明哪家癫痫医院可以治好癫痫新恢复了冷静,只袖底手紧紧握成拳头,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疯了的冬雪,她怎么能忘记,就在那个夜晚,娘亲死去,唯有四个大丫环守在自己娘亲的身边。

尔后父亲从方姨娘处赶来,己是连娘亲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这是她跟父亲生分的开始。

“是,夫人走了,迎春撞死,香秋也病死了,荷夏下落不明后,雪冬就成这个样子了,前两年她老子娘看她这个样子根本养不活,索性景洪市看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把她扔了,还是老爷可怜她服侍夫人的一片心,就重新把她找回府里,后来府里的人全搬走了,就没剩下几个人,她索性就成了粗使丫环,帮着在紫藤园里扫扫地。”明嬷嬷叹了口气道。

“给她再找好大夫看看,娘留下的身边人不多了。”墨雪瞳沉默了会道,扶着一边的坑几坐定下来,手指紧紧的握成拳,连指甲掐进肉里也没有察觉,身子一忽儿冷,一忽儿热,有种血脉狂嚣的感觉。

“是!”明嬷嬷应了一声,抬头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墨雪瞳虚弱的小脸时,张张口吐不出话来,屋子里诡异的安静。

“你们都下去吧,我想静一会。”许久才找回声音,疲倦的挥了挥手道。

本文来自小说《重生之嫡女妖娆》